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3.10 00:00

【全文】提新事證拚無罪 土豪哥以割包皮求交保

文|劉志原    攝影|劉志原

2016年轟動一時的台北W飯店毒趴郭姓小模暴斃案,主嫌土豪哥朱家龍一審遭台北地院認定供毒害死小模,依《藥事法》重判10年,二審高等法院預計下個月宣判,仍遭羈押的土豪哥請來3位司法官轉任的知名律師,提出重要新事證,希望能先保外就醫再力拚無罪,只是土豪哥聲請交保的理由瞎到爆,竟然是包皮太長,在看守所清潔不易,導致包皮反覆發炎很痛,需要保外就醫割包皮,加上他有糖尿病,監所內醫療設備根本無法醫治,被害人家屬得知後痛批太誇張!

2月27日中午,涉及台北W飯店毒趴郭姓小模命案的土豪哥朱家龍,遭勒戒及羈押已滿一年,本刊直擊他在高等法院開完庭還押看守所時,戴著手銬邊走邊笑著與法警聊天,但一看到記者拍攝,他臉上表情立即轉為嚴肅,這是土豪哥在高等法院倒數第二次出庭,二審合議庭預計再開庭一次就訂期宣判。

患有糖尿病的土豪哥(左)2月27日出庭,原本188公斤體重已減成180公斤,他強調不會逃亡,想要保外就醫。
患有糖尿病的土豪哥(左)2月27日出庭,原本188公斤體重已減成180公斤,他強調不會逃亡,想要保外就醫。

 

包皮太長難清 發炎喊好痛

一審台北地院審理時發現,郭姓小模體內驗出高達九種毒品,藥力引爆,混合多種藥物中毒死亡,認定土豪哥買毒開趴害死郭姓小模,依《藥事法》重判十年,土豪哥二審委任三名司法官轉任的大牌律師,全力拚交保,並且提出毒品化驗報告等新事證爭取無罪判決,但聲請交保理由卻很瞎,連法官都看傻了眼,無法認同。

土豪哥朱家龍(前左)與酒店經紀洪聖晏(前右)開毒趴害死小模,2人一審分遭判10年及10年半。
土豪哥朱家龍(前左)與酒店經紀洪聖晏(前右)開毒趴害死小模,2人一審分遭判10年及10年半。

本刊調查,土豪哥向法官聲請交保的理由之一竟然是想要割包皮。聲請狀提到,因他有糖尿病,傷口不易癒合,過去曾因包皮過長合併發炎看過醫生,被收押後因清潔不方便,導致包皮反覆發炎而且還很痛,雙腿至腰部皮膚也潰爛,因此想先控制糖尿病再割包皮,但看守所醫療無法治療糖尿病,更不可能替他割包皮,只能給他消炎藥,讓土豪哥非常擔心包皮發炎會引發蜂窩性組織炎而危及命根子或敗血症,也害怕消炎藥吃多了會傷肝敗腎。

高院合議庭為了解土豪哥所言是否屬實,曾向台北看守所調閱醫療記錄,卻發現事實與土豪哥講的有所出入。

 

五度聲請停押 全為命根子

北所表示,土豪哥入所時,即有自備藥物,所方也曾安排醫生替土豪哥診治,去年12月25日,土豪哥表達身體不適想看醫生,看守所也同意讓他轉診,安排土豪哥戒護就醫,讓他到看守所以外的醫療院所接受治療。

然而,土豪哥告訴北所,二審即將開庭,深怕到外面就醫造成媒體渲染,想先至衛生科領止痛藥吃,要求取消戒護就醫。高院承審法官認為,土豪哥一再拒絕戒護就醫,卻不斷表示希望保外就醫,明明遭收押時就可以戒護就醫獲得適當治療,卻不接受,只選擇吃藥,如今又說病況在所內無法處理,僅能持續服藥抒解,理由前後矛盾。

