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昭濱    攝影|林俊耀    繪圖|王聖光、楊茜婷、欒昀茜 

曾任國道某大隊前刑事組組長「黑仔」則是在2003年認識H女,當年的H女才34歲,頗具姿色,講話又會撒嬌,所以已婚的黑仔很快就暈頭轉向,二人關係後來逐漸變成婚外情,交往了1年多。

「這一年當中我每個月都會給她生活費,但後來發現她需索無度,我甚至貸款給她花用。」黑仔說,他實在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於是向H女提出分手,誰知H女開始變臉,竟然開口要黑仔給她100萬元才願意分手。

H女常與國道官警有鹹濕對話,一旦對方向她討錢,H女就截圖檢舉告性騷。
H女常與國道官警有鹹濕對話,一旦對方向她討錢,H女就截圖檢舉告性騷。

黑仔說,他根本沒能力給H女100萬元,結果H女竟然主動向國道警察局檢舉並坦承與黑仔婚外情,而國道警方調查後屬實,黑仔也因此遭記過,後來自覺顏面無光,自行請調離開國道警察系統。

當事人飛哥敘述H女當時跟他借錢不還,還檢舉他的經過。
當事人飛哥敘述H女當時跟他借錢不還,還檢舉他的經過。
當事人飛哥敘述H女當時跟他借錢不還,還檢舉他的經過。
當事人飛哥敘述H女當時跟他借錢不還,還檢舉他的經過。
H女雖年近半百,但在國道官警眼中,仍是美人胚子。(當事人已變裝處理,翻攝H女臉書)
H女雖年近半百,但在國道官警眼中,仍是美人胚子。(當事人已變裝處理,翻攝H女臉書)

督察人員回憶,黑仔算是有受到「重傷」,當時也有同事建議黑仔請老婆出面反控H女妨害家庭,但黑仔深怕此事被老婆發現,完全不敢反擊,結果這件事在單位上被當成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黑仔自覺顏面無光,後來也請調離開熟悉的國道警察系統,改至地方分局服務,可謂「人財兩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