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文凱    攝影|楊子磊    影音∣曾海芬、蔡宗儒 

「我為你效力,你能給我什麼啊?」

錄音室中,郭霖正為我們示範手遊《傳說對決》中、巫毒小丑「穆加爵」的經典台詞。平時說話不疾不徐、語調溫柔纖細的他,一開口頓時變了一個人,聲音尖銳又帶有一絲嘲諷戲謔;加上雙眉輕挑、嘴角一抹笑意,在在透露出這個角色的狡詐陰險。

七年前成為聲優,37歲的郭霖並不算資深,但也已配過上百部作品;經典角色包括國民卡通《妖怪手錶》的「威斯帕」、美式卡通《熊熊遇見你》的無尾熊「軟Q」,以及布袋戲《江湖救援團》的「方錦山」,都是他幕後獻聲。同時他也是這三部作品的聲音導演,觀眾最終會「聽」到怎樣的作品,與他息息相關。

在配音工作這一行,比起聲優,一般人對「聲音導演」的工作可能瞭解更少。聲音導演到底要做哪些事?又有哪些「眉角」要注意?郭霖對《鏡週刊》侃侃而談,以下是訪談精華:

配音員不是機器 溝通很重要

《鏡週刊》問(以下簡稱問):可以介紹一下聲音導演這份工作嗎?有哪些環節要特別注意?

郭霖答(以下簡稱答):我把做戲比照專案來執行,每一部作品都是一個專案。專案要管理的事非常多,我會從前期的翻譯開始,還有改配音稿、發配音員、VT(Voice testing,試音),還有一路到混音後的QC(Quality Control,品質管控),我都要把它做得紮紮實實,一直到送出去給客戶為止,才算是一個專案結束。

我不乏長期專案和短期專案。長期專案例如說像《妖怪手錶》,到現在就像是一個國民卡通一樣,一路在播;短期的就像《江湖救援團》,就是一次兩、三集。聲音導演就是把這個作品弄成自己「覺得滿意」的樣子。例如說,它可能是搞笑劇,我就要把它弄得好笑;但如果他是很感人的,很真摯的,我就不能讓他有好笑的感覺出現啊!

我覺得就聲音導演來講,他需要的技巧還滿多的,一方面你要懂戲,然後你必須要懂得去管理。管理專案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很多聲音導演,可能會顧前忘了顧後,我們必須一條龍把它完全處理好。

除了引領聲音演員進行表演,聲音導演也需緊盯後期的混音品質管控。
除了引領聲音演員進行表演,聲音導演也需緊盯後期的混音品質管控。

當然其中很重要一點就是挑配音員。跟拍戲很類似,依照角色去選擇適合的演員,我會事前做好功課,細心挑選個性本質適合的配音員,並交給客戶審核。

再來就是溝通的技巧,要怎麼去跟客戶溝通、跟配音員溝通,你要怎麼跟自己的老闆溝通、跟錄音師溝通,溝通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問:挑選配音員這部分,有什麼原則或方式?

答:我只要聲音適合,你的演技適合,還有你能夠達到我要的要求,基本上客戶也沒問題的話,我就會用這個配音員,不會因為他有什麼政治意識、或是一些可能跟我平常處不來啦,就不發他,不會有這種情形。通常是配音員他們自己也會選案子,有時候他會覺得這個案子可能CP值沒那麼高,他可能就不一定會來,這都有可能,所以其實一切都是溝通啦!

通常挑選配音員還是會有一個既定的概念。例如說,可能十歲、十來歲的小男孩,通常來講不會找到2、30歲的男生去配,通常不會這樣子,因為你聲線就不適合嘛!其實一般觀眾朋友們只要稍微有在研究戲劇,大概都會有概念,可能胖胖的角色,就會給他圓圓的聲音,有的時候會有這種很既定的印象,我們會有一個基本的準則。

可是我的領班方式來講,我們會比較講求貼近、講求真實,所以如果在時間許可的狀況下,不管是卡通也好,或者是真人戲劇也好,我會盡量傾向什麼樣的年齡去配什麼樣的角色。

例如說今天有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或小男孩,我就會去找十歲的小男孩、小女孩來配;如果年紀大的,例如說可能70歲的老太太,我就不會找30幾歲的配音員去裝成70歲的聲音,我會盡量去避免這個狀況。因為我們想要講求真實感,觀眾其實也不是傻瓜,他們是聽得出來的。

這是我對自己的基本要求,愈真實愈好。

問:配音員在配音上可能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有遇過想法差異比較大的嗎?

