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eepTech深科技    攝影|DeepTech深科技

美國著名線上雜誌《連線》(Wired)近日發表了一篇關於自家比特幣財富的自敘式報導。文章講述了Wired靠挖礦小富了一把而後又將這筆財富「丟」掉的經過。

根據文章,Wired使用的礦機是Butterfly Labs出品並免費贈送給Wired的蝴蝶機,於2013年由Wired資深作家 Robert McMillan安裝。McMillan在將這個精緻的小機器投入使用時就表示:「作為一家媒體,一個需要我們慎重考慮的問題就是怎麼處理這個堪比印鈔機的小盒子產出的財富。」

在這裡有必要簡單溫習一下挖礦獲利的原理:與需要政府和銀行監管的法定貨幣不同,比特幣存在於一個點對點的網路中,而這個網路的監管者是運行著特殊軟體的挖礦志願者們。所有礦工每10分鐘要進行一場密碼解析競賽,完成速度最快的就能贏得12.5個新比特幣。這筆獎勵每4年會折半一次,當Wired拿到蝴蝶機時,運行速度最快的電腦能贏得25個比特幣。

隨著時間推移,這些數學題變得越來越複雜。比特幣剛誕生時,一個普通電腦就可以完成挖礦的任務,而現在則需要專門的比特幣礦機。目前存在於世的比特幣總量為1700萬個,到2140年被挖掘的比特幣將達到2100萬個。

 

Wired手中的蝴蝶機也很快被時代淘汰。在往昔的輝煌時刻,它挖出了約13個比特幣,以目前的市價來說價值10萬美金。而正如McMillan一早預料到的,該如何處置這筆財產成為了該考慮的問題,Wired的內部成員為此展開了長達數周的研討會。有些人認為該把這些錢以慈善的名義捐出去,有些人則認為該永久銷毀。不過在研討的最後,團隊達成共識:這些錢不應該被閒置,因為這關乎Wired將來該如何做關於數位貨幣的報導。

一位副編輯,Adam Rogers說:「我們應該儘快將這些比特幣折現然後捐給慈善組織,不然以後我們的每篇報導都需要提及這筆財產。」另一位高級編輯,Michael Calore也表示:「我們考慮過將這些錢捐給其他新聞機構或者設立一個獎學金,但團隊最終商量的結果是,不應該由此獲得任何形式的連帶收益,不然我們未來關於比特幣的報導都會受影響。因此,我們決定將這筆財產銷毀。」

那Wired下一步就是確保做到無痕處理,也就是不留下任何能找回這些比特幣的可能。比特幣交易需要兩把電子鑰匙,一把公開金鑰(public key,也稱公開金鑰)和專用金鑰(private key,也稱私密金鑰),兩個都是超長的數碼,比如私密金鑰就有64位。通過市場可見的公開金鑰,協力廠商可以轉比特幣給Wired,同時Wired可以通過只有自己持有的私密金鑰,來使用或交易這些貨幣。

在「扔掉」這13個比特幣的過程中,Wired確保金鑰被完全清除。一位以前協助McMillan置備蝴蝶機的技術員,Antonowicz表示:「沒人記得或刻意去背那64位元密碼。」而且,如果有人知道私密金鑰並且想動用Wired賬上的比特幣時,產生的交易是全網可見的,因此有人以此牟利的可能性很小。

在銷毀後,Wired的比特幣錢包理論上是可以通過找回存儲它的硬碟來重新得到的,不過Antonowicz表示他在幾年前就將那個硬碟粉碎了。而且,即使錢包找回來了,它也是被密碼「封印」的。協力廠商想要通過蠻力解這個密,需要試3倍于全宇宙原子數量的數位組合。由此,Wired實現了「不留後路」的目標,他們在銷毀掉硬碟的同時,也將那筆財產永久地封存於一個經64位數碼密保的檔裡。

 

相比於Wired這次「蓄意」的財產丟失,其他比特幣遺失事件就不這麼讓持有者感到舒適了。據研究機構Chainalysis估計,比特幣總數中的17-23%,相當於約278到379萬比特幣已被遺失。這其中包括比特幣創始人Satoshi Nakamoto的約一百萬比特幣(因為他一直在潛水,因此並沒「認領」這筆巨額資產)。

Chainalysis的CEO,Michael Gronager表示這個數字未來定會走低,因為即使比特幣價格波動大,市場對其潛在價值還是廣泛持有信心。他還說,即便Satoshi本人開始動用自己賬內的資產,他也不太可能一次性交易大額數量,因此對市場不會有太大影響。

比特幣的丟失有很多種成因,丟失硬體或金鑰是最常見的。比如倫敦的一位IT工程師,James Howells于2013年就因為不慎丟了自己的筆記型電腦而和自己的7500比特幣(價值約5600萬美金)說了拜拜。事後,他聲稱要花5年時間轉做垃圾場的「礦工」,就算把垃圾處理廠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那台電腦找回來。

在電腦上跑帶bug的程式,或者錯誤地運行軟體,也會導致財產丟失,不過這種情況並不常見。曾有人忘記收自己的挖礦獎勵而遺失12.5個比特幣;也有人在交易過程中誤將交易額和交易手續費顛倒,而損失了300個幣。其他諸如填錯配置位址而丟掉2600個幣的事件也時有發生。

而我們無從判斷哪些比特幣的丟失是對市場或對社會是有益的,因為有些聲稱丟掉比特幣的戶主只是在放長線釣大魚——他們仍有找回暫時遺失於茫茫幣海的自己那份的通路。這種舉措可能是為了規避一時大幅波動的價格,而等待一波市價回升。而正因為比特幣沒有一家專職的監管方,因此如何調配自己帳戶的開關,以及選擇交易的時機,都是由戶主自己決定的。

Wired在文末也表達了自家需要聘請一位元新記者的訴求,他們打趣道:「如果當時我們預見到比特幣現有的凍結到一定日期再重新啟動的功能,我們也許不會將那十幾個幣一拋了之。我們大可以將它們存到今年5月,然後折現找個新同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