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依婷    攝影|王均峰

家裡一度嚴重的投資失利,讓陳飛龍求學時從工科轉商科,幸運的是,他碰到恩師黃錦川教授,從此不論白天晚上都緊黏老師學投資,終於在投資市場獲得好成績。

「我經常坐在桌子前讀資料讀5小時,也不覺得累。」這就是陳飛龍學投資的基礎功。

陳飛龍會與股票市場結緣,其實來自不愉快的過往。「金融海嘯前媽媽把父親大半的退休金,全部買進鴻海,成本200多元,結果海嘯後鴻海股價崩跌至50元,因為害怕,結果竟賣在最低點。」

由於家裡財務狀況跌落谷底,他因此在五專插大時,選擇從工科轉念商科,這一轉,他遇到恩師黃錦川教授,「老師白天財管課教讀財報基礎,晚上在職專班教股市投資實務課,我就白天與晚上都跟著老師找上市櫃績優公司,實作研究報告。」

「老師重視產業發展、公司價值與財務體質,並且偏好傳統產業。」當時運動風氣剛興起,機能商品拓展很快,「老師讓我們把儒鴻當作實務操作進行追蹤。」

觀察財報,發現儒鴻2012年不受歐債危機影響,營收、毛利率、營益率不斷成長,甚至超越同業聚陽,「我因此跟著分批買進70元價位的儒鴻,結果隔年股價漲至250元以上。」

層層篩選出好公司,只是第一步,陳飛龍對於買進價也要求嚴謹,「我通常都要等本益比10倍以下才進場。」至於賣出時機,他會觀察市場給予的合理本益比再做調整,以儒鴻為例,紡織業合理本益比為20倍,身為龍頭的儒鴻可拉高至25~35倍,「2013年我就是預期儒鴻的每股純益可達10元,所以在股價250元以上開始賣出。」

事實上,儒鴻可以算是陳飛龍的「恩公」,因為是這檔股票奠定他的財富,讓他早在25歲就打破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的魔咒。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