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熊景玉    攝影|李鍾泉    影音|甘政國

如果只說「劉佩琦」這3個字,大多人會回以黑人問號表情,但如果進一步解釋:「看過《那年花開月正圓》嗎?演孫儷爸爸的那位!」總能得到「喔~原來是他!」的反應。

今年滿60歲的劉佩琦,演過100多個角色,但最令大家熟悉且成功的,總是小人物的角色。卑微的也好、耍痞的也好、使壞的也好、安分的也好,就是傳神就是到位,當然劉佩琦也並不只甘於演小人物,演大將軍「最受傳媒關注男主角獎」照樣手到擒來。

而且,在台灣,依然有2、30個粉絲圍著,想請他合照簽名,劉佩琦,可一點也不是小人物!

1995年,2位電影公司的高層從北京開車來天津,親手將一部電影的劇本交到因椎間盤突出、在天津治療的劉佩琦手上,力邀他演出。當時劉佩琦的知名度並不高,但電影公司高層看準了他的潛質,就像劉備三顧茅廬般,將養傷的劉佩琦給請了出來。

《離開雷鋒的日子》為劉佩琦帶來兩座影帝殊榮,也令他開始走紅。(網路圖片)
《離開雷鋒的日子》為劉佩琦帶來兩座影帝殊榮,也令他開始走紅。(網路圖片)
在電影《龍之戰》中劉佩琦飾演抗法名將馮子材,儘管已經卸甲歸田,但仍有誓死為國的豪情壯志,與痞子周老四截然不同。(網路圖片)
在電影《龍之戰》中劉佩琦飾演抗法名將馮子材,儘管已經卸甲歸田,但仍有誓死為國的豪情壯志,與痞子周老四截然不同。(網路圖片)

那部片叫《離開雷鋒的日子》,不但創下3,000萬人民幣的高票房紀錄,劉佩琦也拿下包括金雞、華表獎等4個影帝,終於因此走紅。在此之前,他畢業後被刻意「發配」新疆,回到北京後窮到沒地方住,只能借助朋友家;最慘的時候連公車都坐不起,走2小時的路去別人家「蹭飯」;他常背著背包,坐在電影廠的樹蔭下等機會,結果還真給他遇上貴人,拍了第一部電影《二子開店》。這之後,劉佩琦終於正式展開了他的演藝生涯,只是龍套一跑就是6年。

這幾年劉佩琦人生中的低谷,給了他充足的演技養分,他演起小人物來特別傳神逼真,或許也與此有關:「那份辛苦、艱辛的路程,現在看起來都是一種財富。今天的甜來自不易,不能忘記過去的苦。而每一次角色的創作都要真誠面對,否則就對不起你過去吃的苦。」

劉佩琦與孫儷在《那年花開月正圓》中的對手戲十分好看,兩人吵吵鬧鬧卻也十分關心對方。(網路圖片)
劉佩琦與孫儷在《那年花開月正圓》中的對手戲十分好看,兩人吵吵鬧鬧卻也十分關心對方。(網路圖片)
《大宅門》的白三爺是台灣人認識劉佩琦之始,他將白三爺演得讓人又愛又恨,前段壞到骨子哩,最後的大義凜然將他完全洗白。(網路圖片)
《大宅門》的白三爺是台灣人認識劉佩琦之始,他將白三爺演得讓人又愛又恨,前段壞到骨子哩,最後的大義凜然將他完全洗白。(網路圖片)

不管是《大宅門》的白三爺,或是《那年花開月正圓》的周老四,這2個讓台灣人熟識劉佩琦的角色,或多或少都有著「無賴」氣質。聽到「無賴」這兩個字,劉佩琦笑了起來,「這種到處賴帳、使點壞的角色,還是需要塑造的。兩者有相通的地方,但不同的是,一個是大宅門裡的『爺』,一個是跑江湖的人,有階級、社會地位不同的本質上差別。」

演小人物,劉佩琦可說成了精,不管是卑微的、蠻橫的、耍痞的,他都信手拈來,但他特別希望他去年演出清末抗法名將馮子材的電影《龍之戰》能入圍金馬獎,讓台灣人能看見他「不小人物」的一面,「那是一個已經卸甲歸田、下野的將軍,但他收拾舊部抗法,那個風度氣質,和表演的內斂,和白三爺與周老四就完全不同。」

《那年花開月正圓》日前播映周老四領便當的劇情,到死也沒透露孫儷飾演的周瑩的真正身世。(翻攝自劉佩琦微博)

訪問劉佩琦的前2個星期,電視台播映的《那年花開月正圓》正好播出周老四領便當的劇情,到死也沒透露孫儷飾演的周瑩的真正身世。問劉佩琦:「覺得編導這樣的安排讓人遺憾嗎?」

他說,給觀眾留點遺憾更好,若一個人在駕鶴西歸時把所有想說的話都說完,對觀眾是有個完整的節點,「但我能理解編劇的用心和導演的對這個劇本的認可,我也覺得不說的好。」

年輕時劉佩琦曾經當過6年龍套,當年吃的苦他到現在仍十分珍惜,也成了他創作角色的力量與養分。

其實《那年花開月正圓》改編自真人真事,周瑩、周老四真有其人。在當初形塑角色時,劉佩琦特別去了陝西涇陽尋訪到周瑩第4代的後人,「她是個70多歲的老太太,據她的母親和外婆說,周老四本身是個護院,由於仇家一把火把東家燒了,周老四從火堆裡救出一個偏房生的女孩子,把她養大,就是周瑩。」

歷史上周瑩的身世不詳,但也流傳各種說法,劉佩琦訪問到的與google到的又不同。但真相如何,好像也不是太重要,不是因為什麼「看戲的是瘋子」,或是「認真你就輸了」,而是好看的不就是劉佩琦與孫儷的演技和互動嗎?管他們是怎樣的父女?你會為他們哭、為他們笑,為他們相愛相鬥的父女情一集集廢寢忘食追看,那就夠了,是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