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慧茹    攝影|楊兆元

今年5月24日台灣大法官會議裁定禁止同性婚姻違憲,成為亞洲首例,探討性別議題的電影《阿莉芙》預告片同月釋出,迅速累積47萬觀看人次。在此之前,《阿莉芙》已在坎城市場展宣傳,並將全球版權代理簽給法國影片銷售商「Reel Suspects」,計畫在日、韓、歐洲、美洲等地上映。

7年前,導演王育麟以700萬元小成本拍攝《父後七日》,創下全台4,500萬元票房,但他籌拍《阿莉芙》卻因題材類型受限,初期沒人投資,僅獲300萬元輔導金支持。如今受法商青睞,王育麟認為台灣人要把握寬廣的創作空間,唯有靠創意及內容才能走出國際、吸引資金。

阿利夫是25歲的排灣族男孩,內心卻是個女孩阿莉芙,他的部落頭目父親日漸衰邁,要他回鄉接掌領袖。在排灣族階級分明的社會制度裡,頭目採世襲,阿利夫/阿莉芙在性別認同和親情之間痛苦掙扎,該如何王子變公主並獲族人們的支持?

電影《阿莉芙》故事講述頭目的兒子阿利夫,如何在排灣族世襲制度與性別認同間做出選擇。(蔓菲聯爾提供)
電影《阿莉芙》故事講述頭目的兒子阿利夫,如何在排灣族世襲制度與性別認同間做出選擇。(蔓菲聯爾提供)

 

《阿莉芙》首波預告片才釋出,就搭上同婚合法熱潮,為王育麟打了一劑強心針。

這個以真實人物為原型改編的電影《阿莉芙》,今年10月才會上映,早在5月已被法國影片銷售商「Reel Suspects」 簽下全球版權代理,隨後在全球最大獨立電影交易場所「坎城影展市場展」上,以英文片名《ALIFU, THE PRINCE/SS》露臉。巧的是, 《阿莉芙》首波預告片才釋出,就搭上同婚合法熱潮,網友讚聲超乎預期,為王育麟打了一劑強心針。

今年5月《阿莉芙》宣傳DM已在坎城影展市場展上出現。(翻攝自Reel Suspects臉書)
今年5月《阿莉芙》宣傳DM已在坎城影展市場展上出現。(翻攝自Reel Suspects臉書)

王育麟是《阿莉芙》導演、編劇之一,拍攝前擔心跨性別議題又涉及原住民傳統,連演頭目的歌手胡德夫都怕引起族人反彈。前年,王育麟前往台東勘景,發現在部落小學任教20多年的老師,都能接受這樣的故事,「老師告訴我,6個原住民小男生,大約就有一個較女性化,他們稱為『阿度』,本來就有這現象,是我們的觀念想法太封閉,如果更包容,就能讓更多人做自己。」

現實中的阿莉芙,據說變性成為美麗的醫師娘,但是否為頭目兒子?眾說紛紜,王育麟也沒深究。倒是預告片公開後,1位原住民女孩向劇組人員哭著說:「我阿公也是頭目,但子孫有一半喜歡同性,我也是。阿公過世前,阿嬤當著阿公面希望我能跟男生結婚,但阿嬤的願望永遠沒辦法達成。」她謝謝劇組,終於有人拍出原住民性別認同的故事。

 

阿利夫在片中變性成阿莉芙,王育麟花不少時間研究變性醫學及心理知識,把拍電影當寫論文。
王育麟編導的第一部院線電影《父後七日》票房亮眼,奠定他拍片的信心。
王育麟編導的第一部院線電影《父後七日》票房亮眼,奠定他拍片的信心。

阿利夫在片中變性成阿莉芙,王育麟花不少時間研究變性醫學及心理知識,稱把拍電影當寫論文,「連寫對白,我們都得請教專門研究變性的精神諮商師。像演Gay Bar(同志酒吧)老闆娘的陳竹昇有句戲謔對白:『手術後要三不五時通一下,不然甜甜圈會變銅鑼燒』,就是諮商調查得來的行內話。」

53歲的王育麟,念台大森林系時就決定要拍電影,當時認識許多聰明有才華的同志朋友,礙於社會氣氛保守,報紙甚至批同性戀為天譴,根本無從討論,他也無法理解為何有同志。當兵時遇到自稱會通靈的同袍告訴他:「就通靈的觀點,男女生其實都是同一個靈魂。」王育麟頓時被點醒,心中也埋下拍性別議題電影的種子。

台灣國片票房多半賠錢,企業財團投資意願不高,於是王育麟2010年獨立籌資700萬元,拍了第一部院線電影《父後七日》,創造全台4,500萬元的票房。突如其來的成功讓他大膽起來,2012年竟抵押房子跟銀行貸款,共借3,000萬元拍《龍飛鳳舞》,票房卻不到500萬元,慘賠到必須賣房還債。「這讓我體悟到,獨立投資並不是常態的經營策略,《阿莉芙》一定要結合外來投資。」

