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媽媽到她新主演的恐怖片《民雄鬼屋》,我不免想著,楊謹華這幾年的角色也太壓抑了呀,為何非得要往死裡捺按下去呢?好恐怖呀。可實情是,再壓抑,對楊謹華來說卻是情緒的出口。

雖然偶爾也會帶來負能量,但處理負能量之後,才是關於人之所以成長的創造之開始。至此,負能量也不算太壞。負能量的相對次元,不純然只有正能量。楊謹華幽幽的某種淡定,似是歧路,卻非迷路,而是展演了情緒自有其出路。

黑暗中會有光 楊謹華

1977年12月12日生。2001年以演員身分進入演藝圈。2006年以《白色巨塔》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女配角,2009年以偶像劇《敗犬女王》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後陸續演出《一把青》《鏡子森林》及《華燈初上》等話題之作。新作電影《民雄鬼屋》是首度演出恐怖片,已於7月29日上映。

脆弱、漂亮,還有尖叫的女主角,是恐怖片公式中必須齊備的要件之一。眼前拍攝中的楊謹華,對即刻出現在她面前的照片,同樣是淡淡的。我思索著,漂亮、想必也會尖叫,不過戲中她的脆弱,展示於複雜交纏的角色之中。她的脆弱,是命運、際遇層層疊加之後的結果。

這幾年的角色多有點距離感,但楊謹華其實很愛喜劇,「一定會遇到角色的,我的喜劇喜感OK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