台北看守所設有醫務所,但土豪哥認為無法治療他包皮發炎等病況。
台北看守所設有醫務所,但土豪哥認為無法治療他包皮發炎等病況。

高院合議庭認為,台北看守所對於土豪哥的病情已有所處置,不符《刑事訴訟法》規定「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情形,已在今年2月6日第四度駁回土豪哥的交保聲請,但土豪哥仍不放棄,2月27日第五度聲請具保停押,以利就醫治療包皮過長導致發炎等問題。

土豪哥在二審請來的律師都大有來頭,張進豐律師曾任特偵組發言人,處理過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貪汙案;方伯勳也是檢察官轉任的律師,是中信金等重大案件的律師;另名美女律師葉雅婷則曾任檢察官與法官,三位律師的資歷都非常豐富;而郭姓小模的父親,也委任由法院審判長轉任的吳孟良律師控告土豪哥,並求償2500萬餘元。

 

小模致命二毒 土豪哥撇清

律師團除了幫土豪哥聲請保外就醫,二審時也提出法醫研究所最新的化驗分析報告,在函覆法院的意見中直指小模體內驗出的毒品含量相對都偏低,不至於致死,只有一種毒品PMA(副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的含量濃度超高,是最可能造成小模死亡的主因,但毒趴現場卻無其他人驗出這種PMA毒品。

台北W飯店的2502號房,是土豪哥毒趴命案現場。
台北W飯店的2502號房,是土豪哥毒趴命案現場。

由於當初命案現場遭破壞,檢警並無查獲任何毒品,目前僅能從現場每一位參與者的體內毒品反應,推論毒趴到底吃了哪些毒品,以及土豪哥及藥頭到底轉讓哪些毒品給其他人食用。而法醫所的最新分析證據是否足以逆轉官司,證明土豪哥與轉讓毒品致死無關,值得關注。

郭姓小模參加土豪哥在W飯店舉辦的毒趴,3天後中毒死亡。(翻攝畫面)
郭姓小模參加土豪哥在W飯店舉辦的毒趴,3天後中毒死亡。(翻攝畫面)
土豪哥朱家龍家境優渥,經常與朋友舉辦派對,因開毒趴遭判10年。(翻攝臉書)
土豪哥朱家龍家境優渥,經常與朋友舉辦派對,因開毒趴遭判10年。(翻攝臉書)
W飯店毒趴案發生後,郭姓小模與家人失聯,親友曾在LINE群組找人。(翻攝畫面)
W飯店毒趴案發生後,郭姓小模與家人失聯,親友曾在LINE群組找人。(翻攝畫面)

另外,本刊取得榮民總醫院對郭姓小模的驗屍記錄,以及毒趴參與者的毒品檢驗報告,發現郭姓小模的膽汁、頭髮、胃及血液中都被驗出高達9種毒品,分別是K他命、安非他命、MDA(丙二醛)、MDMA(搖頭丸)、PMA及新興毒品Ethylone等;至於土豪哥體內則驗出安非他命等6種毒品,但與另一名傳播妹及酒店經紀等其他11位在場者一樣,都沒被驗出PMA、Ethylone這2種小模體內獨有的毒品。

台北地檢署偵辦W飯店毒趴案,事後從小模身上驗出高達9種毒品,其中2種屬於她個人長期施用。
台北地檢署偵辦W飯店毒趴案,事後從小模身上驗出高達9種毒品,其中2種屬於她個人長期施用。

依法醫研究所分析顯示,若在血液、膽汁及胃內採集到毒品反應,代表此人是短時間內服用;如果是在頭髮化驗出毒品反應,而且毒物反應還遍布頭髮,則顯示當事人長期吃該項毒品。而郭姓小模的頭髮被驗出長達4公分遍布PMA、Ethylone這2種毒品,但她的腸胃或血液卻沒有Ethylone這項毒品反應,顯示郭姓小模吃Ethylone及PMA恐近半年,但在命案現場並未施用。

