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消失了一年,告別了合約糾紛後,晨翔又回到鎂光燈前。想說這個人氣偶像走過許多不為人道的辛酸磨練,應該有很多話想說,應該有很多心路歷程要分享…畢竟,大家愛看專訪,不就是愛看名人怎麼從谷底爬出來,重回顛峰的光芒?

只是晨翔這次沒有什麼酸楚好講,倒不是他在遮掩什麼,而是年輕人的復原能力,遠遠超過大家想像呀!

「將近一年,我每天生活都是空白。」在2016年底時,晨翔接受本刊訪問時如是說,聽起來好讓人心疼。為了挖掘偶像的內心深處,我潛入他的Instagram,認真研究起來,發現他在2017年的2月2日,還有今年的3月18日,都是貼同樣的內容,就是人在地下停車場,然後對著鏡頭從遠處走來。這一定是有什麼用意!我相信這一定有什麼隱喻在裡頭,晨翔,你快跟我講吧!

自帶充電神功 晨翔

1992年1月3日生,2014年以偶像團體「SpeXial」第二代成員出道,參與專輯《Break It Down》《Dangerous》《Boyz On Fire》,演出電視劇《終極惡女》《High 5 青春制霸》。2017年退出「SpeXial」,2018年演出戲劇《以你為名的青春》。

 

笑容掛臉上 心底留下孤寂

「不是,我沒有那麼有巧思。」晨翔聽了我的疑問,很誠實作答,「那是我家停車場,有時去開車或停車,看到地上的箭頭,『嗯,好像是一條滿長的路要走。』然後就很順著箭頭走下去,走一走,碰到逆向,想說『嗯,逆境中求生存也不錯。』」

所以幾乎相隔一年,在地下停車場拍照,沒有特別的意義嗎?

「沒有。那樣生活會很有壓力。」他看起來完全沒事,哎呀,是我們旁觀的人想太多了。

晨翔金句之一:「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充手機,卻忘記要給自己充電。」
晨翔金句之一:「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充手機,卻忘記要給自己充電。」

但也不能怪旁人想太多呀,因為不到兩年前,他在宣傳演出的偶像劇《High 5 青春制霸》時,竟然冒出了:「我每天都很憂鬱,我也不知道我在憂鬱什麼。」如果是語出自沒沒無聞的人也就算了,偏偏是出自當紅人氣偶像的口中,就讓人不得不側目。結果當時跟他一起跑宣傳的Janet,聽了這話還安慰他(誰知道後來Janet在網路上也貼了一段告白,承認自己一度有憂鬱症)。「我覺得跟Janet比起來,沒有她那麼壓抑。我比較多朋友,有什麼問題跟他們講一些垃圾話。」晨翔當然記得當時的種種,可沒有把這段過程完全忘記,「有時候發現,其實那種笑容掛在臉上的人,反而內心好像比較寂寞跟孤獨。」

這天的工作氣氛很有意思,晨翔先是在西門町屢屢被粉絲認出來,要求合照,他都來者不拒。更妙的是,還有一組粉絲是邊喝珍珠奶茶邊逛街,一個轉角看到晨翔就發出了高分貝的尖叫,陶醉在難以置信的歡樂時光中。至於晨翔本人呢,從頭到尾都是一派輕鬆,那個一度不快樂的偶像,好像真的不見了。

晨翔說在Instagram張貼在自家地下停車場拍的照,只是無心插柳,但這天我們真的帶他去西門町某處地下停車場入口拍照。
晨翔說在Instagram張貼在自家地下停車場拍的照,只是無心插柳,但這天我們真的帶他去西門町某處地下停車場入口拍照。

 

卸除大頭症 垃圾話有療效

從偶像團體出走,晨翔自己也說過假使能重來,他會選擇用饒舌表演的方式進入演藝圈,「偶像團體,就是比較拘謹、拘束,可能有一些話不能亂講,饒舌表演比較不用拘束一些事情。」不過他也解釋,他覺得真正吸引他的,也不光只有暢所欲言,而是可以展現自我的態度,「我上個禮拜來西門町晃晃,我看到街頭藝人就是在表演說唱饒舌。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念高中時對方就在那邊唱,到現在還是在唱,『哇,好久了』,人家還是在那邊堅持夢想。」

在新戲《以你為名的青春》,晨翔(左)扮演調皮的學生,專門捉弄李墨之(右)。(台灣愛奇藝提供)
在新戲《以你為名的青春》,晨翔(左)扮演調皮的學生,專門捉弄李墨之(右)。(台灣愛奇藝提供)

