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文凱    攝影|楊子磊    影音∣曾海芬、蔡宗儒 

30歲,而立之年,郭霖邁向了人生的轉折。

在高雄長大的他,跟多數年輕人一樣,國中時也愛看漫畫、動畫;像是熱門的《夢幻遊戲》、《城市獵人》,或是當時剛推出的《名偵探柯南》,都是他喜愛的作品。他還與一群同好組了校外配音社,錄製許多自行從動漫改編的廣播劇,投稿到電台。

然而對那時的郭霖來說,配音員是個難以實現的夢想;「學配音一定要上台北發展,當時家境也不那麼好,考量之下,還是乖乖留在高雄工作。」

16、17歲,許多孩子還懵懵懂懂,郭霖已經開始打工人生,「賣臭豆腐啦、或者是賣飲料啦,還是漫畫王的,什麼都做過。」之後還做了八年的超商員工,一路做到副店長,半工半讀唸完大學;隨即又進入公關公司,成為專案經理。

工作看似步上軌道,但他並沒忘懷最愛,「心裡始終有個配音的小小火苗。」

「邁入三字頭之後,不想人生就這麼浪費了。」就這樣一個念頭,郭霖心一橫,放下做了近五年的專案經理工作,決定離開家鄉、遠赴台北逐夢;他想成為聲優,一圓年少時的夢想。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展現狼性 一入行就坐領班台

跟大多配音員入行的途徑類似,郭霖也是從進入配音訓練班開始。「配音班其實有點像入門、敲門磚的感覺,去認識一些老師啦、前輩啦,或是同儕,大家一起有興趣往配音界發展。」

然而在養成上,「必須感謝我的師父們大膽,跟一般配音員養成不太一樣。」郭霖說明,一般配音員可能要經過一段「跟班」的階段,熬很久才有機會錄一些雜角;「但我算很Lucky,一開始就是走領班(聲音導演)的路線。」

來台北三、四個月後,郭霖就遇到了老師孫若瑜。孫若瑜是業界資歷顯赫的配音員,作品橫跨戲劇、動畫,先生陳國偉則是資深錄音師,也是一間錄音室的老闆。「我剛開始入行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是某種狼性吧!」畢竟是中年轉業,郭霖肯拚、肯學的態度,很快就讓兩位老師注意到;也給他機會進入錄音室工作,不到半年,就領了第一部戲。

郭霖還是配音界菜鳥時,就被推上領班台,肯拚肯學讓他快速累積經驗。
郭霖還是配音界菜鳥時,就被推上領班台,肯拚肯學讓他快速累積經驗。

「當然一開始是什麼都不懂。」菜鳥就上領班台,郭霖自承當時配音經驗不足,要引領配音員的確是個難題。「要去領班你自己要先懂怎麼配音、怎麼講話,」除了持續做一些配音工作外,他也會善用領班的機會,去默默觀察每一位配音員的講話方式,從前輩身上學習。

過去豐富的工作經歷,在這時候也派上用場。郭霖笑稱聲音導演其實跟超商店員類似,「什麼都要會做」;翻譯、改稿、選擇配音員、後製混音,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好,「超商是我學會化繁為簡的一個練功場所。」而在擔任專案經理時,行銷、開會、辦活動,他也是無所不包;加上常常要與政府單位或包商溝通,「有一些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技巧,就是那個時候磨練出來。」

「所以像我們在當領班的時候,就可以一方面對客戶能講出一些好像很得體的話,一方面對配音員也能夠照顧得好好地。」

七年過去了,現在的郭霖不只是配音員,也是一位能獨當一面的聲音導演。逐夢之途雖然看似一帆風順,但他也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我不是學戲劇出身的,所以在懂戲這方面,其實我花了很大的心力去處理這件事情。」現在他會去上一些表演課,持續進修;另外也去參加劇團的演出,藉此培養更多戲感。

一直以來,郭霖都戰戰兢兢的做好每一部作品;精進自己,也是對自己負責,「還能做的一天,就努力做吧!」

繞了一大圈後,當初那個熱血自製廣播劇的大男孩,總算走回他原本計畫的道路上了。

對配音員來說,戲感很重要。郭霖在工作之餘也花很多時間上表演課、參加劇團。
對配音員來說,戲感很重要。郭霖在工作之餘也花很多時間上表演課、參加劇團。

【聲音導演郭霖專訪】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