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芳銘

我們正沉浸祼體生活在資通訊發達的統治下而失去知覺。在數位經濟時代,完全確保資料隱私成了一種奢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成了揮不去的夢魘,也彷彿置身在《一九八四》筆下的「老大哥」,網路生活的日常成為被窺視紀錄的圍城。或許是這個氛圍,出版將屆70年的《一九八四》再度熱銷,同時也讓書評家角谷美智子去年在《紐約時報》上提點世人,該書應列為2017年每個人必讀的書單。

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於2015至2016年期間,非法獲得8700萬筆臉書資料,以演算法和心理學個性測驗分析個人喜好態度立場,進行精準政治行銷,宣稱幫助美國總統川普贏得選舉。同時以8萬篇來自俄羅斯人士的假新聞貼文,2年內總共影響觸及1.26億美國人,影響美國選舉,「網路藏鏡人」造成外國干涉他國民主傷害,儼然是網路經濟和民主發展的最大毒瘤。

如今網際網路剛滿29歲生日,這個議題誠然如網路之父伯納斯-李( Tim Berners-Lee)反省指出,當初的開放平台已存在失去隱私權保障、假消息擴播、政治宣傳不透明性是網路發展的3大難題。

由於網路開放性,個人資料易外洩有被輕易蒐集的危險,在把資料分享和揭露時,也交出資料的直接控制權,以致可能被濫用。而定型化契約要使用者對使用條款全盤接受,也無法全然享有控制權。

再者,目前無資料「遺忘權」,一個長久往事不被肉搜或要求資料被刪除,讓大家遺忘的權利。還有也喪失個資的攜帶權,當不再是某個社交媒體的用戶時,無法片面決定不再被使用,無法把所有的互動資料的歷史化為灰燼。

在大數據分析和資料採礦技術發達的時代,網路上的分享、互動和個資,提供了有心者刻意利用人們的心理與偏見來設計假資訊和假新聞的機會,並被瘋狂傳播。透過數據科學及機器人技術,擄獲系統漏洞取得經濟和政治利益,後者形成了政治宣傳的黑暗面和不透明性。

在時間零碎化和資訊爆炸量的忙碌生活年代,已讓時間和注意力成了稀有的資源,對任何訊息在一時不察或未詳細思考的弱判斷力,或在即時搶先與新奇的心理驅使,未仔細推敲新聞來源和上下文脈絡的斷章取義下,急忙與朋友圈分享,常會陷入惡意訛傳訛的圈套。

《BuzzFeed》比較2016年美國大選前最後3個月,臉書上表現佳的20個假選舉新聞的參與度,比起表現最好的20篇真新聞還要高,說明了假新聞病毒行銷的感染力。

當電商和網路平台的商業模式已然成熟,用免費的服務換取用戶的個人資料,提供多元的服務功能來蒐集更多的資訊,拼湊用戶精準的圖象,再提供精準行銷來盈利,是普遍的營利模式。若缺乏嚴謹規則和監督,平台可能淪為個資公開市場的死角。

數位科技的辯論是到底要集權化和去集權化。回溯近三十年來的網路發展,網民相信科技去集權化,讓小人物也能平等地發聲而熱烈擁抱。唯大型數位平台的發展,依然回歸集權化,而非分權化,對數位平台發展造成威脅。

臉書是中心化並且是巨大的中介平台,相對下、在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環境,用戶在自己的設備上以節點接入網路,節點的聯網是用戶以加密形式把資料存儲在網路節點上,形成一個分散雲。這些資料是沉餘存儲,只有掌握密鑰者才能查看。充分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建立完善的信任體系,讓虛擬世界更被信任。

區塊鏈從技術上論,是一個加密分散式帳本的可能解決方案,不可篡改紀錄,保證資料的真實性,把資料存儲在網路節點上,形成一個分散雲。作為一個可信任的無中介平台,應用發展成為可信任的點對點平台,發展數位安全。

在大數據時代的商業模式下,欲建立以大量挖掘隱私和喜好而建立的盈利模式,以致於我們的資訊以赤裸的面貌,在?形間竟被全然或拼湊窺探,而淪為全民公敵討伐。

時下正在發展的兩大技術2B(Big Data & Blockchain,大數據和區塊鏈),存在著彼此關係的內在矛盾,大數據透過俘獲各種數位資料進行分析,必然大量蒐集各種資料與網路行為,從而完成集權或中心化的分析;而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旨在強調數據的完整性(Data integrity),防止個人隱私資料被濫用,同時又能讓個人隱私數據能夠被有效聚合起來使用。

數據完整性基於開放的前提,即每個人的訊息一旦上網就無法隱藏,存在公開透明、被廣泛使用的情況,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查看個人資訊。在個人資料不會被篡改安全,以及未經個人授權情況下,隱私安全有所保障,以建立數位安全規範的秩序。

如何避免「網路藏鏡人」窺視,保障隱私與安全是重要課題,區塊鏈是值得借鑒的解方。愛沙尼亞把權利歸返數位公民,由用戶拿回權利、把資料拿回來到自己的手上,追求數位網路民主和自主,才是數位時代朝向健康、安全而永續發展的道路。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