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03.26 17:58

泰國,尋歡者的天堂── 是觀光效益還是國家汙名?

文│Jack Huang 
泰國芭達雅一處紅燈區街旁的風塵女郎,來這裡的通常是西方人,都是公開在街邊討價還價。圖取自東方IC
泰國芭達雅一處紅燈區街旁的風塵女郎,來這裡的通常是西方人,都是公開在街邊討價還價。圖取自東方IC

近期,英國鏡報一篇文章指稱芭達雅有世界「性首都」的稱號,泰國媒體紛紛轉載,把此等國家形象的問題,在輿論界吵得沸沸揚揚。泰國政府也火速做出回應,宣示要擺脫「性產業之國」的名聲,上至總理、觀光旅遊局(TAT),到地方首長(曼谷、芭達雅市政府)等,紛紛表示將採取更為嚴厲的手段,限縮甚至取締色情產業。

然而食色性也,舉世不乏許多相關的案例,用管制措施,表面上雖可能暫時解決看得見的地方的問題,但更大程度上,只是把原本檯面上的交易地下化,況且在泰國,色情產業與警政系統掛勾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雙方互相提供「行賄」或「業績」,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去年6月,位於曼谷MRT匯狂站附近的知名泰國浴Nataree,被警方查抄,被搜出的帳本中,就有許多收受金錢或免費服務的高級檢警人員。

說起泰國的色情產業,想必讀者不會太過驚訝。很多單身男子獨自遊泰,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泰國在這方面的發展很早,可追朔到1960年代,當時以越戰時駐紮東南亞的美國大兵為主要客群,爾後名氣漸增,吸引更多歐美人士與單身退休族前來買春,1980年代以後,隨著亞洲各國經濟走強,來自日,韓,台,港澳,新加坡等地的顧客也都來到泰國尋歡。

很多人會誤以為泰國的性產業是合法的,其實不然。政府雖一直將之列為打擊對象,無奈成效不彰,反而色情觀光還逆勢成長。根據朱拉隆功大學做的研究調查,廣義上泰國至少有超過300萬的性工作者,佔全國人口的4.5%,其中很多都是全職人士,主要收入也來自於提供色情相關的服務。一名全職女性性工作者,平均一次接客可獲得2000泰銖,三分之二需繳給店家及打點警方,剩下的才是屬於自己的收入。而在物價低廉的泰國,若能順利接個3-4位恩客,便足可抵半個月的房租與生活開銷。

合法化也一直是社會輿論上爭論不休的議題,然而泰國本身是虔誠的佛教國家,很大一部分的居民仍有著保守的思想,加上性產業每年可為泰國帶來可觀的外匯收入(特別是透過賄賂餵飽了不少政府官員與警界高層),若合法化必然少了油水可撈等考量,問題便一直拖延下去。

不僅僅是服務外國人,許多色情場所,也常見不少泰國本地顧客。一般來說,卡拉OK,妓院等屬於當地人較常光顧的地方,而「泰國浴」,「色情酒吧」,「Go Go Girl秀場」(有點像台灣以前俗稱的牛肉場)等,則屬於觀光客雲集之處。在後者方面,泰國個主要大城市都有其發展已久的區域(例如北部的Udon Thani府,近幾年便成為歐洲年紀較大的白人尋花問柳之處)。以曼谷來說,又以SiLom路上的帕蓬(Patpong)夜市,BTS Asok站旁的牛仔街(Soi Cowboy),和BTS Nana站一代的紅燈區最為出名。一入夜,幾乎每個酒吧門口,街角與屋簷下,都站著討生活的小姐們,他們有的已經看得出飽經風霜,有的,甚至是變性人,很多膽子比較大的,還會直接在路上與客人互動,使盡渾身魅力吸引目光。

至於色情按摩店與泰國浴,則以素坤逸(Sukhumvit)路兩旁的巷弄中(21巷,24巷,33巷,55相等),如同荷蘭的紅燈區般,有些店家會讓小姐站在櫥窗內供客人選擇,而經驗老道的顧客們多半不會在泰國連續假期的時候來消費,因為此時很多小姐都回北部,或是東北的家鄉了,待假期結束之後才會再回到曼谷。

一名專職帶性旅遊的當地導遊就表示:「泰國浴其實也很很適合夫妻一起洗,男的可以體驗看看『帝王般的享受』,而女的,則是可以知道原來『自己的身體可以運用到如此境界』」。

一位化名Nong Po(Nong在泰文中是妹妹的意思)的女孩,外貌看你來最多20出頭,來自北部清邁,由於泰國傳統重女輕男的觀念,雖然女性有權繼承家產,但同時也必須肩負經濟重任,以及撫養父母。Po在16歲就隻身來到曼谷,經過朋友介紹來到位於素坤逸路上的蛇美(Thermae)咖啡店上班,從坐檯小姐到被外帶出場什麼都做,平均一個月業績好的話可以掙上個3-4萬泰銖(泰國大學畢業平均月薪18000 - 20000泰銖),留了些自用,剩下的全數寄回老家,「其實做這行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我又不偷不搶,而且收入還不錯呢,父母也沒多說什麼。」

確實,雖然具有佛教的保守意識,但泰國社會也具備相當高的包容度,相較於鄰近亞洲諸國,對於「性」的開放,甚至是對變性人,LGBT等人士,較不會有異樣的眼光與歧視。

與性產業相關的還有性病問題,不可諱言,早年STD(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確實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也耗費了泰國大量的醫療資源。為近幾年遊客與性工作者安全意識抬頭,政府政策,加上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 AIDS),各駐泰NGO的努力宣導,以及相關藥物的開發,泰國HIV的感染人數已經從90年代初期的14萬人,下降到2001年的2萬多人。再者,泰國也是亞洲第一個杜絕母體-嬰兒垂直感染愛滋病的國家,以及預防性投藥(PrEP)的推廣,都有助於STD進一步控制。

泰國的性產業短期內仍很難根除,而各國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勢必也有很大部份是為此而來。「性」本身並不該是一個禁忌的話題,亦無需用主觀的道德標準來評斷,但其所衍伸出在法律,安全,健康,人權,與貪腐等方面的問題,則是必須嚴肅面對的。

作者簡介:Jack Huang

成長於台北,求學於倫敦,居住於曼谷,目前任職聯合國,協助維和部隊工作。熱愛旅行、觀察以及紀錄所聞。

更新時間|2017.04.17 1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