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舞台的演員,接下到監獄教囚犯演戲的工作,在獄中導演了《龜兔賽跑》,卻激發出另一個瘋狂的念頭,何不來排《等待果陀》,有誰比囚犯更能體會等待的滋味:等吃飯、等點名、等候探監、等待信件,以及遙遙無期的自由?

《抓狂演訓班》The Big Hit(東昊提供)

問題是這齣貝克特的經典,本來就不平易近人;況且這幾個烏合之眾,有的連閱讀認字都有問題,是要怎麼在6個月練成功夫、越級打怪?而吸引他們的,除了百無聊賴中的一點趣味,還有這次登台,是在監獄外的劇院。

這種故事很容易落入藝術感化與實現自我的勵志窠臼,《抓狂演訓班》卻不僅於此。第一個高潮來自這群業餘演員某些「錯得很真實」的時刻,把這齣荒謬劇給神奇演活了,一點都沒「對得很虛假」的陋習。但如果只為勵志,它大可停在演出成功的剎那就好,而不必交代回監獄後,那些獻花和禮物被獄警給拆毀扔棄、他們繼續被關進籠子裡的現實。

更有甚者,是愈來愈多外出演戲的邀約。監獄是文藝營、囚犯值得這麼多掌聲嗎?這種在我們身邊恐怕會第一個跳出來的質疑,不太困擾這部電影。反而是從大牢到劇場,從巴士回到牢房,他們期待的,豈止是掌聲?這對從過氣演員躍為風雲導演的男主角來講,才更實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