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05.23 16:58

【障礙者情欲故事一】冒險 初嘗禁果滋味

攝影|賴智揚 楊子磊    特約記者|陳函謙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小晴說:「繩子帶給我一種像是擁抱的安全感,讓我內心的情欲小宇宙大激發。」
小晴說:「繩子帶給我一種像是擁抱的安全感,讓我內心的情欲小宇宙大激發。」

親密感與性是人類基本需求,牽涉了自我認同、心理健康及人格發展。但多數障礙者的感情及性生活並不順利,家人關心的是就學、就業、照護等直接議題,「不做愛又不會死」,但少了愛與性,生命豈不乾枯?連自慰都辦不到的重障者,該何去何從?

我們採訪了3位不同年齡、性別和性傾向的障礙者,聽他們分享性的美好或挫敗,那是對親密關係的追求與渴望;不論身體是何樣貌,被愛、被接納與被了解的期待,並無分別。

小晴 23歲 學生 高雄市

早產造成腦傷,小晴(化名)無法控制身體肌肉,生活需仰賴他人協助,再熱的天都得穿著厚重護具以支撐脊椎。身體受限,小晴更渴望擺脫束縛:「以前在爸媽的保護下…活的都不是自己…我活在別人的期待下…框架背在身上實在很重。」她說話時無法順利換氣,加上不由自主的仰頭揮手,雖然話題是充滿綺思的性愛,仍帶艱辛之感。

小晴最早的性啟蒙,是父母半夜做愛畫面:「國中時,我被聲音吵醒,轉過頭去,看到他們2個脫光光…他們就很緊張,趕快把褲子穿一穿、衣服穿一穿…」大考前,小晴備感煩躁:「我要考試,就很生氣…我就罵他們狗男女…之類的,覺得那件事很噁心。」父母的回應是:「我們是夫妻,這樣很正常。」

因為身體的障礙,小晴一度以為只有拚出好成績,才會被別人接納。
因為身體的障礙,小晴一度以為只有拚出好成績,才會被別人接納。

 

嘗試自慰 繩縛受震撼

日常生活中,母親少有笑容及讚美,對小晴的學業嚴格要求,只盼她將來自力更生,其餘皆不重要:「我跟爸媽講,那個誰誰誰好帥…我現在跟誰誰誰曖昧…他們就說,妳不要再發花痴了。」小晴試探著告知自己對男女都有興趣,父母無甚反應,「他們覺得…我喜歡誰就去喜歡…反正沒差,也不會發生什麼事。」

上大學後小晴努力參加社團、交朋友,逐漸擺脫對父母的依賴。去年,她向同學吐露想看A片、想嘗試自慰,一女一男兩同學自告奮勇帶她去摩鐵圓夢,「我自己手沒辦法…朋友用手抹潤滑液幫我在陰蒂上震動…還用了跳蛋…感覺很新奇。」

小晴因腦傷影響,說話時不受控地仰頭揮手,十分吃力。
小晴因腦傷影響,說話時不受控地仰頭揮手,十分吃力。

她鼓起勇氣再參加繩縛活動,更受震撼:「繩縛師拿起繩子的樣子好帥…繩子和肌膚接觸時會擦出一些火花…好舒服好享受…」雖沒有插入性交,小晴一樣體驗了性高潮,她少曬太陽的白淨臉龐脹紅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到了…應該是有。」性解放也帶來了心靈的解放:「現在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人…一個完整的個體。」

 

上街遊行 高喊性解放

不料活動結束,繩縛師疏忽未扣妥小晴胸罩背扣,父母發現後近乎崩潰。「我爸一直逼問我那人是誰,說要去找他算帳…我媽一臉嚴肅,說妳那個(處女膜)該不會被人家弄破了…」父母撂下狠話,若小晴真的與人發生性關係:「他們就要把我趕出家門…把我送到男的那邊去。」

小晴不敢再挑戰父母底限。5月初,義工組織「手天使」上街遊行高喊性解放,腦麻博士孫嘉梁裸身捆綁棉繩象徵受困,小晴也央求夥伴替她捆上紅繩,小聲地說:「我爸媽最排斥這個(指繩縛)。」小晴勇敢地在胸前貼上姓名,跟著隊伍沿街大喊:「我是人,我想做愛!」但是受訪時,她仍再三要求寫得隱晦些,「畢竟我還要靠爸媽吃飯一陣子…還是要顧慮他們的感受。」

一群障礙者於5月初走上街頭,疾呼他們的性需求常遭忽略,甚至被認為不配享有性生活。
一群障礙者於5月初走上街頭,疾呼他們的性需求常遭忽略,甚至被認為不配享有性生活。

採訪結束,小晴口中強勢的媽媽來接她。年近50的母親克制了不自在的情緒,向我們微笑打招呼,刻意不問採訪什麼主題,推著輪椅匆匆離去。努力試著擺脫框架的,其實不只小晴一人啊。

更新時間|2018.12.22 15: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