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永鍇    攝影|蕭志傑

2013年第24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壓軸的表演節目「相信夢想」,找來五月天、董事長、乱彈阿翔、四分衛等台灣樂團同台飆歌,最後大合唱〈起來〉,更讓全場氣氛嗨爆,台下連林宥嘉等人都舉起搖滾手勢跟著唱,這首歌,是四分衛樂團在1999年《起來》專輯發表的作品,唱到今天,仍是不少人心中的經典,唱到今天,四分衛在台灣,也唱了25年了。

1993年成軍的四分衛,幾經團員的更換,如今有元老級的吉他手兼團長虎神、主唱阿山陳如山,加上14年前加入的鼓手緯緯、貝斯手奧迪,4個人持續撐起這個走了四分之一世紀的樂團,直到現在還有新作品推出,《練習對抗的過程》是四分衛的第8張專輯,看似發片步調慢,其實音樂祭、音樂節都能看得到四分衛,搖滾老將還是有跟後起之秀分庭抗禮的功力,一路走過來的辛苦如人飲水。

 

〈一鏡到底〉

虎神透露:「1993年到98年,這段時間最辛苦,已經發完兩張專輯還是這樣,大家白天要出去工作賺錢養團……雖然現在還是要這樣,但至少團費是正的、以前是負數,團長的功用就是先墊錢。」

賺不到錢是壓力、玩樂團也是壓力,外界總是認為唱歌玩團沒成就、甚至私生活混亂,到現在還是有長輩不接受,四分衛說:「比較殘酷的是說我們這個行業沒搞頭,會有人覺得樂團不能養家糊口,長輩不能理解從樂團週遭可以延伸出其他的事情(比如演戲、寫歌、當其他歌手演唱會樂手) ,所以就直接說賺不到錢,但會從其他管道來賺錢。」

最過不去的刻板印象,緯緯說得坦白:「嗑藥吧,我們沒有、也沒有去想這個事情…」阿山更是一句:「沒有預算。」幽默但又有點心酸,收入都不夠養團了,哪來的閒錢嗑藥?

 

〈一首搖滾上月球〉

四分衛走到今天、回頭看成軍的初衷,虎神坦言:「我們自己還在找,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堅持、十幾年後變成習慣,從堅持便成習慣,是生活的一部分,可能有些人也理解我們是在做甚麼了,以前在台灣理解度沒那麼深,現在樂團那麼發達,不會那麼偏頗得覺得做樂團很負面。」

至於兩位後來才加入的團員,21歲加入四分衛、現在都已經35歲了,人生最精華的時代都奉獻給四分衛,有沒有過後悔?緯緯說:「後悔只是一瞬間的想法,賺不到錢、家人給壓力,壓力來的時後會想,當初如果是正常工作說不定可以賺到,但年輕時決定走這條路,如果後悔就不會走到現在。」

除了是四分衛成員,團員們也各自有發展,阿山跟邱澤合作《誰先愛上他的》成了電影咖,雖然戲胞有被打開,但他笑說:「後來就沒(人找)了,電影11月2日才演,要看後面有沒有機會,看電影跟現場感覺很不一樣、每個鏡頭都得來不易,一直都在考試。」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雖說是資深樂團,四分衛仍舊活躍於台灣(甚至世界)音樂演出,5日也將登上台北小巨蛋超犀利趴舞台開唱(相信音樂提供)

奧迪這幾年加入張惠妹、藍心湄等歌手的演唱會擔任樂手,也是樂團佛跳牆的一員,橫跨不同的曲風跟演出模式,他也學會身處其中的方式:「每個地方、藝人講話方式都不一樣,要直接去抓重點,跑演唱會幾年大概抓得到方向,已經習慣這個運作、很快知道要幹嘛,耳朵開了聽的東西不只是習慣的東西、再不習慣的東西也要去聽,音樂上的了解會吸收得快很多。」