 

切斷供毒關連 二審拚無罪

根據本刊調查,PMA與Ethylone為中樞神經興奮劑,常混在咖啡毒包裡,PMA比搖頭丸毒性強,食用後身體會有心跳過速、高血壓、高熱、瞳孔散大、幻覺作用,最嚴重甚至可能導致死亡。

加上有其他傳播妹證稱,看見郭姓小模在現場吃一顆自己帶來的藥,且郭姓小模昏迷後,現場有人以為她過度興奮才昏迷,為了緩和過度亢奮反應,竟然有人餵她吃一粒眠,後來不見成效,還請來密醫幫她打排毒針。

特偵組前發言人張進豐檢察官退休後,擔任土豪哥的律師,全力替他爭取交保及無罪。(翻攝進豐聯合法律事務所官網)
特偵組前發言人張進豐檢察官退休後,擔任土豪哥的律師,全力替他爭取交保及無罪。(翻攝進豐聯合法律事務所官網)

只是一審判重判土豪哥的理由是認定他供毒,讓郭姓小模施用多種毒品及喝酒,造成混合藥物中毒,引發中毒性休克併橫紋肌溶解症及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並非認定小模使用PMA或Ethylone單一種毒品而喪命。

土豪哥二審想拚無罪,必須先證明案發現場的咖啡包未含有PMA及Ethylone,接著證明郭姓小模是因Ethylone及PMA這2項毒品致死,切斷郭姓小模死因與土豪哥供毒的關連。本刊調查,若土豪哥能證郭姓小模是因PMA或Ethylone單一種毒品而死亡,獲改判無罪的機會將大幅提高,未來在民事賠償責任上,也可減少應賠償的比例,或爭取不必賠償。

 

大噸位蹲苦牢 天熱就長癬

土豪哥是位富二代,父親朱仁才是桃園永平工商董事長,對他疼愛有加,金錢不曾匱乏。2013年土豪哥曾動用勞斯萊斯名車、磚塊厚現金,並派出攝影團隊,請來藝人納豆,以拍MV的規格,高調迎娶東吳校花Alice,影片曝光讓他成為網紅。

W飯店命案承辦檢察官許文琪對郭姓小模驗屍,發現死者體內有九種毒品。
W飯店命案承辦檢察官許文琪對郭姓小模驗屍,發現死者體內有九種毒品。

只是這段高調的婚姻僅維持三年,土豪哥與妻離異後涉入毒趴案,先是檢方聲請觀察勒戒,起訴移審法院後則遭收押,至今已失去自由一年。

土豪哥身高180公分,體重180公斤,如此噸位,讓他在看守所裡吃盡苦頭,連上個厠所都比一般人困難。

本刊調查,氣溫稍高時,土豪哥就容易有皮膚癬,曾因全身多處皮癬菌感染併傷口發炎,而且還有高血壓、脊椎壓迫疼痛、包皮發炎、下體疼痛等問題,每次開庭都要求解除羈押。土豪哥已五度向法官聲請交保,為讓法院安心,證明不會逃亡,土豪哥也說願每天三次至派出所報到。

 

牢中抄經裝乖 大打柔情牌

如今土豪哥為拚無罪,在二審中不僅提出化驗報告新事證,還大打柔情牌,強調自己有悔意,交保出去才能向死者家屬好好道歉,他甚至抄了很多佛經懺悔。

不過,死者家屬律師吳孟良說,若土豪哥拿出誠意來處理,死者家屬有可能原諒他,甚至向法官求情讓他交保,但土豪哥竟只願花大錢請律師,卻不願和死者家屬談和解,還想交保,實在離譜,死者家屬感受不到他的悔意。

全案二審將審理完畢,法院近期會訂出宣判日期,毒趴案官司能否逆轉,屆時便會揭曉,各方均高度關注。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