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曉霞

新光金上週五 (8日)舉行股東會,會上新光金副董事長李紀珠脫稿演出,反駁她是爭薪酬要離職,是因為環境不友善才想離職,被媒體點名是因為新光金大公主、新壽副總吳欣盈所致,吳欣盈今(11)日在臉書開炮,怒批若再不澄清,「被潑到我身上的髒水即使乾了,恐怕也永遠臭了。」

吳欣盈今天在臉書上發表「我有話直說,我是吳欣盈」的全文,文中指出,沉默,不代表承認,忍耐,也終有極限。原先她還對媒體報導「兩個女人戰爭」的內容一笑置之,但這次媒體以聳動的「霸凌」為標題,並暗指與她相關,「如果我再不澄清,被潑到我身上的髒水即使乾了,恐怕也永遠臭了。」

吳欣盈說,她不解為何董事會內容會在媒體曝光,且這種選擇性報導明顯是特定人士的操作,她過去和媒體沒有淵源,也不懂議題炒作,這一年來媒體報導讓她成為「雙姝怨」的主角,她過去擔任董事,本來就基於公司職責,對專業經理人績效提要求,被扭曲成「兩個女人的戰爭」,甚至是「不友善的工作環境」。

她痛批,她卸下董事後,還有承擔管理責任,為公司績效努力向董事和主管提建言,甚至還被政治人物貼上違反公司治理的標籤,「這種積極任事的態度卻被指控為不當之干預?」「難道默不作為、粉飾太平、大和稀泥,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吳欣盈說,她在吳家出生,新光的光環對她來說,是榮耀也是無可迴避的承擔,她第一份工作在倫敦的貝萊德,還考取投資分析師執照,就是要證明自己的專業能力,她認為,做什麼,就要像什麼,她雖然必須被人拿著放大鏡檢視,但應該看到真實,「我有我的人生,我有話直說,我是吳欣盈。」

李紀珠上週五出席新光金股東會時,特別提到,她會請辭是因工作環境不友善才決定請辭,跟薪酬無關,新光金董事會也希望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可盡快改善對李紀珠不友善環境。被媒體問到是否感到委屈時,李紀珠說,她是正面思考,朋友雖然說怎麼可以忍受這麼久的言語霸凌,但為了公司大局著想,因此忍到今天。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