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雅蘭    攝影|王雅蘭

劉若英導演處女作《後來的我們》在中國橫掃五一假期,已締造62億台幣票房,讓她榮登最賣座華語電影女導演寶座,可惜政府墨守成規,台灣觀眾無緣觀賞到這部沒抽到配額的熱門片。還好Netflix要引進,在政府還不想關心、鼓勵或協助台灣電影人之前,只好觀眾自己挺,就電視買大一點,當成大銀幕看吧。

《後來的我們》由金馬影后周冬雨和井柏然主演,描述一個跨越10年甜蜜虐心的愛情故事,主要演員都是大陸人,所以視為大陸電影,沒抽到配額不能上映。該片除劉若英之外,攝影李屏賓、剪輯廖慶松、聲音杜篤之等人都是台灣金字招牌,也由於劉若英是台灣文青女星代表人物,幕前幕後、演歌文武全才,電影處女作票房更大大超越師父張艾嘉作品,怎不令人想一窺究竟?

《後來的我們》除導演劉若英(右),還有攝影大師李屏賓(左)等多位台灣電影的金字招牌 ,由於台灣觀眾今年無緣大銀幕觀賞,劉若英決定交由Netflix播出,她在臉書寫下:「電影理當應該在電影院看。但是如果過程有所限制,起碼,我們得找一個最佳播放的平台…」(東方IC)

沒人規定非挺台灣人不可,但你在國際舞台看到台灣之光如李安、王建民、陽岱鋼、盧彥勳等人有表現時,難免與有榮焉、感到興奮,不管他們的戰(市)場在哪裡,台灣人的支持都在!那為什麼台灣電影人在大陸市場的作品得不到鼓勵和支持?

這2年政府對兩岸電影交流這一塊幾乎放棄,閉上眼睛、捂住耳朵就以為問題不存在。在《後來的我們》前一檔的《脫單告急》也是台灣導演柯孟融作品,票房約1億7千萬台幣,其他默默在對岸打拚的台灣影視人才當然還很多,這些電影在台灣上映票房不一定會好,但握有選擇權,才是真自由民主。

由導演李行、朱延平領導的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和對岸的中國電影基金會10年來藉「兩岸電影展」默默進行兩岸電影交流,包括努力推廣台灣電影,讓台語發音電影可以在福建等地比照港片在廣東地區原音上映等等,甚至早在31項惠台措施前台灣電影就享有許多優惠,所以純台式《我的少女時代》才能順利進入中國市場大賣。

李行拄枴杖上山西五台山出席兩岸電影展活動。

即將過90大壽的李行,每年必親自走訪兩岸電影展各活動,無非希望給年輕人更多發展機會,尤其10年來兩岸電影的我消彼長,市場交流對台灣影人助益更多,無庸置疑。

南韓導演奉俊浩拍Netflix的《玉子》引起了戲院和網路平台播放的爭議討論,OTT盛行對影視業影響全球都關注時,對中國影響較小,其一當然是控管和尺度問題,其二是隨中國三、四線城市發展起來的小鎮青年和廣大勞動人口,讓中國電影市場仍大有可為。

這兩年兩岸政府幾乎零交流,導演李行(中)關心年輕影人發展,即使高齡近90仍親自率領參與兩岸電影展活動,盼替台灣導演開發大市場。

大陸導演張建亞4月底在山西舉辦的台灣影展座談會上驕傲表示:「中國導演培養了自己的觀眾!」除印度外,能喜歡看自己電影又還未被好萊塢牽著鼻子走的,大概就是中國市場了。

可惜台灣市場小,稍具規模的好片非得走出去才能立於不賠之地,台灣人才也需要更寬闊眼界與觀摩,才有機會彼此拉抬。對有台灣人才參與的大陸電影,政府真該想個特殊開放辦法!

說來好笑,大陸劇播出約半年後台灣就能播,大陸電影卻受限配額,常無緣大銀幕放映。

還好,台灣看OTT自由自在。當年有愛奇藝播《美人魚》以解粉絲對星爺作品之渴望,現在Netflix要播《後來的我們》,也讓我們能傾注關切台灣影人發展的熱情。

至於文化部該不該做點什麼?只能說再不趕快,就沒人鳥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