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公民記者,陳秋實只報導過2樁事件: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初爆發。

去香港的起心動念,只是想成為像中國著名評論家梁宏達一般優秀的名嘴、新聞評論員,想去現場看看真實發生的事情。「那時中國媒體一面倒,說上街的都是暴徒、港獨、廢青,香港人窮到不行,吃不上飯,住不起房子,找不到工作所以才要鬧,真的是這樣嗎?」

他說自己是個挺土的人,此前從未去過香港,「媒體總說香港是美食之都、購物天堂,但真的去了,哪怕只停留3天,我的認知被完全顛覆。參加遊行的200多萬人當中,絕大多數都是溫和友善,有教師、律師、醫生,很多受過良好教育的社會知識份子也參與到遊行當中。」那是8月18日的維園流水示集會,有170萬人上街,當天暴雨持續了整個下午。「他們會給我雨衣,講很多當地的事情。」

他嘗試做專業的平衡報導,透過Telegram頻道知道哪裡有行動,採訪了藍絲陣營的撐警大會和夜晚警察局前的衝突。「聽說勇武派要佔街,可能會發生暴力衝突,我一直等,也沒有衝突,只是有人拿雷射筆照中聯辦大樓,圍到晚上11、12點,陸陸續續就散了,警察也沒有來清場。」

畢竟經歷過胡錦濤、溫家寶時代開放的網路輿論環境,那是短暫的春天,網民光是在微博上圍觀、轉發訊息,就傳達了一種態度,但走到2019年的歷史節點,「我感覺不僅僅是左翼右翼的撕裂,也是東西方的割裂。」

因為那3天,陳秋實被迫離開北京的律師事務所,曾被限制出境幾個月,網路全面封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