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9.05 07:01

【鏡相人間】與幻覺共處 思覺失調症病友瑞秋史塔專訪之二

文|曾芷筠    攝影|王漢順    影音|管佈霖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瑞秋史塔說,直視鏡子容易產生幻覺,房間內的鏡子必須斜放,避免直視,因此也很難化妝。
瑞秋史塔說,直視鏡子容易產生幻覺,房間內的鏡子必須斜放,避免直視,因此也很難化妝。

驅魔沒用,她離開了基督教學校,與父母也處不好,經常暴怒、發飆,父母以為那只是青春期的叛逆。她一個人離家前往歐洲,教英文謀生。但她旅行時常會覺得有一名身體被砍成一半、沒有手臂的警衛,直直盯著她看。那時她獨自在捷克,幻覺漸漸變得有侵略性,「我看到我自己切下我的臉,腦海中一直出現這畫面,剛好簽證時間也快到了,我一無所有回到美國,確診為偏執型思覺失調症。」

父母儘管花了些時間,終究擁抱並理解她所遭受的痛苦。「我是他們唯一的女兒啊!我很幸運,他們願意容忍我,而且非常慈愛,父親一直很希望我弟弟退伍後也搬回來,全家人一起住。」

簡單來說,思覺失調的症狀包括3種:正性症狀(患者有而常人沒有,如幻覺、妄想、語無倫次)、負性症狀(常人有而患者沒有,比如冷漠、封閉)、情緒及認知症狀(憂鬱、自殺傾向、能力下降)。瑞秋被歸類的偏執型思覺失調症,正性症狀尤其嚴重。

大學主修運動管理,父母的接受包容讓瑞秋史塔(中)康復情況良好,家庭的支持是重要關鍵。(瑞秋史塔提供)
大學主修運動管理,父母的接受包容讓瑞秋史塔(中)康復情況良好,家庭的支持是重要關鍵。(瑞秋史塔提供)

 

狂亂中險傷害自己

「我會很有精力好幾個小時,之後整個人就累壞了。平常大多是持續性的低落,有時候連去廁所都沒有力氣,必須靠咖啡因、提神飲料來刺激。」怎麼慢慢練習分辨幻覺與現實?「我90%的時間有幻覺,有時候我知道這是幻覺,就會忽略、選擇不要有所反應,有時候我真的無法分辨,比如我會覺得自己手臂斷掉了,我在床上發瘋般一直尋找自己的手臂,我的母親從旁安撫我:『沒事!妳的手臂沒事。』」還有一次,她覺得肚子裡剛吃下的豌豆像長出了爪子,在胃裡爬行,像異形一樣要從裡面把她整個人撕裂。「我嚇壞了,喝了一整罐胃藥,幸好當時有朋友在場,一直說:『妳必須回到現實。』否則我很有可能傷害自己。」

一直到中學時跟朋友聊天,瑞秋史塔才恍然大悟自己是唯一看得到鬼怪的人。(瑞秋史塔提供)
一直到中學時跟朋友聊天,瑞秋史塔才恍然大悟自己是唯一看得到鬼怪的人。(瑞秋史塔提供)

每位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幻覺都不盡相同。電影《美麗境界》描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納許,深陷於自己參與一項祕密情治任務的幻覺中。2015年犯下隨機殺害女童案、日前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的的龔重安,長期認為自己被「月老集團」監視,總是聽到有人在指責他沒用、沒有女人緣、失敗者,因而犯下罪行。極少數的精神障礙犯罪案例,加深了台灣社會的偏見,更難理解其處境。

與幻覺、妄想共處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過程。「如果把它想成大腦運作方式不同,就沒這麼可怕了。」瑞秋史塔說:「幻覺就像海浪一樣會一而再、再而三發生,我會畫下我看到的幻覺,如果我聽到聲音,說妳很醜、很笨,我會記錄他說了什麼?是什麼樣的聲音?男人或女人?高亢或低沉?然後告訴醫生、父母、朋友。我甚至會回答:別這樣叫我!我才是做主的那個人。」另外,養狗也是個好方式,如果她看到某些形體,而狗沒有吠叫,她就會知道那是幻覺而選擇忽略。

 

更新時間|2017.11.09 17: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