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在美國國會聽證受到各方的矚目,眾多議員關注數據的所有權、獲取權限、以及隱私等問題。不過,祖克柏的回答一方面強調用戶可以自己設定隱私權限,但是對數據使用的問題似乎刻意避重就輕。

美國眾議院帕隆:祖克柏先生,你是否會改變臉書的用戶設定,盡可能減少對他們數據的收集?
祖克柏:議員先生,這是個複雜問題,我無法光用「是」和「否」回答。
美國眾議院帕隆:這回答真讓我失望。

一連兩天,祖克柏在美國國會進行了馬拉松式的聽證,不過很多人認為他並沒有回答關於臉書最重要的問題——到底臉書收集了多少用戶、以及非用戶的資料?

一方面,祖克柏彷彿是擔心議員和看新聞的觀眾們不明白,一再強調臉書有按鈕讓用戶可以自己決定在平台上的貼文、訊息、和圖片讓誰來分享,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像在裝傻,不情願談他的廣告商們可以看到什麼。

如何防範隱私揭露 祖克柏答非所問

議員們用各種方式追問用戶們如何掌控數據不受廣告商、開發者與其他第三方做不當利用,而祖克柏則答非所問,一再解釋用戶可以自決定要讓其他臉書用戶們看到什麼。雙方雞同鴨講。

例如參議員馬基(Ed Markey)質問,根據法律,臉書出售或分享用戶數據是否必須取得用戶許可?祖克柏回答的是,「我們的服務每天有一千億人次的人們分享他們的內容,他們可以選擇他們想要分享給哪些人。」

或如巴頓(Joe Barton)眾議院問他臉書會分享給第三方哪些關於十八歲以下人們的數據。他回答是:「每一次有人選擇在臉書上分享東西,就可以進到app,上面清楚說『你想要和誰分享?』」

臉書沒賣數據 但是它靠數據賺錢

祖克柏多次澄清臉書並沒有出售用戶數據。不過,這並不是說他們不靠數據賺錢。

臉書的營收,如果按照祖克柏的說法,是靠廣告收益。不過,它提供的用戶數據,正是廣告商投放廣告的依據。它一年四百億美元的廣告收入主要靠的就是提供企業品牌各種數據,讓廣告主可以精準投放廣告給消費者。

祖克柏在聽證會上一再否認臉書賣用戶數據。技術上而言,它沒有賣。但是臉書拿用戶數據做生意。臉書的海量數據、以及它比其他競爭對手更有效的定位廣告,是它營運的核心關鍵。

臉書也允許外部的公司在你許可的情況下來收集你的數據。所以,如果我們透過臉書登入Uber,那麼Uber現在也可以得到我們的資訊。

臉書靠數據獲利之外,另一個大問題是像「劍橋分析」這類第三方取用了用戶以為只分享給臉書的數據。「劍橋分析」當初是透過劍橋大學研究人員寇根(Alexsadr Kogan)在臉書的人格測驗遊戲,取得了8700萬臉書的用戶數據。如今臉書公司已經修改了它與第三方合作的協定,開發商或是第三方合作者如今不得把臉書的數據分享或是轉賣給其他人。 但是劍橋分析的事件過去發生過,代表著未來有可能再發生。

數據規範 衝擊臉書商業模式

就法律上來說,臉書並沒有隱匿它對用戶數據的使用。事實上,在臉書的使用者協議裡,就註明了他們數據的收集包括了「你造訪的網站和apps、你在這些網站和apps使用我們的服務、以及網站或app的開發者或出版者所提供給你或提供給我們的資訊。」

但是祖克柏在國會裡,卻不願當議員的面討論這些議題,或許是擔心國會立法規範限制臉書在第三方網站追蹤數據。 特別是歐盟國家,下個月就將啟用「一般數據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GDPR),讓歐洲的使用者對自身的數據有更大的控制權,像是規定必須有清楚的選項,讓用戶可選擇取得個人數據的權限。

在國會聽證中,有參議員問祖克柏:「你認為歐洲的做法適當嗎?」祖克柏滿口回答「我認為它們很適當。」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不過,對祖克柏來說,美國國會如果也跟進制定手機數據的規範,可能是臉書商業模式的大挑戰。

參考資料:CNN,Vox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