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7.04.28 11:00

【專訪漫畫家蠢羊(二)】被警察抬離卻為警察發聲 318學運讓她覺醒的事

文|楊政勳    攝影|賴智揚
蠢羊是台灣第一位被抬離陳抗現場的漫畫家。
蠢羊是台灣第一位被抬離陳抗現場的漫畫家。

蠢羊除了畫《火人》為消防員發聲,還在今年一月出版的《菜比巴警鴿成長日記》中,用鴿子作為角色,述說警察的困境與無奈,被喻為「史上最真實的警察漫畫」,獲得不少警察的共鳴與信任。

她也是台灣第一位被抬離抗議現場的漫畫家,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是部分人眼中翻越立院圍牆的「暴民」,後來為警察發聲。看似衝突的角色關係,讓人好奇,背後的想法與理念究竟是什麼?

「警察不動,我們不動!警察不動,我們不動⋯⋯」女孩站在立法院圍牆上,心臟伴隨口號狂烈跳動著。第一批人剛越過圍牆,正當眾人躊躇是否跟進,眼前一列約20幾名警察湧入,接著又來好幾列,轉眼立院廣場已滿滿都是警察。女孩心想,「我們真的要衝進去嗎?」最後還是跳下圍牆,全部衝了進去。後來四位警察抬一位抗議者,左手、右手、左腳、右腳各一位,所有人被抬離清空。

這位女孩正是當時24歲的蠢羊。2014年3月18日的情景,她仍記憶猶新,談起細節一點也沒忘,彷彿是昨夜才發生的事。

大埔事件 開始關注社會議題

蠢羊生長在宜蘭羅東,從小愛畫畫,高中讀宜蘭高中美術班、大學讀台藝大美術系。高中時家人還算支持她,「但當我高中畢業後決定當漫畫家,要以『畫畫』當作未來的工作時,他們就反對了。」爸媽從小就希望她當公務員、軍人之類的穩定工作,她還曾因為家人壓力報考過軍人、警校,但她笑說「我後來都不去讀,因為我知道我不適合那樣的工作。」

堅持走漫畫這條路,讓爸媽對她非常不諒解。「大學時他們就讓我自生自滅。」她必須想辦法賺生活費,學習畫同人本、自己印書來賣,「我開始真正學會用畫畫來賺錢。」她曾整個暑假都待在IKEA的餐廳,點一杯飲料,從早到晚不斷練習畫畫,「我的功力沒有比其他漫畫家好,我得把自己訓練到,機會來臨時,我可以抓住它。」2012年,她被東立出版社看中,成為旗下培養的漫畫家。

畫出成績後,家人也對她完全改觀。蠢羊在去年出版《總統級貓奴》,這本以蔡英文總統兩隻愛貓為發想的漫畫,讓她有機會跟蔡總統合照,「爸媽看到照片後還會跟別人說,『你看這是我女兒。』」

蠢羊回憶318學運越過立院圍牆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蠢羊回憶318學運越過立院圍牆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蠢羊並不是一開始就非常熱中政治,直到2010年苗栗大埔事件,她看到一輛怪手衝入田裡的新聞畫面,「當時心裡覺得,好像有那裡非常不對勁。」她開始關注其他公共議題,包括後來引發太陽花學運的服貿爭議,讓蠢羊走上街頭,甚至翻越立院圍牆,成為部分人眼中的「暴民」。

警察取材不易 要靠吃飯泡茶

「陳抗其實是抗議者跟被抗議者之間的事,警察只是守護秩序的第三者,但卻常常被政府推到最前線。」蠢羊強調,抗議者跟警察其實不是互相矛盾的角色,「陳抗中我還有幫警察送水、送飲料。」

話鋒一轉,她提到324占領行政院那晚,一位警察打人的畫面被媒體跟網路瘋傳,「當人民看到這個畫面,警民長久以來建立的信任就沒了。」蠢羊說,「明明是執政者的錯,卻把警察推到最前面,擋在自己跟人民之間,讓他們兩個之間去互加仇恨。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的狀態,我要想辦法阻止它。」她強調,如果警察有工會,是不是能夠跟政府協商,不要濫用警察去維持陳抗的秩序,也能用工會施壓政府,出來面對、解決問題。

而《菜比巴警鴿成長日記》中提到的警察困境,也是蠢羊經過田野調查而呈現的血淚故事。裡頭描述一位菜鳥警鴿遭遇的挫折與對內部制度的省思,包括處理屍體的震撼教育、遇到民眾反拍蒐證、高層強調績效數字導致的歪斜正義⋯⋯

相較於消防員,警察的取材就困難許多。「警察因為職業的關係,不會輕易信任別人,而且他們的場所是要辦案的,不會讓人隨便進去。」蠢羊說,除了在網路蒐集資料,比較常取材的方式是吃飯,「要跟他們談事情,就是吃飯泡茶,出來吃飯就是應酬交際,而不是輕鬆的吃飯,這是警察的文化。」

直到《菜比巴警鴿成長日記》出版後,蠢羊才完全被警察信任。除了員警插畫家「台灣鴿」早在書上列名推薦,她更透露,書籍問世後曾獲准進入警察的特殊單位取材,「我其實不太期待這種很在乎自尊的職業對我說『感謝』,但他們直接用行動來證明他們相信我,我覺得這樣比較有價值。」

蠢羊為警消發聲,靠一支筆衝破體制高牆。
蠢羊為警消發聲,靠一支筆衝破體制高牆。

大學車禍糾紛 曾受警察幫助

蠢羊大學時曾發生一件車禍糾紛,也是讓她「不討厭」警察的原因之一。「前面那個人自摔,我煞車不及撞上去,結果對方告我,要我賠一百萬。」不過好在有一位警察幫她處理這個案子,「警察還跟我說,『如果妳真的有困難我可以先借錢給妳。』」

當時獨自在台北,還要面對訴訟,蠢羊說那是在大學期間非常大的精神折磨。「一般人都還滿討厭警察,但是我不會,因為那時候警察是唯一對我好的人。」後來這個案子拖了一年多,鑑定報告也證明對方責任比較大,事情才落幕。

長期為警察發聲,她坦承跟她合作的人會有壓力,有些異議者可能被上層關切或摸頭,慢慢反彈的力道就沒有這麼強了。因此,蠢羊強調「體制外獨立監督」的重要性,就像她靠一支筆掀起的輿論波瀾,已經漸漸衝破體制高牆。不過,對於能做到什麼程度,大概可以在《菜比巴警鴿成長日記》尾頁的獨白一窺究竟:

「我們只能讓社會大眾知道『警察』這個職業面臨的困境,盡可能地為其合理發聲,但不濫情也不盲挺。最後警察要走到哪裡去,還是得要警察自己決定。」

同場加映: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4.29 12:0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