會員專區新聞深探

【時代現場】逃避自由 華山草原上的一場死亡

4年前,華山草原發生駭人聽聞的分屍案件,今年初定讞,但被害人家屬的傷痛依然無法平撫。
4年前,華山草原發生駭人聽聞的分屍案件,今年初定讞,但被害人家屬的傷痛依然無法平撫。
華山分屍案發迄今4年,凶手獲無期徒刑,全案於年初定讞,本刊透過深度追蹤,還原草原為何形成,探討性侵、殺人、分屍之人何以未判死刑,透過凝視,理解死亡與社會千絲萬縷的關係。
他喚她「芽芽」。
芽芽降生,是月季春,萬花爛熳。乳名蘊藏盼望,祝願她一生欣欣向榮。芽芽是高的第一個孩子。他沒有對她說:曾盼望第一胎是男孩。雖然如此,高仍疼愛。高是警察,想像芽芽讀女中、順利畢業、找份工作、結婚生子。然芽芽彷彿窺知高的遺憾,她不活成柔弱的菟絲。

當安那其如玩具般遭殘忍肢解

芽芽幼時乖巧,不愛哭,活潑好動。學齡後,努力將乳名發揚光大。高說芽芽很早展露追根究柢的特質,對世界懷滿好奇。她拒絕私立女校,堅持念社區學校直至高中,透過網路探索藝術、政治與文化。比起一生奉公守法、保守自持的高,芽芽把青春活成批判而反政府的安那其。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