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雞近40年,凱馨實業董事長鄧進得抱雞像在抱小孩,與雞互動是他最放鬆的時刻。
養雞近40年,凱馨實業董事長鄧進得抱雞像在抱小孩,與雞互動是他最放鬆的時刻。
財經
2017.02.21 09:18

【頭家開講】百中選一 洞察先雞

凱馨實業董事長鄧進得

文|邱莞仁    攝影|鄒保祥

只有國小學歷的鄧進得,憑著能精準辨別雛雞性別的天賦,退伍幾年後存到百萬元蓋養雞場,他看好電宰事業,1991年再創凱馨電宰廠,10年後成為亞洲最大的有色雞電宰廠,並打進各大超市通路。

但凱馨屢被COSTCO(好市多)嫌土雞肉顏色不佳退貨,2008年讓鄧進得決心發展品牌雞,他百中選一配種,6年後培育出符合國際標準的台灣土雞「桂丁雞」,去年營收14億元,撐起全台最大的土雞王國。

鄧進得(右)被頂呱呱創辦人史桂丁相中,從種雞性別鑑別師入行,一腳踏入養雞界。左為凱馨契約養雞戶李武行。
鄧進得(右)被頂呱呱創辦人史桂丁相中,從種雞性別鑑別師入行,一腳踏入養雞界。左為凱馨契約養雞戶李武行。

「你看牠乖乖被我抱著不動,代表牠很舒服,牠啄你的腳就是在溝通,是跟你示好啦!」抱雞像在抱小孩的,是凱馨實業的董事長鄧進得,養雞近40年,連雞的心事都能解讀。

站在凱馨位於雲林的契約養雞場,被一千多隻體型、樣貌相似的紅羽土雞包圍的鄧進得,指著體型比一般土雞更大的雞群說:「我們現在有2種品牌,紅羽土雞叫『桂丁雞』,烏骨雞是『錦達雞』,只要經過我們育種的雞,長得都很像,不論肉質或顏色都很整齊,不會像外面雞肉顏色黑黑灰灰的。」

史老闆問我要不要去學鑑定,我沒學歷也沒經歷,當然願意。

其實,鄧進得不愛被拍照,面對採訪,說話多了拘謹和緊張,唯獨在養雞場,與雞隻互動,和凱馨契約戶李武行聊天時,臉部表情才放鬆許多。結束拍攝,走出養雞場,他熟練地蹲在路邊拿起水管沖洗,隨手拿起一罐瓶裝咖啡吆喝著我們一起喝,此時的他,沒有年收入10億元老闆的架子,彷彿回到自己還在養雞的時光。

因生殖器退化,鑑定師必須逐一將雛雞的肛門打開觀察性徵,才能判定雞隻性別。(凱馨提供)
因生殖器退化,鑑定師必須逐一將雛雞的肛門打開觀察性徵,才能判定雞隻性別。(凱馨提供)
因生殖器退化,鑑定師必須逐一將雛雞的肛門打開觀察性徵,才能判定雞隻性別。(凱馨提供)
因生殖器退化,鑑定師必須逐一將雛雞的肛門打開觀察性徵,才能判定雞隻性別。(凱馨提供)

鄧進得來自雲林二崙務農家庭,二崙位於雲林縣北端,早期濁水溪氾濫後,當地人便利用沙埔地平日種番薯、枯水期種西瓜,但農耕產值低,生在8口之家,一家人生活相當清苦。

1971年,剛退伍的鄧進得在二哥的介紹下,前往頂呱呱創辦人史桂丁開設的德力雞場工作,「我二哥在那邊當業務,他告訴我史桂丁在嘉義大林的蛋雞場想找鑑別師,我就過去試試。」

鄧進得(右)學種雞性別鑑定,僅2個月就出師。左為妻子廖秋境。(凱馨提供)
鄧進得(右)學種雞性別鑑定,僅2個月就出師。左為妻子廖秋境。(凱馨提供)

蛋雞場需要的雞是吃料量少、產蛋量多,所以只留母雞,公雞則當成肥料或飼料,但雞的生殖器退化,比鵝、鴨的都還不明顯,因此,需要專業的鑑定師,在雞出生第一天、完全未進食下(避免滿手雞屎),將雛雞的肛門打開觀察性徵,微微凸起的是公雞、凹陷則是母雞。

一般學習種雞性別鑑定6個月可以「出師」,以平均1小時可判定1000到1200隻雛雞、一隻5毛計算,算是當年的高薪行業,但學鑑定除了天分,每天要待在雞毛堆中,翻看上千個雞屁股,一點也不輕鬆。