現在晨翔在努力學習的,則是看淡生活中的人際關係,「說不在意是騙人,但不會看得那麼重,覺得自己快樂,不要傷害別人。生活中不要那麼在乎誰、誰講了什麼,那樣生活壓力會很大。」有一度他是用跟眾人保持距離的方式,希望大家都不要跟他講話,關起自己的負能量,反而引來大頭症的傳聞,後來開始講垃圾話,「我覺得每個人生活中都有發洩的管道,講垃圾話不一定不好。」

相較之下,他挺懷念以前在校園念書的時光,「因為我出道後還是在念大學,兩邊兼顧,有一陣子可能工作繁忙就必須要請假一段時間。當我戲拍完、工作結束,回到學校,就是另外一個感覺,很珍惜課堂上的每一分每一秒。在回到教室這一刻,會特別想要去瞭解,體驗那個回來的感覺。」聽他談到這些,可能以為他在宣傳新戲《以你為名的青春》,但晨翔很認真地說:「重回校園,是一個充電的地方。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充手機,卻忘記要給自己充電。」

等等,不是說好,要講垃圾話紓壓嗎?怎麼突然冒出這麼正經八百的心聲?!這個訪問的轉折未免也太多了。

 

重返青春期 找華仔來鬥球

但還是要宣傳一下《以你為名的青春》,所以話題又繞回了學校生活。晨翔說當學生是最無憂無慮的,「你只要把課業完成,就好。不像老師可能有家庭要養,教授要寫論文,或者行政上處理很細很細的事,校長要管理整個學校,壓力更大。」

曾經有過的憂鬱是真的,而現在的快樂也是真的,正在青春當下的晨翔,復原得比我們想像的要快。
曾經有過的憂鬱是真的,而現在的快樂也是真的,正在青春當下的晨翔,復原得比我們想像的要快。

這麼認真的晨翔,我真的有點不太習慣,還是快點把講垃圾話的晨翔找出來。所以我問他,如果演藝圈是一間學校,你最想跟誰一起當同學?「劉德華、梁家輝。因為都是看香港電影長大。」他的垃圾話開關終於肯打開了,想跟他們一起上哪一堂課呢?「籃球、體育課呀。我覺得體育課比較放鬆,什麼話都可以聊,什麼事都可以問。」

至於哪個藝人最適合當他的老師呢?晨翔說是陶晶瑩,原因也不是為了要當主持人,而是要跟對方學習執行力。「有次去她家玩,發現有個寫書法的地方。這個東西不簡單,我覺得100個人裡面,出社會後,不到10個人可以靜下心寫書法。總覺得她工作很繁忙,居然有時間做這件事情,應該是執行力非常高的代表。」

晨翔金句之二:「有時候發現,其實那種笑容掛在臉上的人,反而內心好像比較寂寞跟孤獨。」
晨翔金句之二:「有時候發現,其實那種笑容掛在臉上的人,反而內心好像比較寂寞跟孤獨。」

我只能說,那個一度不快樂的晨翔是真的,他不是裝瘋賣傻、也沒有博取同情。而眼前這個自在的晨翔也是真的,所有的憂鬱不是被蓋過或隱藏,而是青春本身就充滿新鮮事,復原得比我們想像的要快。這真的是當一個小鮮肉得天獨厚的好處。

場邊側記

我可以寫,這次拍照換衣服時,晨翔直接在大家面前脫褲子嗎?

不要誤會,一開始我們有準備更衣室給他,是他後來自己就直接脫了,想阻止都來不及。

但是我們全部轉過身去,什麼都沒看到,請粉絲不要攻擊我們。

還有喔,採訪結束後,晨翔很開心地揪經紀人一起去喝「綠蓋茶」,還嚷嚷說好久沒喝了。

其實我也好久沒喝了,但是晨翔都沒揪我(自怨自艾)。

2年前的晨翔,在宣傳時吐露自己每天都很憂鬱、也不知道為什麼,讓大家對這位當紅人氣偶像另眼看待。(蕭志傑攝)
2年前的晨翔,在宣傳時吐露自己每天都很憂鬱、也不知道為什麼,讓大家對這位當紅人氣偶像另眼看待。(蕭志傑攝)

化妝:Ricky 髮型:凱潔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Daniel Wong 場地提供:Woolloomooloo 西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