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7.07.14 08:00

【全文】坑殺地主謀百億 檢追中霸天人頭炒地

文|林俊宏    攝影|陳毅偉
號稱中霸天的長億集團創辦人楊天生及其子楊文欣,一度因金融風暴重創,銷聲匿跡多年,檢調懷疑他們涉及台中黎明重劃區弊案。
號稱中霸天的長億集團創辦人楊天生及其子楊文欣,一度因金融風暴重創,銷聲匿跡多年,檢調懷疑他們涉及台中黎明重劃區弊案。

「中霸天」長億集團楊天生,曾叱吒政商界,十多年前爆發鉅額倒債,外界以為楊家垮台,沒想到最近檢方大動作搜索約談楊天生的兒子楊文欣,並以3千萬元重金交保,讓楊家又再度浮上檯面。本刊掌握,檢方追查台中黎明重劃區弊案,懷疑楊家利用虛增人頭地主等3大手法,取得重劃主導權,坑騙私地主,大炒地皮狠撈百億元。

本刊調查,楊家並未受當年鉅債拖累,這幾年來大搞房地產,身價早已超過數百億,連RCA遭重金屬汙染的桃園場址也被楊天生看上,目前已掌控過半產權,一旦拿下最後一塊地,又可謀取百億開發暴利,相關單位懷疑楊家為了逃債,資產可能登記在人頭名下,讓債權人追討無門。

黎明重劃區緊鄰7期重劃區,前景看好,檢調懷疑楊文欣等人用人頭炒地,不僅交六轉運站用地未分配給地主,還把交六內賴姓地主土地劃到3公里外。
黎明重劃區緊鄰7期重劃區,前景看好,檢調懷疑楊文欣等人用人頭炒地,不僅交六轉運站用地未分配給地主,還把交六內賴姓地主土地劃到3公里外。
中霸天復出 狠撈百億重劃暴利

長億集團創辦人楊天生,事業版圖顛峰時,橫跨金融、營造、證券、娛樂、環保科技及保全業,以商養政,不但曾經擔任國大代表,兒子楊文欣也是全台最年輕的省議會副議長,並連任2屆立委,權傾一時,堪稱中霸天。

2000年爆發本土金融風暴,長億集團向政府申請紓困還跳票,導致長生電廠易主、長億股票下市、楊天生參選立委敗選,還因炒股案被起訴,緊接著又交出月眉育樂經營權,楊家父子銷聲匿跡多年,直到土地重劃案狠撈百億才又浮出檯面。

6月22日,台中地檢署針對全台規模最大的中市黎明重劃區弊案,指揮調查局中部機動站兵分多路搜索,檢方複訊後,懷疑承辦土地重劃開發的富有土地開發公司總顧問、前立委楊文欣,藏身幕後操盤,被依背信、詐欺及商業會計法等罪,諭令3,000萬元交保。

檢方認為,楊文欣涉嫌以虛增人頭地主取得重劃主導權,並浮報重劃工程費用等手法,讓富有公司分到較精華的交通轉運站土地,其他地主卻少分或分到較偏遠的用地,謀取上百億元土地開發利益,損害原地主權益。

富有土地開發公司除主導黎明重劃區案,還在中南部參與多起重劃案。
富有土地開發公司除主導黎明重劃區案,還在中南部參與多起重劃案。

 

強調沒插手 撇清責任

楊文欣面對檢方調查,極力撇清責任,強調只擔任富有公司總顧問,並未經手實質重劃細節工作,不過,檢方發現他在關鍵的合約都有蓋章,認為他避重就輕。

本案早在去年特偵組熄燈前,就曾首度傳訊有「中霸天」之稱的長億集團創辦人楊天生及其子楊文欣等60人,當時楊天生等人雖全數請回,不過,特偵組解散前的最後一擊,早將事證鞏固,旋即交由台中檢調接手偵辦。

月眉育樂世界啟用時,楊天生還曾和前總統陳水扁一起搭乘遊園車,展現政商實力良好。(聯合知識庫)
月眉育樂世界啟用時,楊天生還曾和前總統陳水扁一起搭乘遊園車,展現政商實力良好。(聯合知識庫)

