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的嘰嘰喳喳 斜斜的生活 × 斜斜的基隆」藝術展就像一頁楔子,引誘我不停閱讀基隆每一處未曾到過的地方。我試著往山裡走去,民宅深處,或是片片綠意底下,藏著斑駁的歷史印記。

自荷西至日治時期,和平島皆被視為是極重要的戰略位置,這裡留有頗具規模的「社寮東砲台」,由於被發現得較晚,部分設施已毀壞,建築也被巨樹盤根占據,但從舊有的石砌蓄水池、指揮所、機槍堡、觀測所和彈藥庫等,還是能感受當年軍事要塞的警戒氛圍。

從「社寮東砲台」基座的大小就可以想像當時的大砲有多大。

另一處「獅球嶺隧道」是全台灣第一座也是僅存的清領時期鐵路隧道,在光緒14年巡撫劉銘傳時期,耗時兩年多才完成的鐵道,直到日治時期,實施鐵路改道才逐漸荒廢。如此具有意義的地點,我毫無懸念的也想去走踏,可惜目前隧道內仍在修復,南北向隧道口尚未開放通行,只能留下「到此一遊」美照,待他日再訪。

「獅球嶺隧道」是全台灣第一座從清朝就有的鐵路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