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的政治大戲,對朝鮮半島的和平能帶來多少進展,目前仍沒有人可以打包票。不過,支持川普該拿諾貝爾和平獎的聲浪已經開始出現。

今年四月,美國總統川普在密西根一場募款造勢大會上,談到如何斡旋南北韓和平。擠滿體育場約三萬名川普支持者隨著高喊「諾貝爾!諾貝爾!」。

支持群眾鼓譟高喊「諾貝爾!諾貝爾!」川普喜不自勝地說「真是太好了,謝謝」「諾貝爾,哈哈」。

輕易就從口中說出「烈焰和怒火」,威脅恐嚇敵人毫不遲疑的川普,和諾貝爾和平獎實在很難聯想在一起。

《滾石》雜誌以帶著嘲諷的語氣說:「和其他與川普相關的大部分事情一樣,推動川普爭取和平獎最先也是從騙局開始。」負責頒發和平獎的諾貝爾委員會宣布,今年兩度有人假造提名川普角逐和平獎的申請(造假者的身分與目的至今成謎)。挪威警方甚至透過FBI協助調查,但最終一無所獲。同樣造假的事件,去年也曾發生過一次。

十八位美國眾議員聯名支持川普提名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twitter)

不過,在川金會準備就緒之際,「正版」的提名申請終於出爐。十八位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共同提出申請,為川普「持續不懈為世界和平的努力」爭取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幾星期之後,又有七名美國州長跟進聯署。

包括南韓總統文在寅和英國外相強森都表態大力支持。甚至對川普多所批評的前美國總統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卡特也認為,如果川普真的能促成與金正恩會面,終結朝鮮半島戰爭狀態,自然應該獲獎。

川普說「大家都覺得」我該拿諾貝爾奬。

川普被問到自己該不該得獎,他的回答沒有在客氣的:「大家都覺得應該,不過我自己不會這麼說啦」,「我真正想得的獎,是為世界拿下勝利。」

反對川普的人們當然是大不以為然,認為諾貝爾和平獎這個地位崇高的獎項,怎可頒給一個經常口出惡言、激化對立的美國總統?

不過,有些學者甚至一些過去的得獎者也不得不承認,過去其實不乏有爭議的政治人物獲獎的例子。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芮斯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說:「諾貝爾奬的影響力一部分就來自於它的爭議性。」委員會每年要從從數以百計的提名者裡,經過審核、討論、表決,選出得獎的個人或組織。「如果它是個全球有共識的獎項,這個獎就不會有今天這般的相關性和權威性。」

芮斯安德森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不願對川普的提名作任何評論,她強調委員會的甄選過程有嚴格的保密規定,所有提名人選的討論和程序都必須在獎項頒發五十年之後才可以公開。不過,她也承認,過去一些和平獎得主,他們化解衝突或是停戰的成敗和功過有爭議,有些得主也未能符合頒獎單位的高度期待,以得獎者身分進一步為推動和平努力。

過去一百多年來,諾貝爾和平獎總共發出98個年度獎項給131位得獎者,其中不乏被批評是徇私、偽善、甚至錯得離譜的決定。1973年的和平獎頒給了斡旋越南和談的季辛吉,引發兩位諾貝爾委員辭職抗議。當時美國的尼克森政府正在越南、柬埔寨、寮國燃起戰火,季辛吉獲獎引來全球的憤慨。與他一同獲獎的北越代表黎德壽則拒絕受獎,創下和平獎至今唯一先例。

前美國總統歐巴馬,當初上任不到一年就得獎,也引來不少驚呼。反對者嘲笑歐巴馬「還沒做什麼事就得獎了」。連歐巴馬本人都覺得自己的得獎理由——「為強化各民族之間國際外交與合作所做的非凡努力」——不具說服力。(不過,當時的委員會主席賈格蘭日後仍然強調,頒獎給歐巴馬是委員會「最感自豪的決定之一」。)

當然,和平獎對於一些地區的和平,帶來極大的正面助力。2016年的和平獎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形容他的得獎「猶如天賜的禮物」。在獲獎消息公布前五天,他與哥國左派游擊隊的和平協議才剛遭到國會的反對。他的獲獎讓支持和平協議的陣營大受鼓舞,最後這項協議也在國會通過。

把和平獎頒給川普,另一個可能引發討論的是,參與朝鮮半島和平談判的其他參與者該不該得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如過得獎,遠比川普或文在寅更具爭議性。不過,他絕對是這次促成南北韓和平動議不可或缺的要素。

2018年5月26日,南北韓領導人在板門店北韓側的統一閣進行了二度文金會。(東方IC)

前南韓總統金大中的「陽光政策」,促成了南北韓高峰會談,也讓他獲得了2000年諾貝爾和平獎。不過當時與他會面的北韓領袖,也就是金正恩的父親金正日,並沒有一同獲獎。當年提名金大中角逐和平獎的前東帝汶總統霍塔(José Ramos-Horta)認為,如果金正恩得到和平獎,「絕對會是個大醜聞」。但是,他也認為,光靠南韓總統文在寅一人,南北韓的和平談判也絕不可能成功。而川普「在其他方面的政策、其他方面的行動、其他方面的言論」則會讓他的和平獎充滿爭議。

把和平獎頒給川普的一個大問題,是和平獎一旦發出去,即使得獎者日後的言行作為未能符合國際間對於和平的標準,獎項也沒有撤銷或退回的先例。像是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如今她對緬甸境內羅興亞少數民族的迫害引來不少批判。或是歐盟為建構「國家間的兄弟之情」而獲獎,也沒有因為英國脫歐或會員國對難民問題出現分裂而失去得獎身分。

和平獎委員會主席芮斯安德森說:「對於和平獎得主們在獲獎之後的作為,我們沒辦法負責任。」「我相信和平獎的權威性,你得到和平獎就永遠要接受大眾的檢視,必須回應大眾對你行為的要求。」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Rolling Stone, Telegraph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