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何姵嬅

姐的心情有如她唱〈領悟〉一樣 ,橫跨了16度音域。因此,與辛曉琪一場相處也是如大浪,有時高,有時低。又突然神來也,說自己在土耳其看過精靈,記者一臉黑人問號,辛曉琪說:「你要原諒我是水瓶座,亂來,有時跳tone,有時飄走。」

出道32年,將在9月底攻小巨蛋辦演唱會。她唱紅多首華語金曲,與幾段痛到骨裡血裡的感情,同是她生命中不可能被遺忘的主題曲。

嘴裡說著,感情不再是生命的全部。但可能,原來我是水瓶座,亦或是,可惜我是水瓶座,那些跳tone的真的跳不了痛。都算在情歌或是星座的帳上吧,管它是預演還是一再又一再地回顧。

有12年沒在台灣開演唱會,辛曉琪前幾年在中國上綜藝節目《我是歌手》,主修聲樂的她唱功圈粉,歌迷年紀整個下修,有真正青春無敵的00後,甚至有12歲的歌迷,辛曉琪問對方聽得懂〈領悟〉嗎?小歌迷點頭。或許不管是哪個層面,青春的力量總是帶給辛曉琪力量。

我們在透著靈光的花藝店裡拍照,拍照之始,辛曉琪像多刺的植物,有時刺上的卻是自己,她對光從哪裡來的極其敏感:「當然要在意光線啊,以前年輕的時候怎麼拍都沒關係!」其後補充,「我不是緊張,是希望美。我也是開玩笑,讓大家輕鬆一點。」

把愛情放在心上的辛曉琪,非常知道愛情的苦,於是她說:「現在交往以快樂為第一優先。」
把愛情放在心上的辛曉琪,非常知道愛情的苦,於是她說:「現在交往以快樂為第一優先。」

我在姐起伏的心情裡匍伏前進,順毛逆毛很難預料。比如她的演唱會從清朝文人納蘭性德作品中取名「人生若只如初見」,我問起人生初見時總有新鮮,便問起她的天真。辛曉琪說很難有具體事證,再提起「我之前的書裡面都寫了」,一扎,依舊是棉裡針。

 

受寵么女 同時早熟

她說起自己的家庭,兄姊都長她許多歲,最大的哥哥大她19歲,最小的哥哥大她9歲,她是最被保護的那個么女,但同時間又早熟,早早就體認到,自己能把同年紀的人都看透。13歲她開始暗戀學長,與前夫相戀10年後結婚,一年後離婚,世界在她面前碎了,那故事就成了〈領悟〉。

「年輕時,我以前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個人,不管在家庭或愛情裡頭,我真的可以跟我愛的人在一起耶!可是後來發現,人生不是這樣耶,很多事是你想像不到。」

在工作上是個完美主義的辛曉琪,說演唱會肯定也要唱到3個小時。
在工作上是個完美主義的辛曉琪,說演唱會肯定也要唱到3個小時。

但她對愛情一直熱烈。在「啊!一段感情就此結束。啊!一顆心眼看要荒蕪。」的故事裡她一直在撲火,曾交往過小她15歲的男友,數年前也有小她20歲的追求者。火光如此的豔,辛曉琪記得,當她帶小她15歲的男友到姐妹聚會時,姐妹們暗示她到廁所聊。辛曉琪對她們說:「我很快樂、我很開心啊。」姐妹們卻說:「那快樂開心都是短暫的。」

她回憶:「就好像一個鐵槌打到我頭上。很好的朋友。才會這樣跟我說,結果講了也沒錯。哈哈。」「但感情我真的不會怕,我從來沒有怕過耶。」

這是辛曉琪最勇敢的事蹟?她大笑,「算是,我的朋友一定覺得我好敢哦,交那麼小的男朋友。到現在問我的朋友們,她們一定會講到這件事。真的好敢!」

「年輕時,愛情是生活全部,一跌倒生活就亂掉。」這幾年辛曉琪才醒了,人生還有太多事情值得追求。
「年輕時,愛情是生活全部,一跌倒生活就亂掉。」這幾年辛曉琪才醒了,人生還有太多事情值得追求。

「我年輕的時候完全都不想,就直接跳進去,可是我覺得OK,我也沒有後悔,只是換到現在,我可能沒有那個勇氣了。」

我卻如地下街裡的命理專家,彷彿在青青燈光下鐵口直斷:「不,妳一遇到一定會全身投入。」辛曉琪頓了半天才弱弱回以:「不會。」其實連她自己都不太肯定:「因為我會想辦法先說服我自己不要。」