鄧進得傳統農家子弟溫吞的個性,一眼就被史桂丁相中,窮苦出身的鄧進得也把握難得的機會,想一搏翻身,「史老闆問我要不要代表公司去學鑑定,我沒學歷也沒經歷,當然願意。」

這工作就像在酒店上班,只能年輕時做…我決定轉行創業。

在史桂丁介紹下,鄧進得北上師從第七屆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理事長謝錦達,他是台灣第一位在日本拿到種雞性別鑑別執照者,且無償提供鄧進得在台北住宿。

鄧進得回憶:「以前當兵有一句標語叫『從難從嚴處理』,當時我就是這樣的心情。差不多學快2個月,有一次謝老師來看,他很驚訝我都能把人家鑑別錯誤的母雞抓出來,他就請史老闆把還沒鑑別的100隻雞寄上來,當做正式測驗。」

1979年,在謝錦達的建議下,鄧進得決定自行創業,成立旭泰畜牧場。(凱馨提供)
1979年,在謝錦達的建議下,鄧進得決定自行創業,成立旭泰畜牧場。(凱馨提供)

「那次我很快就做完,老師他問我會不會很難,我回他好像只有一隻比較困難,他聽了很開心,說我有70分就不錯了。」個性憨厚的鄧進得話一說出口就後悔:「我想我是一個退伍的人,講話卻不知謙虛,和老師走那幾公尺的路,我好像走了幾萬公里,幸好我拿了100分,2個月就出師。」

30多年前,當鑑別師的鄧進得月領8萬元,他卻認為這不是長久的事業,「謝老師經常講,學鑑別的人就像在酒店上班,只能年輕時候做,因為上了年紀眼睛看不清楚,所以我就按照他的交代創業。」

1979年,鄧進得決定轉行養雞,創立旭泰畜牧場,「早期買地、蓋雞舍大部分的錢還是要借,我沒什麼財產,要借錢也很困難。」

民眾早期仍習慣買現宰溫體雞,電宰廠初期,一度沒雞可殺。

年到40的鄧進得,考量台灣夏季有颱風、冬季有季風,易受自然災害影響,加上飼養與終端價格不透明,養雞雖然賺錢,但中盤商掌握了多數利潤,1991年他在斗六工業區成立凱馨電宰廠,從單純的個體戶雞農,走向上下游一條龍的雞隻電宰生產工廠,並在2001年,擴大為日產能可電宰10萬隻雞的亞洲最大有色雞(土雞、烏骨雞)電宰廠生產線。

1991年,鄧進得在斗六工業區成立凱馨電宰廠,從單純的個體戶雞農,走向上下游一條龍的雞隻電宰廠。
1991年,鄧進得在斗六工業區成立凱馨電宰廠,從單純的個體戶雞農,走向上下游一條龍的雞隻電宰廠。

事實上,農委會2004年原本計畫,2年後全面推動傳統市場禁宰活禽,政策卻直到2013年5月才全面上路,提前起跑的凱馨反而陷入困境,「消費者喜歡看現宰,以前雞都是一籠一籠送到傳統市場殺,進到電宰廠,污水處理、冷藏等都要合法,費用比較高,剛轉換時還蠻辛苦的。」

2002年,當時年營收6億元的凱馨,虧損一度達2000多萬元。擴廠壓力讓鄧進得開始謀求出路,2個在外工作的兒子鄧學凱、鄧學極於是回家幫忙,在冷藏技術的改善下,2004年,凱馨推出生鮮雞肉品區隔冷凍市場,賣進現代化如大潤發、家樂福、好市多等通路。從小就在雞舍旁長大的凱馨總經理鄧學凱,原在豐泰鞋廠擔任海外採購主管,代工NIKE運動鞋,他回憶:「因民眾仍習慣在市場買現宰的溫體雞,擴廠初期,一度沒雞可殺,我們拚命找,還做起老母雞、鵝、火雞的屠宰生意。」

好市多的台灣主管是美國人,他覺得肉看起來黑黑灰灰的、不新鮮。

考量現代家庭人口少、開伙需求低,2006年,凱馨跨入小包裝的分切雞肉盤,切入全聯等零售通路。鄧學凱坦言:「通路商都是當天上午下單,數量很難抓,而全雞只要一切開,殘餘的雞脖子、雞胸肉、雞爪等部位只好低價賣給空廚餐廳或滷味攤,一開始接這種單也是賠錢。」不過,真正讓鄧進得走上發展品牌雞隻的契機,則是來自好市多的頻頻退貨。

