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1.01 23:02

【一鏡到底】沒有表情的人 漫畫家敖幼祥專訪之一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影音|黃昭翔 魏士捷

61歲的敖幼祥,是台灣解嚴後漫畫的先驅者。22歲出道,24歲就畫出代表作《烏龍院》,發行量逾2千萬冊,亦改編為動畫、連續劇等,同名電影也創下2億元的票房佳績。但成名後,盛名之累卻讓他彷彿「搖錢樹」,邀約紛至,他幾乎來者不拒,終於在31歲那年,把自己逼到不得不遠離台北,到花蓮靜浦的廢棄小屋隱居2年,只想用漫畫對外發聲。只是深潛的日子,最終因一場婚姻風波,不得不浮出水面。

現在的他,住在花蓮700坪的大房子裡,最常使用的,卻仍是和當年居住的廢棄小屋差不多大的空間。漫畫殿堂所需要的,最終也不過就是那樣一個5坪大的世界。

敖幼祥的臉,和他筆下的漫畫不同,幾乎沒有表情。他話也不多,我問了,他才在框裡作答,鮮少延伸或溢出,不像漫畫經常破格、跨頁。靜態的漫畫有動作輔助線,對話框也能有各種爆烈、飽滿效果,但他始終謹守規矩,聲音很平,情緒很淡,聊到最後,竟有點正在接受審查模樣。

像他家中一幀如自畫像的連環漫畫,畫一個小藍人在密室裡創作,靈感不來,遂開始吶喊、捶牆、撞壁,四肢和臉孔都流血了。卡關了,他只能在紙上畫一個笑臉,當成面具,去面對世界。

 

從歧途回正道 紅到身不由己

3天2夜的行程,我們跟著敖幼祥的「烏龍小巴」在花東穿行,拜訪偏鄉小學,車上器材如要辦嘉年華會:巨型充氣公仔、教材、禮物,甚至還有隨行的魔術師、攝影師。浩蕩出發的陣容,唯有敖幼祥臉上幾乎不見興奮神色。

生命彷彿在哪裡卡關了,從此變成缺乏表情的人。結束整日工作後的飯局中,席間賓客說了這麼一段話:「成年後會搬來花蓮的人,只有二種,一是錢太多,二是跑路。」或許答案就在裡頭。

敖幼祥在中和出生、長大,爸爸從事營造業,媽媽家管,家中四個男孩,唯獨排行老么的他有氣喘病,經常請假,上課進度跟不上,下課也不能和同學出去玩,只能待在教室做爸媽認為不務正業的事:畫畫。從小喜歡塗鴉,敖幼祥小學就把課本能塗的地方都塗了,也拿作業本畫故事,一本《我的老師是女鬼》在同學間傳閱,「同學喜歡,我就很有成就感。」結果被老師發現,遭撕毀。

敖幼祥的身高188公分,年輕時留長髮、彈吉他、騎野狼。(敖幼祥提供)
敖幼祥的身高188公分,年輕時留長髮、彈吉他、騎野狼。(敖幼祥提供)

他記得家附近的河堤旁有個畫室,「好像殿堂一樣在那邊,真希望有一天能進去。」他打工繳學費,卻發現殿堂原來是廢墟,根本沒人認真教,此後便是一路歧途:升上中國海專漁撈科,他沒認真念書,學的是抽菸、跳舞、打架。畢業後就要去捕魚了,他很害怕,乾脆頂下同學打群架的罪名,被退學,用放棄自己的方式成就自己。

從歧途走回正道,他考進復興商工美工科夜間部,白天則在動畫公司工讀,《科學小飛俠》《小蜜蜂》他都畫過,一路代工,直到23歲在《民生報》畫四格漫畫大受歡迎,半年後就把工作辭了,如此斷後路,是因為稿費夠活?他說第一次畫,也不知稿費怎麼開, 一則只開價6百元,那時他窮到1年搬19次家,經常沒錢被房東趕走。24歲在《中國時報》畫了《烏龍院》,稿費才一路調至1則2千元,成為台灣四格漫畫的公定價。

《烏龍院》隨即紅到蔚為「現象」。多年好友、大辣出版社總編輯黃健和說:「那時大家早上出門上班、上課前,都要先看他的四格漫畫。」傻呼嚕同盟召集人JO-JO評論《烏龍院》的走紅,主因是人物可愛、角色鮮明,每天1則四格,能緊追時事、貼近本土,也是在日本漫畫夾擊中殺出血路的主因。「但最重要的,還是鋪天蓋地的露出,不只報紙、雜誌、書本、電影、連續劇,連零食都會附贈超小本的《烏龍院》漫畫,讀者無法忽視,也無法遺忘…」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