〈領悟〉之後的領悟是什麼?56歲的辛曉琪,心中不再只有那段感情,還有幾年間雙親與兄長相繼過世的痛。「即使我現在有感觸,也不只是感情上的感觸,而是人生的感觸。我都已經過了大半個人生。」

 

唱出領悟 人生感觸

「沒有經歷過的人,就像聽故事一樣的在聽。我覺得親人的離世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你可能還沒有,可是我都經歷了。必須整理自己,讓自己更堅強。」「一定要一個很有人生閱歷的人唱,才會有那個精神跟味道。歌唱技巧很好、音域很廣,當然可以唱得很好,但能不能打動人?可不可以一拳打到人家?這東西我覺得好像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李宗盛寫的歌詞是一拳打到她。「那時候會紅的都是簡單的、朗朗上口的,它的歌型,不是流行歌曲的歌型,當時李宗盛給我這首歌時跟我說,『對不起!這首歌不會紅!』。剛錄好時大家也不看好,因為這首歌太難了。」

辛曉琪2013年參加《我是歌手》的比賽,為她在中國帶來名氣與商演。(東方IC)
辛曉琪2013年參加《我是歌手》的比賽,為她在中國帶來名氣與商演。(東方IC)

其實她幾乎不在沒有樂隊伴奏下的狀況唱〈領悟〉,商演開出歌唱曲目,她一定選〈味道〉。因為商演是放伴唱帶,而〈領悟〉開場是口白,前面並沒有音樂,「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唱,跟後面的音樂對不對得上。這是一個技巧。」「這首歌一定要唱現場的樂隊,那才過癮。」

 

完美好強 最怕孤獨

唱一首歌唱了26年。她依舊要求絕對完美、絕對合拍,直至大家也懂了,這歌與她一般性格好強。像她要來一杯水,水要多少,水要多熱,她清楚表述。

或許真的是出道太久了,很多自我表述,辛曉琪說,在幾年前出版的書裡她早已說過。我覺得有些可惜了,訪問這樣的事,與一唱再唱的一首歌是有點類似的,即使一再重返,即使是近似的旋律、相似的文本,但每一次的,福至心靈、直拳到心,都將因感受與人而異。那往往是在繪製地圖的過程中,我們所想像不到的邊界,而那邊界永遠模糊不定。

那些祕境、那些浪漫、那些直拳的力道,我想辛曉琪是打算留在歌裡。說起演唱會將排到第9版歌單,有40幾首,打算讓觀眾感覺就像在坐時光機,一首歌是一個時空膠囊。「讓他們可以回想到,那時候自己在做什麼,也許,回想到自己的初戀情人⋯」

辛曉琪工作上好強,遇到演出,就算感冒或發高燒,她一樣真的唱,「沒有放CD對嘴這樣的事。」
辛曉琪工作上好強,遇到演出,就算感冒或發高燒,她一樣真的唱,「沒有放CD對嘴這樣的事。」

「像一桌酒席一樣,是要先上甜點,還是先上前菜⋯起承轉合才會出來。」

活在舞台上的她,說自己怕孤獨,尤其是旅行時最不想一個人,沒有精力去翻找地圖、研究交通。她想起年輕時,曾經一個人住在美國學語文,一天開車回到家竟然面臨斷電,當時英文沒有很好的她,到管理中心用上所有她會的單字來處理。「第一次一個人處理這種事,記到現在。我是惶恐的,我很怕自己沒有辦法溝通。硬著頭皮去,原來一個人的確是可以的,而且是最可以沉澱、面對自我的,最看得清楚你自己是怎麼樣的時候。」

一如她說起愛情時的驚心、惶恐,與領悟。

 

場邊側記

辛曉琪的邏輯有時會讓人嚇一跳,比如在一片花藝之中拍照,她把本來的紫色衣服換上白色系,更襯綠葉紅花,我們讚衣服好看,她眼神一利說:「這多少錢買的?當然要好看。」是十足辛曉琪風格,姐式的輕鬆與跳tone。

療傷歌后 辛曉琪

1962年2月8日生。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系畢,主修聲樂,副修鋼琴,選修大提琴。《領悟》專輯大賣50萬張,後續發行的專輯《味道》同樣走紅,讓她有療傷歌后之稱。9月29日將舉辦首次小巨蛋演唱會「人生若只如初見」。

場地提供:CIAO!Flower Design 巧偶花藝‧設計(台北市大安區四維路134巷17號)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