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柔瑜    攝影|林俊耀 賴智揚

蘆洲秀才厝在十年前失火,又被建商開怪手破壞,這給當時的台北縣文化局沉重打擊,曾多次宣稱要研擬保存古蹟的最好方法,但十年過去,新北市的古蹟處境依舊艱難,雖然祭出「古蹟土地容積移轉辦法」,但不少私有古蹟所有權人為了龐大土地開發的利益,仍決意賣給建商蓋大樓。

與秀才厝相距不到2公里的培蘭居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培蘭居是日據時期保正李毝獅家族的住所,大廳門口有北部少見的拱門建築,祠堂梁柱非常見方柱,而是帶有西方風格的圓柱,樹立了培蘭居在台灣建築史上的特殊地位。

培蘭居正廳匾額恰是時任海山郡守李讚生所書,中西合璧風格及歷史人物真跡彰顯培蘭居的珍貴歷史地位,但多數後人無意保留,與建商簽訂合建同意書,拆除前一刻,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將它列為暫訂古蹟,但考量建築本體不完整,且所有權人強烈表達抗議,最終決議不登錄古蹟,培蘭居因而被夷為平地。

蘆洲培蘭居同樣擁有百年歷史,卻因後人無意保存而被夷為平地。(讀者提供)
蘆洲培蘭居同樣擁有百年歷史,卻因後人無意保存而被夷為平地。(讀者提供)

暫定古蹟最終無法保存,市定古蹟的命運也沒好到哪去。板橋迪毅堂創建於1873年,是林本源家族為了紀念漳泉械鬥殉職的林家大隊長徐才與多位義士,設立的祭祝廟堂,因歷史價值被列為板橋四大古廟。

新北市政府在2013年公告迪毅堂為市定古蹟,至今5年仍未對迪毅堂進行修繕,古廟至今殘破不堪,屋頂和牆壁都嚴重斑駁,多處梁柱斷裂,蜘蛛網遍布,乍看之下宛如「鬼屋」。

去年9月,因滲水導致濕氣頗重的迪毅堂竟離奇失火,放在神明桌上的金紙因不明原因燃燒,跪拜用的小拜椅和神桌皆被燒毀,也讓人懷疑老屋是否都逃不過「自燃」下場。

議員何博文多次批評文化局任珍貴資產腐舊敗壞,新北市政府才在今年編列1300萬元預算,預計明年7月完成修繕。

古蹟老宅見證時代發展,也是歷史紀錄,但在現實利益面前,文化資產卻成為廉價口號,文化部和各縣市政府應研擬完整方案,在維護所有權人的合法權益下,將祖厝劃定為古蹟,別再讓極具魅力的老宅消失得莫名其妙。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