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你知道什麼是「災難記者」嗎?來自紐西蘭的大衛范爾瑞(David Farrier)完全超越了這個名號,應該叫做「災難磁場」。在2016年,他的紀錄片《搔癢競賽》(Tickled)意外在日舞影展引爆話題,因為片中的當事人出現在影展,抗議電影所言不實。

推薦給:
  • 已經厭倦千篇一律的旅遊節目,嘻嘻哈哈就到此一遊,想要來點刺激的。
  • 每次旅遊就會出包、丟包的人,不如來看看何謂正宗「災難之旅」吧。

這部片的起因非常荒唐,大衛范爾瑞本來負責介紹網路上各種古怪事物的新聞,某天在YouTube發現了「忍耐搔癢不會笑」的影片,追查後發現原來世上還有「忍耐搔癢不會笑」的競賽,只是這個主辦單位相當凶悍,寫信臭罵又拒絕了大衛的採訪,激起了他的好奇。不只如此,主辦單位乾脆派人飛來紐西蘭,叫他不要管。所以大衛就乾脆飛去美國,一路追著不想曝光的主辦單位,還採訪了一些「前」參賽者,追查出一個超級大的陰謀。

《搔癢競賽》在2017年還推出「續集」,不過這回只有在YouTube曝光,是一個20分鐘的短片版。告訴大家第一集放映時,究竟氣呼呼的主辦單位跟當事人,怎麼一路糾纏他們到各個影展的映後訪問,在整間戲院的觀眾面前「你來我往」。

顯然大衛范爾瑞有內建「自找麻煩」的基因,在《搔癢競賽》事件落幕後,他跟Netflix合作,推出了《黑色旅人》(Dark Tourist)。這個節目顧名思義,就是要去一些有危險、鬼城、禁地、還有古怪風俗的地方。想也知道,去這些地方都會有各式各樣的危險,甚至有生命危險。不過在歐美,所謂的「黑色旅遊」已經成為一種風潮,大家就是想不開、找刺激,專門去這些怪怪的場所。

然而跟近年喜歡博取點閱率的YouTuber相比,《黑色旅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大衛范爾瑞都是報名當地真正的旅行團,他不是自己故意拿著相機然後去到處亂闖。也就是說,假使你感興趣的話,你真的可以透過網路找到這些「玩命之旅」,像他一樣玩一回,但你的命有沒有那麼大,就是你的問題。

大衛范爾瑞顯然相當著迷「鬼城」,也就是所謂空無一人的地方,這些地方往往比真正鬧鬼的鬼屋還要嚇人,因為你忍不住會聯想到當初到底人怎麼會瞬間就撤退,特別是那些有幅射線的地方。他在日本就跑去因福島核電廠受輻射汙染而關閉的區域,一路走到最前線,看到城鎮完全沒人,只留下散落一地的物品。但那些看似無害的室內各種場所,其實是最危險的,因為這些室內空間沒有被雨水洗刷過,所以灰塵上頭的輻射劑量遠比戶外還要高出許多。當然他也造訪了日本政府准許大眾造訪的前線,也就是重新開放的「安全區域」。雖說這些地方是日本政府評估過已經沒有危險,但在大衛的採訪下,卻跑出很多無法解釋的「人工居民」「樣板」,讓人毛到最高點。像是有間「奶奶餐廳」,是許多高齡奶奶經營的食堂,但這些阿嬤沒有一個是住在當地,所以她們是誰找來這地方上班的?還有,食堂裡頭的食材又是從哪來的?從汙染地嗎?

大衛范爾瑞很喜歡「鬼城」,因為各種人工因素導致空空如也的棄城,這裡就是著名的端島(軍艦島)(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大衛范爾瑞很喜歡「鬼城」,因為各種人工因素導致空空如也的棄城,這裡就是著名的端島(軍艦島)(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然後他又跑去中亞地區,也就是30年前蘇聯專門拿來測試核子武器的地方,現在的哈薩克(Kazakhstan)境內。這個地方一片平坦、滿地碧綠,地表上有好些水坑。但這些水坑就是以前核爆測試後留下來的大坑洞,時間久了變成水塘,搞不清楚的人如果跳下去玩,大概就是在輻射水玩一趟。結果大衛不僅吃了從裡頭捕捉到的魚,還下水玩了一趟。可是這還不是最猛的,因為哈薩克有一間孤兒院,專門收留在核武測試地附近遭受汙染的兒童。你想事隔30年,核爆後的汙染早掰了吧?結果不是,鏡頭拍到的孤兒好像被修圖軟體修壞的,他們的腦袋比例大到有些「不一樣」,然後你就會覺得「以核養綠」真的是最高級的幹話。因為在這裡,核爆測試後真的留下一大堆綠地,可是卻挺幹的。

不說你不知道哈薩克境內曾有一處地方,是蘇聯拿來做各種核爆測試的空地,現在這裡只剩下一片綠意,以及觀察核爆的廢棄水泥建築。(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不說你不知道哈薩克境內曾有一處地方,是蘇聯拿來做各種核爆測試的空地,現在這裡只剩下一片綠意,以及觀察核爆的廢棄水泥建築。(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當然大衛范爾瑞也會追著一些狂人的後代、後遺症到處跑,在哥倫比亞他採訪了影集《毒梟》主角身邊的殺手,重新回味了毒梟巴布羅艾斯科巴的各種豐功偉業與腥風血雨。你看影集的時候不會覺得這些有多誇張,但是透過大衛的鏡頭就覺得這些實在是太誇張到不行。在美國德州達拉斯,有導遊帶著你重走一次總統甘乃迪當年被刺殺的行車路線,警覺到原來歷史可以讓人親自感受一次。或者在日本的「自殺森林」青木原一片樹海裡頭,走在林間卻感覺有些怪怪的。

大衛范爾瑞造訪日本的機器人旅館。(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大衛范爾瑞造訪日本的機器人旅館。(翻攝大衛范爾瑞臉書)

節目裡頭土庫曼(Turkmenistan)的遊歷堪稱是最詭異的,因為這裡被形容為「北韓與拉斯維加斯」的混合體。也就是說,建築不輸給杜拜的誇張華麗,但這裡的統治者卻是個獨裁者。大衛走進了一座白色大理石打造的「體育園區」,卻看不到半個當地人,鋪好的柏油馬路又寬又直,就是毫無人煙,讓我對這裡的歷史上了一課。

總之《黑色旅人》這節目的可看性很高,大部分人應該這輩子也沒膽量可以去這些禁地遊歷,感謝大衛范爾瑞自我犧牲讓大家開了眼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