楊天生原本在政商界呼風喚雨,集團在李登輝主政時代,不僅打敗美國華納兄弟來台布點的影城計畫,獲得台中月眉遊樂區開發案,更一舉標下桃園機場捷運,但十多年前爆發鉅額倒債風波,旗下長生電廠易主、長生機場捷運半途廢標收攤,楊家自此銷聲匿跡,如今因涉及黎明重劃區弊案遭檢調查辦,才讓沉寂多年的中霸天再度浮上檯面,只是這次曝光卻扯上人頭炒地。

楊家爭議事件簿
  • 1994年底,楊文欣未獲國民黨提名,違紀角逐省議會副議長當選,楊天生曾怨官司多:「5位主任檢察官、30位檢察官、150位調查員一起來查我,縱使以前抓叛亂,也沒有這樣抓法,人不能只靠政治。」
  • 2003年4月,長億集團頻頻跳票,股票正式下市。
  • 2006年底,長億集團退出月眉育樂世界經營權,改由麗寶集團接手。
  • 2007年,機場捷運案爆出有回扣,特偵組搜索約談楊天生。
  • 2010年,楊天生的二哥楊天發將旗下興農人壽持股,以1億元出售給楊天生旗下的玉新投資公司,楊天生成為興農人壽新老闆,後來改名為朝陽人壽,不過,金管會在去年初接管。

 

以交換名目 易地撈金

本刊掌握,占地186公頃的黎明重劃區,緊鄰台中七期重劃區,楊家父子被控暗中操盤重劃,地主多達2,500多人,竟然可以掌控過半,根據檢調資料,部分地主是台中月眉公司介紹來的人頭,估計楊家父子從本案即可狠撈數百億元。

黎明重劃區爭議多,除承辦的富有公司登記地址就在長億金融大樓內。
黎明重劃區爭議多,除承辦的富有公司登記地址就在長億金融大樓內。
楊天生(左)及楊文欣(右)父子在中部政商實力驚人,2人曾擔任中央民代,事業版圖多元。(聯合知識庫)
楊天生(左)及楊文欣(右)父子在中部政商實力驚人,2人曾擔任中央民代,事業版圖多元。(聯合知識庫)

檢調蒐證發現,楊文欣利用人頭以3大手法炒地,首先是私劃交六用地向地主坑騙,宣稱臨近市政路、占地8.4公頃的交六轉運站用地,屬於公共建設,地主無法分配土地,讓他們信以為真,後來房子被拆,才發現重劃後將他們的土地分配到3公里外的重劃區最南側,地主詢問市府及內政部等相關單位,發現被騙上當,原來他們可在交六土地原地分配,卻因楊文欣等人欺瞞,讓他們損失慘重。

最扯的是,2010年,富有公司曾提出變更都市計畫,突然在重劃區的南邊增設運動場,表面上看似增加公共設施,實際上卻是將交六用地內,原本屬於國有財產署的土地,美其名以地易地,換到南邊規劃成運動場,但富有卻取得地價較高的交六作為抵償重劃費用的補償地,俗稱抵費地,名正言順的將國有地移出交六,估計光是靠此一手法,就撈了10億元。

抵費地小檔案

抵費地是指市地重劃時,辦理重劃的公共設施用地、工程費用、重劃費用及貸款利息,雖由地主先行負擔,但地主可將未動工的土地用來折價抵付,意即讓地主用土地抵充重劃費,由於土地重劃後,地價會增加,但礙於地主恐無龐大資金,因此,明文規定地主得以土地抵充重劃費用,藉此加強地主參加重劃意願。

不過,有的地主會以別區的土地交抵,只要證明公告等值即可,但關鍵在於公告等值未必代表市值相等,抵地標準暗藏玄機。

自救會律師柯邵臻告訴本刊,富有硬要爭取交六用地做為抵費地的關鍵在於,這8公頃多的用地,性質猶如台北車站旁的交九轉運站(即台北轉運站),但交六只有2公頃是轉運站用地,其他6公頃將來可興建高級飯店、購物商場,獲利千百倍,對於已拆遷的賴姓原地主,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儼然是苗栗大埔張藥房遭強拆房子的悲劇翻版。

