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

  1. 人物

    【鏡相人間】我在台灣走著瞧 寇延丁的重生之路

    50歲之前,寇延丁當過兵、當過公務員、當過NGO工作者,熱心推廣殘障人士美術,投入汶川地震救災,甚至得過獎(2012年度公和人物)。50歲那年,她卻被中國當局控以「顛覆國家罪」,祕密關押128天。她說:「坐牢讓我所有東西都清零了,我又重頭開始活了。」她的重生之路在台灣。2016年受邀以訪問學者名義來台後,她徒步環島、參與社運、種田釀酒,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10月25日,她結束3年台灣生活,選擇回到中國。難道不怕回去後又遭到來自當局的壓力?她說:「我不讓自己成為恨和恐懼的囚徒。」臨別之際,她感激台灣社會給她養分,也細細道出她對台灣社會的點滴觀察。

  2. 人物

    【在台灣走著瞧1】「顛覆國家罪」50歲被關128天 她來台重生決定重返中國

    寇延丁50歲之前,當過兵、當過公務員、當過NGO工作者,熱心推廣殘障人士美術,投入汶川地震救災,甚至得過獎(2012年度公和人物)。50歲那年,她卻被中國當局控以「顛覆國家罪」,祕密關押128天。她說:「坐牢讓我所有東西都清零了,我又重頭開始活了。」她的重生之路在台灣。2016年受邀以訪問學者名義來台後,她徒步環島、參與社運、種田釀酒,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10月25日,她結束3年台灣生活,選擇回到中國。難道不怕回去後又遭到來自當局的壓力?她說:「我不讓自己成為恨和恐懼的囚徒。」

  3. 人物

    【我在台灣走著瞧2】為研究民主來台 中國人寫社運文章卻被問「憑什麼」

    這3年,她為了研究台灣社運與民主轉型來台,也是一股純真的傻勁。此前,她在2013年、2014年來過台灣,大量採訪社運組織,探索1980、1990年代社會轉型,團體與個人如何實踐民主。書名都想好了,就叫《沒有老大的江湖》,代表她心中理想的組織型態,全然實踐民主、平等。2016年脫離取保候審後來台繼續尋訪,漸漸發現:實際上「老大不乏其人,我在台灣社運圈也看到很多小蔣中正,用獨裁者的方式、獨裁者的思維。社運組織成為一個權力體系,很多時候沒有大格局,太多小糾扯。」

  4. 人物

    【我在台灣走著瞧3】坐牢後和兒子「互相放生」 山東老家已對她節哀順變

    她坦言台灣經驗有挫折也有失望,但走著走著,她轉了一個彎,找到新的可能。2017夏天,她走到宜蘭深溝村,發現這裡的小農都用友善土地的方式耕種,力圖改變生產消費方式以及人們對土地、食物的觀念,覺得有趣。這裡的農友社群雖然有「老大」,學者楊文全發起「倆佰甲」,標榜用開放社群理念培育新農,提供代耕訊息;創辦「穀東俱樂部」的農友賴青松則幫忙介紹田地、租房資訊。但這裡的老大「不管你的死活生計」,寇延丁眼睛亮起來:「開放社群強調自由進入、自主退出,每個人完全為自己的行為負全責,我認為這是人類未來組織的型態。我一定要搞懂是怎麼回事,為了這個,我才來種田的!」

  5. 人物

    【我在台灣走著瞧番外篇】那年十月十日,我被抓了

    如果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有道過不去的坎,如夢靨般日夜糾纏,對寇延丁來說,毫無疑問是2014那年的10月10日。

  6. 人物

    【我在台灣走著瞧番外篇】自由釀的酒

    算一算,出獄後,寇延丁前後出了5本書。其中兩本是在香港出版的香港社運見聞、樂施會毅行記錄《走》和《走著》;光是在台灣,她就出了講述關押128天地獄記《敵人是怎樣煉成的?》,台灣社會行走觀察《走著瞧》,和教人釀酒、談食物主權的《親自活著》。

  7. 人物

    【我在台灣走著瞧番外篇】抓我是偶然,打壓NGO是必然

    寇延丁曾說,抓她是偶然,打壓NGO(非政府組織)是必然。在維穩思維下,NGO(中國語境稱為「社會組織」)是否收受境外資金,成為境外勢力從事煽動顛覆的溫床,是NGO被各種法令規定、國保監視束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