鄧進得說:「當時,好市多的台灣主管是個美國人,有一次他在巡店時看到我們的雞肉,覺得肉怎麼看起來黑黑灰灰的、不新鮮。」他苦笑:「我告訴他因為台灣土雞是雜交種,可能是黃羽土雞配到黑羽,也有可能是黑羽配紅羽,土雞肉什麼顏色、膚色都有可能。」

歷經擴廠虧損,2002年後,鄧進得(中)將2個在外工作的兒子找回家幫忙,左為凱馨總經理鄧學凱、右為凱馨執行副總鄧學極。
歷經擴廠虧損,2002年後,鄧進得(中)將2個在外工作的兒子找回家幫忙,左為凱馨總經理鄧學凱、右為凱馨執行副總鄧學極。
2008年鄧進得投入雞隻育種,歷經6年,打造全台第一隻民間自行育種的品牌雞「桂丁雞」。
2008年鄧進得投入雞隻育種,歷經6年,打造全台第一隻民間自行育種的品牌雞「桂丁雞」。
2006年,凱馨推出桂丁雞分切盤,切入全聯等零售通路。(169元/盤)
2006年,凱馨推出桂丁雞分切盤,切入全聯等零售通路。(169元/盤)

鄧學凱補充:「以前我在豐泰鞋廠工作感觸很深,不管你有多厲害,一雙上百美元的鞋子,代工廠賺的都是價值鏈裡最少的錢,我認為,不自己打品牌不行。」

台灣人對白肉雞需求量大,10萬隻白肉雞的飼養場,也只能算得上中型場,鄧進得說:「不敢螞蟻碰大象。」做事謹慎的他,選擇資本投入較少的台灣土雞育種。

配種的母雞我3隻才挑1隻,原種種雞從6萬隻中挑600隻。

鄧進得說:「外國人喜歡吃雞胸肉,配種的母雞要挑胸部大的;台灣人則喜歡吃雞腿,所以配種的母雞要找腿壯的,我3隻才挑1隻,原種種雞從6萬隻中挑6百隻,才能養出雞肉飽滿的土雞。」

有近40年養雞經驗的鄧進得,也自行研發飼料配方,「我們有一個獨特的菌種,讓雞隻不用拉高飼料中的蛋白比重,就能夠達到一定的營養比例,雞隻可以長得很好、很健康,雞肉吃起來也鮮甜。」

經過比選美競賽還嚴苛的評選,育種6年,2014年凱馨終於培育出台灣第一隻民間自主研發、符合國際育種標準的台灣土雞「桂丁雞」。在鳥哲等知名餐廳口耳相傳下,打進全聯等零售通路,售價比一般沒品牌的土雞高出3成左右。凱馨第2隻育種的品牌雞「錦達雞」,也將在今年上市。

而擴廠過渡時期開發的其他屠宰事業,也開花結果,凱馨成為全台單一老母雞電宰量最大的工廠,供應國內知名連鎖餐廳使用,早期賣給空廚餐廳的雞胸肉,也在國內健身風潮帶動下,成為熱賣產品。

以前沒人要開國產車,沒想到現在台灣竟也有自己的品牌。

凱馨2016年營收14億元,電宰量達600萬隻,今年雞年,則和旅美國際彩鑲瓷藝術家蔡爾平合作,在雲林的台灣燈會上,以彩色瓷土鑲嵌金屬、玻璃材料,製作「生生不息」雞燈組,打響品牌雞的招牌。

鄧進得難掩驕傲地說:「農牧業比較困難,本來我勸兒子不要回來,可是他們跟我說,以前沒人要開國產車,沒想到現在台灣竟然也有自己的品牌。」

現在鄧進得與兒子共用一間辦公室,問他父子一起上班會不會吵架,他大笑:「有時一定會意見不同,大家就互相商量一下,反正我是殘餘利用啦!」

後記:疫情增溫 全面備戰

本刊於1月中完成這次採訪,但近半個月,雲林、高雄等地禽流感疫情升溫,飼養100多萬隻雞的凱馨也拉高自主防疫管理,除了調高工作人員進出管控,也謝絕客戶參觀與媒體採訪,還將全場噴霧消毒頻率,由1天1次拉高為1天3次。

往下繼續閱讀

鄧學凱說:「戰略是提高雞的自體免疫能力,讓軍隊有能力打仗!」凱馨目前在飼料中添加中草藥營養補充品,加強雞隻抵禦禽流感病毒的抵抗力;針對繁育用的高價種禽雞隻,鄧學凱說:「餵牠們口服病原辨識初乳蛋白,使雞的黏膜可主動偵測病毒,並包圍、消滅病毒,但如果雞隻一旦得到禽流感,還是只有撲殺一途。」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