令人不解的是,交六用地屬於胡志強市府時代的自辦重劃範圍,但沒有任何官方文件資料顯示該區要作為轉運站,當然更不可能由市府出面徵收土地,媒體卻反其道大肆報導,況且若要開發成轉運站,依目前地價,市府恐需編列百億元費用,豈有讓楊家父子賺滿荷包,卻由公帑開發的道理,若硬劃上轉運站用地,也有詐欺之嫌。

 

人頭七百位 影響表決

檢調懷疑楊家的第2招騙術是,以人頭灌水增加地主,主導重劃案。由於重劃辦法規定,須由逾半地主及取得過半土地才能主導重劃,富有公司除了4處徵得地主同意開發書,幕後還有人在4塊僅30幾坪大小的土地,安插700多位人頭,讓重劃案順利過半通過。

離譜的是,這些人頭地主平均持有土地面積只有1張名片大小,花2,000元就能買地投資,還可表決影響土地分配結果,其中很多地主都是長億集團旗下的月眉公司員工或透過富有公司介紹而來。

交六用地地價更高,附近已開設連鎖咖啡店。
交六用地地價更高,附近已開設連鎖咖啡店。
賴姓地主妻子出面大喊不公,認為配地過程疑點重重。(翻攝東森新聞)
賴姓地主妻子出面大喊不公,認為配地過程疑點重重。(翻攝東森新聞)

檢調查出楊家的第3個手法是涉嫌虛增重劃工程款,原本重劃經費預估66億元,後來卻增加到69億元,楊文欣等人向地主稱,重劃後可拿回原有的52%土地,最後地主只分回50%土地,地主們懷疑楊家從中詐取2%土地。

 

價格大飆漲 稅金加重

此外,檢調根據2008年8月送審的重劃計畫書,發現公共設施工程費(不含電力、電信、自來水、瓦斯四大管線)編列21.4億元,到了2011年送核的「費用負擔總額」,公共設施工程費(不含四大管線)卻增加為33億元,爆增逾11億元。其中,重劃會的刺絲鐵網、地上廢棄物處理、側邊溝U型溝的單價,硬是比同年度公共工程委員會所提供的工程價格資訊單價,多出1.6億元。

1名地主告訴本刊,重劃前的農地,每坪不到10萬元,重劃後的地價飆到每坪7、80萬元,整體土地開發利益直逼3,000億元,表面上看似每位地主都賺到錢,但因為人頭地主一堆,實際上原地主對於分配到哪些土地根本無權置喙,尤其是前景看好的交六土地,居然被劃為富有公司的抵費地,很多地主卻只分配到住宅區,地價相差許多。

楊文欣曾任最年輕的省議會副議長,還連任2屆立委,圖為他在豐原服務處拜票,受到選民熱烈歡迎。(聯合知識庫)
楊文欣曾任最年輕的省議會副議長,還連任2屆立委,圖為他在豐原服務處拜票,受到選民熱烈歡迎。(聯合知識庫)

該名地主還說,過去他的農地可種田,每年稅金只有10來萬元,現在因增值稅,每年要繳100多萬元,根本難以負擔,而且被分到的大多是住宅區,土地有行無市,連租都租不出去,土地上的雜草還不能超過50公分,否則會被開罰,不少地主因此叫苦連天。

長億集團十多年前因金融風暴,呆帳金高達138億元,一度名列呆帳大戶,外界懷疑,楊家父子當初宣布破產恐是金蟬脫殼之計,讓債權銀行及行政執行署追不到半毛錢,這幾年能迅速復出,累計數百億資產,極可能是透過人頭藏地、藏錢。

 

