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由Netflix重新打造的《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一推出就大受歡迎,鋒頭一點也不亞於2003年推出的原版節目,因此不僅火速開拍了第2季鎖定6月15日上架,還安排了遠在澳洲出外景的「酷男5人組」(Fab 5)接受越洋電話訪問。

《酷男的異想世界》第2季會有更多的改造對象,包括跨性別者。(Netflix)

正在澳洲亞斯鎮(Yass)宣傳,還一邊挑戰替小鎮居民改頭換面的「酷男5人組」,回顧當初是怎麼成軍的。時尚達人譚:「美髮師強納森跟文化專家卡拉莫是經紀人推薦去試鏡的,室內設計師鮑比是朋友介紹,我則是被製作人從社群網路上選出來的。」前後只花了3天,就敲定了「酷男5人組」的成員。他還提到對原版節目的想法,「在15年前,這算是空前的舉動,他們在節目上開啟了很多以前無法討論的話題,非常有啟發代表性。」不過他也說,喜歡新版做的內容。

在節目上,他們每一集都要改造一位當事人,也就是他們口中的「英雄」(Hero),反而很少提到自己。廚師安東尼說:「我很少在節目上談到自己,關於出櫃、性向這方面的問題,因為我們想讓當事人講他們的故事。」譚也這樣認為,「我們覺得與其在節目上講自己的事,不如讓每集的主角講他們的故事。當然分享個人故事是很棒的,畢竟我們5人都不一樣背景,讓大家知道敞開心胸的重要。」文化專家卡拉莫則提到,自己就是敞開心胸的受益者,大家都記得在第1季第3集,他跟白人警察在車上的那一番對話,討論了有色人種對警察的恐懼,以及警察對於有色人種的偏見,「那次是非常棒的經驗,很多人不明白有色人種的遭遇、亞裔人士的想法。大家都用刻板印象判斷對方,忽略了『愛』,應該去瞭解、認識不同的人,大家都抱怨『沒人要認識我。』」

卡拉莫(右)在第1季第8集抱著緊緊的消防員,很可惜,他們在節目後沒有更多的發展。(Netflix)

《酷男的異想世界》在Netflix全球同步推出,譚說這樣的播出方式很重要,「在2018年,應該有節目可以代表更多不同的群體。」卡拉莫則說,就是因為有太多人都不明白不同族群的文化,「透過節目可以讓大家知道彼此,不只是認識同志、有色人種,也可以觀察到我們是如何看待這世界。」

至於第2季會有哪些更精采的故事?室內設計師鮑比笑說還不能透露太多,卡拉莫則搶答這次會有更多改造的對象,不只侷限在男性或同志,「第2季擴大到女性、跨性別者,更能理解大家的不同,第2季還有一集是幫某人替他女友求婚。我們做的是支持他們、傾聽他們,用愛連結每一個人。」也因為觸及到更多的當事人,他們也在學習,譚就說本來自己並不瞭解跨性別族群,「但我願意去學。」也希望可以開啟社會大眾,對於跨性別的話題。

《酷男的異想世界》第2季會有更多的改造對象,包括跨性別者。(Netflix)

他們也應東南亞媒體的要求,對LGBTQ族群喊話,就是不要懷疑對自己的信心、對自己永遠要有愛。美髮師強納森說:「我想所謂的自信是建立在每一天,可能你起床或睡前給自己打氣。身為同志的確是需要常常給自己打氣,保持正向,因為唯有你對自己產生信心,別人怎麼都奪不走。」他說即使人們排擠你,「也要愛你原本的樣子,相信自己。」就算是碰到教會的打壓,廚師安東尼說信仰是很私人的,不要因此退卻,「我的父母很開明,對我有無私的愛。」所以從未否定自己。室內設計師鮑比則提到電影《豔倒群芳》,這部片有3位信心滿滿的變裝皇后,「他們充滿了自信,這是我每次覺得沮喪時都會看的電影,幫助我重新相信自己。」

最後還是要問一下八卦,第1季第4集的同志AJ,現在已經跟男友結婚、搬出去住了。「酷男5人組」說非常替他開心,因為AJ終於展開了新生活。至於卡拉莫在第1季第8集死命抱著的那位消防員,他們後來有什麼進展嗎?「他很棒,只是他是直男、我是同志,所以我們現在只是社群上的朋友。」連電話都沒有要到呢。

第1季第4集的同志AJ(左),經過改造後,現在已經跟男友結婚了。(Netflix)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