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05.28 10:56

熱愛生命到極致 不為多活一天吃保健食品

【樂天科學家專訪之三】

文|黃文鉅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墜谷歷劫歸來的李家維,暢談生死交關的32小時,沒有愁容,反而笑嘻嘻地慶幸自己還能夠活著,欣賞漂亮的宇宙萬物,做自己開心的事。
墜谷歷劫歸來的李家維,暢談生死交關的32小時,沒有愁容,反而笑嘻嘻地慶幸自己還能夠活著,欣賞漂亮的宇宙萬物,做自己開心的事。

2002年,李家維二度接任科博館館長,同時接下《科學人》總編輯。另一方面,為了跟物種滅絕的速度賽跑,他在人前總是心急火燎呼籲:「今天不保育,明天會後悔。」聊到「幾乎註定崩解」的生態系,他微笑瞬間凋萎:「光靠植物沒有用,還需要微生物、真菌、昆蟲、鳥類、蚯蚓等一起匯聚。如何復原崩壞的自然界,哪些生物要何時進去,誰先誰後,每次要多少量,我們目前還沒有這些知識啊!我必須坦白說,很不樂觀,但為什麼還要做?因為不做的話,了無希望。」

2007年,他鼓吹「酒肉朋友」辜成允投資位於屏東縣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號稱植物界諾亞方舟,館藏已累積31840種熱帶與亞熱帶植物,蘭科、鳳梨科、秋海棠科及蕨類收藏量,堪稱世界之最。另於2013,開啟雉科鳥類、龜類保種計畫。

2009年,他發起「屏北小清華計畫」,在莫拉克風災區打造原住民專班,辜成允樂捐1000萬元;2016年,清大發起「未來地球生態學程」,辜又響應500萬元。李家維一度仗義直言水泥開發之惡,身為台泥董事的辜非但不生氣,反而說:「請告訴我怎麼做得更好。」

辜成允(右)生前與李家維(左)是患難之交,2人臭味相投,都喜愛園藝,對於李家維念茲在茲的生態保育,始終義氣相挺。(台泥提供)
辜成允(右)生前與李家維(左)是患難之交,2人臭味相投,都喜愛園藝,對於李家維念茲在茲的生態保育,始終義氣相挺。(台泥提供)

去年,保種中心又推動「百種興盛允萌行動」,號召企業界認養,結合保育及商業。今年,台中市將推動「世界花卉博覽會」,他義正嚴辭向市長林佳龍請命,保育岌岌可危的「大肚山威靈仙」。花開花落終有時,萬物不免成住壞空,但仍須奮力一搏。

如何看待人類在生態系的位置?「地球有46億年的歷程,將近40億年前,地球上開始演化出生命。今天活在地球的生命,只占所有曾經存活過的生命裡非常小一部分,人類也是如此啊,2、30萬年前演化出來,雖然從沒有這麼多個體存活過,但這段期間活過的人,遠大於現在活著的無數人。人生就是有終點嘛,想用什麼方式過日子,是每個人的選項。」

不要懷疑,眼前的蛇頸龍化石是李家維的個人收藏,重點是,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不要懷疑,眼前的蛇頸龍化石是李家維的個人收藏,重點是,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科學家選擇了樂天知命,不傷春悲秋。父親62歲因心肌梗塞猝死。86歲的老母親,與他早已不諱言後事。老婆、二哥幾年前罹癌末期,他發起「生前追悼會」,所謂人生別無所求,無非樂活善終。回憶去年初,老友辜成允意外跌死了,自己3年多前也差一點因心肌梗塞死去,急救後裝上支架才活過來。

這次墜谷,是第二次逃出鬼門關,內心可有憂患?白髮叢生的他,推了推眼鏡,淡定笑說:「我對生命有無比的熱愛,我要賴活到極致,不過倒不會為了多活一天,去吃藥保健什麼的。生命永遠不夠用,能做開心的事,看漂亮的萬物,就夠了。」他露出孩子氣的眼睛,骨碌碌轉動著,彷彿三稜鏡互相折射,萬事萬物原來都是千般有趣、萬般可觀。

更新時間|2018.05.28 10: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