購汙染場址 遭受質疑

楊氏家族投資的富有公司,近年積極在台中豐原、大甲、大肚、大里、太平及台南新營等地重劃土地,賺進大把鈔票,讓人訝異的是,楊天生父子20年前以16億元買下桃園RCA大部分廠房,由於土地遭重金屬汙染,遲遲無法開發,但楊家父子未死心,反而積極處理汙染問題,希望將廠區內、外的汙染土地分開處理,要求桃園市府等汙染廠區整治完成後,即可同意解禁開發。破產後疑似利用人頭繼續掌控該土地。

RCA土地遭重金屬汙染,造成不少員工罹癌,如今過半土地已落入楊家掌控,最近還想買下其餘土地一起開發。
RCA土地遭重金屬汙染,造成不少員工罹癌,如今過半土地已落入楊家掌控,最近還想買下其餘土地一起開發。

由於RCA汙染園區的3分之1土地屬另一家銀行所有,近2年來楊家父子為盡速開發,曾透過管道欲向銀行買地,但銀行並未同意。

本刊調查,楊天生父子覬覦RCA開發案由來已久,1998年,楊文欣擔任台灣省議會副議長時,就曾打電話向省府建設廳長兼都委會主委關心RCA場址開發,由於當時環保署一度計畫將RCA廠址宣布為永久汙染區,後來省都委會居然通過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打算變更為商業及住宅區,引起在野黨群起砲轟,質疑省府放水,圖利地主長億集團,後來也果真未被畫為永久汙染區,讓楊家父子可以有機會進行開發。

RCA廠區位於桃園市區,面積7.2公頃,汙染擴大到廠外20公頃,由於RCA汙染地下水,造成四氯乙烯、三氯乙烯釋放出氯氣,對人體有害,當初離職員工逾千人罹癌,比例是正常人的20倍到100倍,因此由桃園市環保局對汙染的區域進行嚴密監控,長億集團從2000年起開始整治汙染場址,當地仍出現氯乙烯超標,環保局還曾建議民眾,不要使用地下水。

RCA工人在行政院前陳情,痛罵業者謀財害命,希望政府徵收遭汙染土地,原地興建工殤博物館。(中央社)
RCA工人在行政院前陳情,痛罵業者謀財害命,希望政府徵收遭汙染土地,原地興建工殤博物館。(中央社)

 

藉土地開發 重出江湖

如今時隔20年,環保團體認為,RCA廠區遭汙染,土地整治尚未完成,又傳出桃園市政府考慮讓長億集團完成土地變更,由工業區變住宅區,因此建議國家應徵收廠區土地,原地興建成工殤博物館。

楊天生身為長億集團創辦人,曾擔任國大代表,旗下事業橫跨銀行、建築、電廠及遊樂園,台中紅黑二派都有他扶植的人馬,2000年本土金融風暴來襲,長億股票下市,楊天生老帥親征參選立委也落敗,還因捲入炒股案被起訴,搞到月眉育樂經營權拱手讓人,機場捷運也爆出弊案。

至於楊天生的兒子楊文欣,曾是台灣政壇上最年輕的省議會副議長,還連任2屆立委,後來楊家父子隨著長億集團勢力由盛轉衰,淡出政壇多年,如今靠著土地開發案又重出江湖,2人是否牽扯弊案,檢調勢必要追查清楚。

回應
  • 台中市政府: 不鼓勵自辦重劃

台中市政府表示,未來不鼓勵自辦重劃,以保障民眾權益,除非重劃面積超過10公頃或公共設施用地大於3成,此外,地政局也將近年自辦重劃的會議記錄全文公開在官網,避免資訊不對稱。

  • 楊文欣委任律師: 過程複雜,檢方有誤解

針對遭檢調偵辦,楊文欣委任律師表示,重劃案由富有公司依法辦理,並非楊文欣主導,與楊天生也無關,由於過程錯綜複雜,雖一再解釋但檢方仍有誤解,其實拆補費用沒有流入私人口袋,全用在土地重劃及地主,地價重劃前後也翻漲近10倍,全部地主都賺錢,至於交六在自辦重劃前就已被市府規劃成交通用地,萬一將來市府要徵收用地恐起紛爭,因此,依法未分配給地主,並未涉及不法。

更新時間|2017.07.13 14: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