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修傑

隨著時代更迭,價值觀丕變,轉型正義的問題不只發生在台灣,在美國最近也有一位很多人小時候都熟悉的童書作家,因為書中帶有種族性的文字,遭到教育界的檢討。

知名童書《大草原上的小木屋》開場第一章,爸告訴一家人他決定要搬去印地安人生活的原始地帶,因為「那裡的動物不會畏懼人類,天地開闊,沒有森林。」

而且,爸說:「那裡沒有人,只有印地安人。」

就是這段暗指北美原住民「不是人」的歧視性內容,讓《小木屋》的眾多爸媽讀者之一,在1953年寫信到哈潑出版社,認為這種文字不應該出現在備受喜愛的童書系列當中。雖然出版社編輯當下立即認錯,在徵詢作者羅蘭英格斯的同意後,把原句改成了「那裡沒有屯墾居民,只有印度安人」,重新印行,但任何熟悉經典文學因時代差異而萌生爭議的讀者,都不難想像這一系列童書其實映照的是1930年代的拓荒者思維,書中到處都流露著對印地安人和黑人的貶抑心態,改掉的那一句,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

1998年,一位美洲原住民媽媽因為書中一句「這世上唯一的好印地安人,就是死掉的印地安人」弄哭在學校上課的女兒,憤而要求老師把《小木屋》從課文中刪除,引發軒然大波。不只如此,《小木屋》書中描述爸拿皮帶抽打女兒,媽說咱家女人「是體面美國人,不能做男人的工作」,還有小女兒覺得爸爸塗黑臉扮成「黑仔」(darkie)很有趣,幾乎通篇充斥在今日道德標準下顯得突兀而不得體的內容。有感於類似的衝突和爭議越來越大,美國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終於在日前投票,決定將原本的「羅蘭英格斯獎」,改名為「童書薪傳獎」。

「做出此一決定,是因為羅蘭的書中包含了刻板成見,這些成見與本協會的包容、良善、尊重、開放等核心價值有所牴觸,」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在發出的聲明稿中說:「此舉的目的,並非將羅蘭的書列為禁忌,而是鼓勵父母師長用批判角度看待書中內容,並與孩子充分討論。」

這個獎項設立於1954年,主要表彰對童書出版有貢獻者,由於首屆得主就是以《小木屋》成名的羅蘭,因此此獎便以她為名,也把《小木屋》系列推升至經典地位,成為數十年來全美各小學的必讀課文之一。而在爆發歧視爭議後,兒童圖書館協會目前也建議學校老師將原住民作家Louise Erdrich的《樺樹屋》童書系列列入教材,提供給小朋友另一種平衡的原住民觀點。

資料來源:Vox, Washington Post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