答:彼此差異很大倒是還好,因為我覺得配音員不管是前輩也好,或是新人也好,基本上都還滿尊重領班(聲音導演)的,所以這方面我也滿感謝,台灣配音員其實很專業,比較不會讓我們領班、或是讓錄音室受到太多的刁難,所以其實只要溝通的話,一般來講都還好。

問:配音員狀況不佳的狀況多嗎?

答:我覺得基本上狀況不佳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因為配音員他就是人,他不是機器。由於我自己也配音,所以基本上都能掌握住大家的精神狀況或是情緒,就像是心中有個隱形的量表一樣,配音員一到現場,我就能大約有個底。

我曾經遇過配音員情緒失控,是因為他自己某些個人因素的問題,可能在錄音室情緒失控;這個時候我們就必須先停機,先暫停錄音。因為畢竟我們也不可能像壓榨工人那樣去壓榨配音員,有時候就是去關懷,想辦法把他(的情緒)給抒解掉,再來工作,這是我能夠做得到的。

所以我在工作有很大一部份是在跟配音員溝通,可能會花半個小時在處理他的精神狀況、他的情緒狀況;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才是在教戲,以及錄音。不影響進度的情形下,我會盡可能讓配音員有休息的時間。

我覺得就是耐心吧!因為人跟人之間那個情緒交流是感覺的出來的。假設說,我們今天領班方式是非常不客氣的,是像獨裁者一樣的指導方式,其實配音員聽到他是會緊縮的。例如說我要求你「這個應該怎麼做」、「那邊應該怎麼做」,那個語氣一出來,其實配音員都會縮起來,他感覺的到。

聲導要觀察配音員當天的狀況,如果狀況不佳就要適時關懷;有效溝通可以讓工作進行更順利。
聲導要觀察配音員當天的狀況,如果狀況不佳就要適時關懷;有效溝通可以讓工作進行更順利。

配音員有時太匠氣 藝人配音反而自然

問:錄製一個小時的劇集,整個錄音工作完成要花多少時間?

答:我們算卡通好了,兩集各30分鐘卡通的量,配音員大概是六個到七個,好一點的可以到八個九個,都有可能,我大概要......一個配音員可能要抓兩個小時的時間。

問:光一個小時可能就要配一整天?

答:對,我們這一家錄音室比較不是屬於速食型,所以就算是一般費用最低的日本卡通來講好了,我們也會做得滿精細,包括背景的雜聲都不是隨便鋪的。我們自己培養了一個很專業的雜聲班,很多配音同學都會來幫我們做雜聲班,我們會好好的去錄每一個有開嘴的角色,所以是還滿細緻的。

問:美式卡通跟日式卡通在配音上有沒有不同?

答:我們做很多日卡跟美卡,我自己會覺得比較喜歡美卡。因為美式卡通節奏很明朗、很快,講話比較口語;然後因為它速度很快,所以可以改變的地方多,配起來比較自由、比較奔放一點,我會為它設計比較好玩的節奏。

我比較不習慣日卡的節奏,因為日本卡通它會有一個日本人的講話習慣,是我比較沒有辦法去進入的。例如說他們會必恭必敬的「はい(是的)」,類似像這樣的節奏我自己會覺得不習慣,當換成中文時,我就會很違和;但只要做到日卡我還是很開心的。

問:有些配音工作也會邀請明星藝人來做配音,跟專業的配音員相比會覺得有什麼不同嗎?

答:我合作的幾個藝人來講,我會覺得他們還給我滿大的衝擊。他們其實非常敬業,而且他們的戲都還滿好的,只要我們稍微調整一下,其實他們都能在聲音演繹上有很專業的表現,相當自然。有些反而是我們配音員要學習的,因為我們有很多習慣的......你要說「匠氣」也好,有習慣的走法,沒有辦法像他們一樣自然。

我之前在做《妖怪手錶》電影版的時候,跟許傑輝還有王大陸合作過。輝哥不用講了,他本身戲劇底子非常的雄厚,所以我從他身上學了好多東西。

然而當時王大陸算是剛竄紅的一個新人,我們原本沒有預期到他會多麼令人驚艷;但是到最後......我發現他的聲音出乎意料的紮實,而且我滿喜歡他的表演。我也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用功的藝人,那個時候合作我發現,他一直要拚盡全力去吼,但是他從來不抱怨,這部分我覺得對他很佩服。

我也跟瑤瑤(郭書瑤)合作過,非常敬業,我們會給她一些功課,讓她先回去練習;她是真的有做功課。

《妖怪手錶》電影版曾邀請許傑輝與王大陸擔綱幕後配音,由郭霖擔任聲導工作。(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妖怪手錶》電影版曾邀請許傑輝與王大陸擔綱幕後配音,由郭霖擔任聲導工作。(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聲音導演郭霖專訪】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