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今年台北電影節邀請了多部東南亞短片前來參展,其中來自泰國的索拉育帕巴潘(Sorayos Prapapan),他的短片專題收錄了5部得獎短片,以憤青的方式來嘲諷時事,他的路見不平,不是拔刀相助,而是以調侃的方式,讓你一笑,但這笑真的算不上是開心的笑。而另一個帶來短片《愛在煙縷相遇時》的泰國導演沃拉共魯泰凡尼切古(Vorakorn Ruetaivanichkul),他大方說自己是同志,這部片想說的,也是同志就如一般人一樣生活,不需要有特別搞笑,或比異性戀有更多的性生活。

索拉育帕巴潘的《泰國大媽去影展》《油線胖小子》,諷刺泰國時事,從政變到徵兵制,泰國目前是軍事政府,言論相對緊縮,問他這樣拍片不危險嗎?他笑說看短片的人口不多,而且他還能坐在這裡,那應該就不算太危險。

2人都說,在泰國拍短片,最難的部分就是找資金,索拉育更直言,「泰國沒有短片的市場,這個市場是失敗的。」甚至他自己的父母都是因為兒子在拍短片,才知道短片是怎麼一回事。幸好他短片常得獎,所以長片在找資金時也比較容易。

而沃拉共的《愛在煙縷相遇時》,說的是一個剛進社會的上班族與一個資優生在圖書館相遇,2人相約下午,一個請假,一個繼續翹課去遊盪。學生向上班族坦白自己是gay,2人抱抱談心,卻沒有上床。電影相當溫暖自然。這部片雖然有泰國True公司投資,但沃拉共坦言資金也有限。

《愛在煙縷相遇時》是部溫暖的LGBT片。(台北電影節提供)
《愛在煙縷相遇時》是部溫暖的LGBT片。(台北電影節提供)

問沃拉共說,為什麼沒有床戲?他回答,這算是沒有拍出來的背景故事,是其中1人是HIV帶原者。泰國電影裡不管是第3性或是同性戀,常常都是搞笑的或性愛豐富的,他想呈現同性戀就是一般人而已,很多元,而故事裡的主角,1個是寂寞的人,1個是心裡缺了什麼的人,他們在短暫的相遇中覺得投緣,在對方身上看到一點希望。而他也用比較長的鏡頭來鋪陳這部電影,讓主角的感情不是一下子的稍縱即逝。

不過,參加泰國新政黨,關心社會議題的他,接下來的長片會比較跟自己的生活切割開來,會是比較與社會福利相關的。要怎麼把一個議題拍得不難,而且讓一般人都能接受,對他來說,才是接下來的挑戰。

索拉育帕巴潘大學念電影,看但畢業後做7年音效相關工作,覺得自己說故事的能力成熟了,才開始拍電影,第1部短片《別讓太太不開心》說的是泰國東北到曼谷幫傭的人,常面臨到的階級處境,他說這個故事是以他的親身經驗出發,家裡曾有幫傭,他看到母親的態度,也反省自己偶爾會有的態度。而他的新作就與收音有關,其中1段泰國國旗揮起來是沒聲音的,美國國旗揮起來就颯颯作響,他笑,美國就是很有權力的國家啊,波士頓發生爆炸案,全世界都會知道,但泰國南部發生爆炸,卻沒有人會知道。

《油線胖小子》出自索拉育自己的親身經驗。(台北電影節提供)
《油線胖小子》出自索拉育自己的親身經驗。(台北電影節提供)
《大收音師》有場戲是音效師以香腸模擬口交的音效。(台北電影節提供)
《大收音師》有場戲是音效師以香腸模擬口交的音效。(台北電影節提供)

索拉育帕巴潘因為自己胖,所以心有所感拍了《油線胖小子》,看起來有點憊懶的他其實頗關注台灣電影,去年看了《大佛普拉斯》《再見瓦城》《日常對話》都很喜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