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美女總是身穿優雅套裝,戴珍珠項鍊與胸針。她是典型異性戀,卻成為男女平等、同婚法案的重要推手。她被同志族群封為「同婚女神」「媽祖婆」,也被保守派貶為性解放妖魔。

她在體制裡叛逆,瘦弱身軀裡藏著強大意志,順風逆風都堅持站在理想制高點。但那位置孤獨又艱辛,更是在政治險阻夾縫中求生存。這一次,她首度揭露背後的心路歷程。

尤美女記得,6年前她第一次提出同婚法案(《民法》修正案)送進國會司法法制委員會時,她一人孤伶伶地等在主席台中央,「我是召委,5人簽字、3人在場就可以開會,當時反同方施壓讓國民黨立委都撤簽,我一直等到快中午,沒有半個人來,只好散會,法案胎死腹中。」

等了幾個小時都在幹嘛?她笑出來:「滑手機啊!不然還能幹嘛?」她心裡有底,法案不會那麼順利,但還是期待奇蹟,沒想到被所有人徹底杯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