王育麟把《阿莉芙》企劃書、劇本都搞定後,卻因題材特殊沒人投資,他只能靠300萬元國片輔導金,加上東借西湊才拍成,「拍完、剪完、調光、音樂都弄好,才終於找到3位投資人。」

陳竹昇(左)與吳朋奉(右)兩位金獎演員在片中的逗趣對話,都是導演採訪變性領域專家得來的知識。(蔓菲聯爾提供)
陳竹昇(左)與吳朋奉(右)兩位金獎演員在片中的逗趣對話,都是導演採訪變性領域專家得來的知識。(蔓菲聯爾提供)
王育麟(左)不僅2012年為籌拍電影《龍飛鳳舞》拿房產抵押,還變裝上街宣傳衝票房,相當犧牲。
王育麟(左)不僅2012年為籌拍電影《龍飛鳳舞》拿房產抵押,還變裝上街宣傳衝票房,相當犧牲。

年初,王育麟透過長期合作的發行商「海鵬影業」到海外展出的機會,吸引法國影片銷售商「Reel Suspects」注意到《阿莉芙》,主動爭取代理全球版權,允諾將積極開發日、韓、歐洲、美洲市場。王育麟說,「Reel Suspects」相當有誠意,雙方還未正式簽約,就為《阿莉芙》設計質感精美的電影海報,簽約後又主動花錢做DM、在英國電影雜誌刊登廣告,整部片成本加行銷費用粗估約2,000萬元。他難得露出笑容說:「《阿莉芙》現在不需要資金了,如果還有人想投資的話,可以投資我下一部片。」

 

台灣有相對寬廣的創作空間,拍出好類型片才有機會輸出國外,重新建立正常產業生態。

王育麟從事影視工作30年,2007年成立「蔓菲聯爾」,專職電影製作,對台灣影視產業長期以來的籌資困境,認為國家部會應該要帶頭改變,「電影代表國家的話語權,別人可以藉由電影了解這個國家的人民、價值、生活或美學,從電影看出一個國家的樣貌,國家應該支持。」

《阿莉芙》還未上映,已透過法商登上英國《Screen》電影雜誌介紹。
《阿莉芙》還未上映,已透過法商登上英國《Screen》電影雜誌介紹。
Matt Fleming(左一)是同志遊行界知名的變裝皇后,對《阿莉芙》電影題材感興趣, 遠從英國飛來台灣參演。(蔓菲聯爾提供)
Matt Fleming(左一)是同志遊行界知名的變裝皇后,對《阿莉芙》電影題材感興趣, 遠從英國飛來台灣參演。(蔓菲聯爾提供)

他舉2000年韓國遇金融海嘯時,國家大力扶植文創產業,派人去好萊塢學習,再回國做產業改造;泰皇當年則是請英國老師到泰國教創意,如今才有這麼多創意廣告出現,文創產值已是台灣的十倍,讓王育麟很感嘆。

「不知為什麼,台灣人都不敢冒險嘗試投資新東西,有錢人只想投資房地產,搞到社會變得很扭曲。」他舉台灣遊戲產業為例,1996年期間產值是全球第3名(美、日、台灣),2000年發展線上遊戲後,大廠靠代理國外遊戲賺大錢,但20年後,台灣遊戲產業連前10名都排不上。

眼看中國已成為全球的電影工廠,台灣在沒環境、沒資金的情況下,根本留不住人才,但也沒有回頭路可走。王育麟認為,唯有靠創意和內容,台灣才能走出一條活路,「雖然不如美國早有一套完整的SOP,但不做永遠沒機會。」台灣有相對寬廣的創作空間,拍出好的類型片才有機會輸出國外,重新建立正常的產業生態。

越冒險越有趣 王育麟
  • 年齡:53歲
  • 現任:蔓菲聯爾創意製作負責人
  • 學歷:台灣大學森林系畢業、紐約視覺藝術學院電影系肄業
  • 經歷:
    1. 1990年 楊立國電影《我的兒子是天才》副導演。
    2. 1991年 楊德昌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美工道具。
    3. 2010年 電影《父後七日》製片、導演。
    4. 2012年 電影《龍飛鳳舞》導演、編劇、製片。

  • 得獎紀錄:
    1. 1989年 《悲傷的華爾滋》第12屆金穗獎優等8mm動畫片。
    2. 1992年 《他比煙花寂寞》第15屆金穗獎優等錄影帶劇情片。
    3. 1996年 《台灣軍人》第18屆金穗獎最佳錄影帶紀錄片。
    4. 1997年 《棉花炸彈》86年度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