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祁玲

「我的電影都會觸及到神祕這個主題,何為真、何為假?我接下來想拍一部吸血鬼電影,探討的是,到底吸血鬼是真的還假的?那也是一種神祕。故事描述一個年輕的富家子,某天早上醒來,發現自己長了兩顆尖牙,因此開始探索自己的身世。」

荷蘭導演王洪飛(David Verbeek)拍完《小玩意》後,目前手上還有好幾個拍片計畫,其中之一便是上述以吸血鬼為主題的電影。

「這是和年輕人有關的類型片,有一些性感、神祕的元素,也讓觀眾思考,在現今社會,所謂富有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人們總是追逐刺激的事物,而不是靜下心來面對自己?它會探討很多層面,我想在電影裡結合商業片的娛樂性,同時傳達我過去在藝術電影裡想要傳達的想法。

王洪飛表示,他仍打算在台灣拍攝這部吸血鬼電影,片中角色來自世界各地,但主要是台灣、香港,大部分演員說的是華語。

逾10年前,王洪飛在荷蘭念完大學後便前往上海,曾拍過《迷樂上海》(Shanghai Trance)。不過,最近他決定搬離這個居住多年的城市,回到歐洲,未來他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歐洲和台灣。他說:「過去幾年,大陸的一些發展讓我很失望。我原本以為可以在上海發展電影事業。但現在不這麼想了,因為官方對創作的審查控管愈來愈嚴格。」

他表示,大陸對創作的審查愈趨緊縮,讓很多導演、藝術家感到很挫敗,「我覺得很糟糕。」他試著找當地的故事拍成電影,但每次找到可以發展、有趣的故事時,總會有一些因素,讓他拍不成。這也是為什麼他真心希望台灣可以一直保持像現在這樣的開放社會。

「台灣是一個非常有趣、集很多事物於一身的小島。擁有多元文化,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也受到日本和美國文化的影響。台灣也有原住民,我會在下一部電影將原住民的故事涵蓋其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