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信豐擔任多屆更生保護會主委,他自爆高中時被記了2支大過,「第一支是同學拿我的書本作弊,老師不明就裡,看到名字就記過。」第二支是他翻越火車月台,被校長當場抓包。

「其實當下我直接鑽進車廂裡,那支大過絕對可免,但我乖乖地又翻過月台,跑到校長面前道歉,隔天自然多了支大過。」事隔多年他不斷反思,校長的本意是要勸誡學生,「但我因此再次翻越月台,是不是徒增風險?又或者我成功逃過,反而學會僥倖?」堅信僥倖難得成功,投機不得善終,已屆從心所欲年紀的他,反而把這支大過視為化了妝的祝福。

王信豐是打鐵匠之子,他高二就休學在家幫忙,念舊的他把父親時代留下的打鐵石放在公司大門口。

為彌補輟學的遺憾,王信豐利用工作空檔大量閱讀,分享受閱讀日本企業家松下幸之助演說所帶來的啟發。王信豐表示,有次松下幸之助到札幌演講,會後一家眼鏡行老闆力邀他到店裡走走,當下松下先生心裡雖覺得奇怪,但心想對方力可能是想借助自己在商業經營管理的專業,趁機諮詢,便也依約前往。

沒想到到了眼鏡行,眼鏡行老闆卻脫口:「您是世界級人物,經常上報章雜誌,但我看您的眼鏡款是很古老,有可能眼鏡度數已經變了,您卻沒發現,這會影響到您的視力健康,讓我們來幫您配一副更舒適的眼鏡。」

「做生意沒什麼,講白了就是買低一點、賣高一點賺差價,但看了松下幸之助的文章,讓我有不一樣的想法。」王信豐開始反思自己一路以來,從做五金買賣轉到鋼筋生產銷售,「生產事業其實也是服務業,都是從無到有幫忙人家,做生意除了賺錢,也要讓人家(客戶)覺得是有幫助的,可以有幫助人的附加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