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草會客菜

  1.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生意經】飯香傳情 美味攻監 阿草會客菜

    監獄旁總會有寫著「會客菜」字樣的餐館或攤車,以重量計價,顧客是牢裡的受刑人。人稱草哥的陶永祥,高中肄業開始混黑道,半輩子耗在牢裡,但家人始終沒放棄他,不時帶會客菜去面會。歷經兄弟接連過世,他決心脫離混沌的江湖生活。憑著在獄中對吃食的想法,在竹監附近開設「阿草會客菜」,從賠百萬元到生意穩定,他不求大富大貴,只願跟家人平安度日,活得沒有恐懼。

  2.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1】監禁半輩子 靠會客菜重生

    監獄旁總會有寫著「會客菜」字樣的餐館或攤車,以重量計價,顧客是牢裡的受刑人。人稱草哥的陶永祥,高中肄業開始混黑道,半輩子耗在牢裡,但家人始終沒放棄他,不時帶會客菜去面會。歷經兄弟接連過世,他決心脫離混沌的江湖生活。憑著在獄中對吃食的想法,在竹監附近開設「阿草會客菜」,從賠百萬元到生意穩定,他不求大富大貴,只願跟家人平安度日,活得沒有恐懼。

  3.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2】被老大看中入黑道 豪賭一晚輸300萬元

    「阿草」是陶永祥的乳名,也是他走跳江湖的名號,從阿草到草哥,20多年的時間,他大多跟「同學」們擠在不到10坪的空間,每天吃的不是牢飯,就是會客菜。「我前半生活得迷迷糊糊的,真正足了然。」摘下帽子,露出略顯蒼白的臉,陶永祥的表情黯然。52歲的他說話國台語交雜,口氣很道地,不太符合外省人的背景。

  4.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3】花百萬戒毒 戒毒針一次一萬 

    問他覺得做過的哪件事最荒唐?陶永祥想都沒想,「吃藥。染到『四號仔』(海洛英)最荒唐啊!」他花了千萬元買毒,戒毒也花了將近100萬元,「明明知道下場會很淒慘,但就是沒辦法。」

  5.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4】人生一半在服刑 他以為陽春麵一碗20元

    2016年、陶永祥入獄第15年,因為開刀住進病舍,不經意瞥見隔壁床看的報紙,「有一則新聞標題寫桃園捍衛隊員被殺,那是我弟他們堂口,想說看看什麼人。一看,媽的,陶姓隊員,捍衛隊裡面只有一個姓陶的,就是我弟。」戴著手銬腳鐐戒護奔喪,無法協助任何事情,「我幾乎要崩潰。」人在獄中的他下定決心,不能再有下一次,「我阿兄很早就破病走了,厝內剩我一個查甫,序大人(長輩)要有人養。」他開始思考出獄後自己能做什麼。

  6.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5】除了豬大骨 會客菜也能客製化 

    新竹監獄正對面是學校,唯一一間店面是另一家會客菜,「我們只能開在巷子裡,一開始地址還寫錯,文雅街116號寫成118巷116號,家屬打電話來說Google找不到,就跑掉了。有的人是不想等送過去那5到10分鐘的車程時間。」生意愈來愈差,菜價居高不下,「炒一炒賣不出去就倒掉,旁邊那個廚餘桶我貢獻很大耶!那些豬每天都在等我。」3個月後股東退股,第1年總結算,陶永祥負債100多萬元。

  7.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番外篇】看守所面會 香腸雞鴨一起送是大忌

    台灣所有的行業都會受景氣影響,只有會客菜不會,「景氣愈差、犯罪率愈高,人被就抓去關我就有生意了。」阿草會客菜的老闆陶永祥(阿草)這話說得挺有道理,但免錢的牢飯可不好吃,心情或是口味上都是。

  8.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監獄美食番外篇】為還情債 出獄後他全台監獄走透透 

    「我出來的時候很激情,也沒錢,跟我媽借了七萬元,先環島一圈到全台灣的監獄。」原本以為陶永祥是要去考察會客菜餐廳,結果單純只是訪友,「去看我在關的那段期間有去看過我的朋友。」在牢裡困了二十多年,他不會搭高鐵、看不懂捷運路線圖,很多時候都是搭自強號一日往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