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雄

  1. 人物

    【鏡相人間】家夢已遠 王俊雄的家族傷痕書寫

    「在痛苦的當下,時間不會前進,就停在那裡,它很像一個時空的黑洞。」1個多月前,廣告人王俊雄出版新書《痛苦編年》,將時光的碎片化為字句。碎片都刺在心裡,說出來都是血淚。父親是黑道大哥,事業失敗後開始吸毒、賭博、家暴,媽媽崩潰自殺多次,王俊雄因此在不安的情境下成長。他說,去年因無法入睡住進精神病房,一段時間無法工作,廣告的優渥收入瞬間歸零,又進入另一個痛苦階段。這一次採訪,他重新回到10年前計畫自殺的恆春海邊,重組關於一個家破碎的記憶。

  2. 人物

    【家夢已遠之三】談雙親愛恨交雜 他選擇為2個兒子活下去

    生命中沒有父愛,王俊雄試圖從身邊的長輩,尋找自己需要的部分。19歲想到泡沫紅茶店打工,老闆認為他是不良少年,背景不單純,將他介紹給隔壁的日式食堂老闆,「我覺得他很愛我,他很傳統,姓簡,我都叫他頭家。」老闆認為他因為窮所以沒自信,告訴他要學會存錢在身上,讓他記在心裡,也在他出車禍時,心急地在醫院找到他,讓王俊雄感受到自己是被關懷的。

  3. 人物

    【家夢已遠之一】童年的傷無法痊癒 他想回家卻也想逃家

    「在痛苦的當下,時間不會前進,就停在那裡,它很像一個時空的黑洞。」1個多月前,廣告人王俊雄出版新書《痛苦編年》,將時光的碎片化為字句。碎片都刺在心裡,說出來都是血淚。父親是黑道大哥,事業失敗後開始吸毒、賭博、家暴,媽媽崩潰自殺多次,王俊雄因此在不安的情境下成長。他說,去年因無法入睡住進精神病房,一段時間無法工作,廣告的優渥收入瞬間歸零,又進入另一個痛苦階段。這一次採訪,他重新回到10年前計畫自殺的恆春海邊,重組關於一個家破碎的記憶。

  4. 人物

    【家夢已遠之二】父打完母換母揍子 他哭求鬧自殺的媽:沒錢幫妳辦後事

    他國小還不清楚父親的身分,家裡是修車廠,就以為家中是修車賣車的,直到國中時,阿公、阿嬤搬離,「我爸跟我媽就很放肆了,槍、毒品、錢呀,都放在桌上,那時我記得我爸簽大家樂。」他雙手比了一個行李箱大小,「那個錢像磚頭一樣放在桌上,舊版1千元,超多的,我印象超深刻。」

  5. 人物

    【家夢已遠番外篇】餐廳的記憶:遇見生命中最像爸爸的人

    為了賺錢,王俊雄做過不少工作,18歲那年,他到台北市龍江路上的九番坑餐廳工作。

  6. 人物

    【家夢已遠番外篇】暴力的記憶:爸爸從沒把我們放在他生命中

    王俊雄愛看漫畫。日本漫畫家藤田和日郎的漫畫風格裡,父子往往彼此嗆聲、吐槽、打鬧,呈現一種喜劇般的情感關係。王俊雄說,他喜歡這種父子情的描寫。「我爸爸從來沒有將我們兄弟放在他的生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