除了〈起來〉,四分衛還有一首作品〈雨和眼淚〉,不但是經典、也是傳奇,因為每唱幾乎下雨,而且不是那種綿綿細雨、是致災豪雨,有一次四分衛再墾丁春吶演出,越唱雨越大、樂器輪流陣亡,最後只剩下鼓有聲音,這首歌在歌迷心中就像是宿命,非聽不可、但聽了可能會要付出代價。

 

〈雨和眼淚〉

四分衛的歌曲,多是出自阿山筆下,但團員們各個搖頭:「不懂在寫什麼意思。」以前拿到歌曲會追著阿山解釋它的涵義,追到後來阿山直接回嗆:「煩死了不要問!」久了就知道問了也沒用。

緯緯除了是鼓手、也是和聲,拿到阿山的DEMO(試唱帶)常搖頭「根本不知道歌詞寫什麼」,只好照著阿山的聲音來發音,等到終於有機會看到歌詞本尊才恍然大悟:「原來唱的是這個字啊。」以一種唱英文歌的概念做音樂,也是種默契。

四分衛有一首歌〈雨和眼淚〉,唱了會下大雨、不唱下不了台,有致災性的殺傷力。(發現音樂提供)
四分衛有一首歌〈雨和眼淚〉,唱了會下大雨、不唱下不了台,有致災性的殺傷力。(發現音樂提供)

虎神透露:「(阿山)這幾年字比較白話簡單、但還是有詩意,這比較詭異,他有試著要白話,是優點也是缺點,歌可以比較通俗,但他幾乎不顧韻腳跟口氣要讓一般人好唱,初期就沒有準備要做這種討好的事情,很多歌都是用自己的模式去寫,即便是別人的故事也是用自己的方式,所以還是阿山自己最好唱。」所以阿山會寫歌、但卻幾乎沒寫給別人唱,因為要懂他的作品真的很難,但這也是特色,可以在每個人心中解析出不同的故事跟情緒、都是屬於自已的感觸。

 

〈項鍊〉

四分衛其實這25年間有休息過一段時間,有一次前往高雄演出,虎神跟阿山行前大吵一架決裂,出發當天睡過頭的虎神還自己搭高鐵南下、站在演出場地的門口等著搭車的團員來會合,上了台、第一首歌就是〈起來〉,虎神邊演出邊想「以後不會再彈這首歌了…」用這種心情彈奏、台下還坐著些音樂圈的前輩、老師,果然唱完四分衛就休息了很久,多年後才又重新聚首。

 

〈起來〉

虎神說,四分衛有一首歌叫〈飛上天〉,2003年就已經寫了、但從沒有過錄音室版本,因為每次錄完都覺得「很準但很糟」,聽了不爽最後直接放棄,所以至今只有現場演出的LIVE版,因為「演出時力道才是對的」,也許真有那麼一天、跨過25年的四分衛,當一切水到渠成時,跟這首15年前的歌和解。

4個男人撐起一個樂團,彼此欣賞一路走來音樂、個性的變化,沒有咄咄逼人的霸氣,而是尋找彼此交集的樂趣,不會吵架是騙人的,但吵了還會繼續走下去更珍貴。 (闊思音樂提供)
4個男人撐起一個樂團,彼此欣賞一路走來音樂、個性的變化,沒有咄咄逼人的霸氣,而是尋找彼此交集的樂趣,不會吵架是騙人的,但吵了還會繼續走下去更珍貴。 (闊思音樂提供)
4個男人撐起一個樂團,彼此欣賞一路走來音樂、個性的變化,沒有咄咄逼人的霸氣,而是尋找彼此交集的樂趣,不會吵架是騙人的,但吵了還會繼續走下去更珍貴。 (闊思音樂提供)
4個男人撐起一個樂團,彼此欣賞一路走來音樂、個性的變化,沒有咄咄逼人的霸氣,而是尋找彼此交集的樂趣,不會吵架是騙人的,但吵了還會繼續走下去更珍貴。 (闊思音樂提供)

其實走過25年的一塊招牌,會被說「資深」、也會被用「前輩」的標準檢視每個步伐,但四分衛走得越久、雖然心態沒變,但也已經不是當年的年輕小夥子,不再衝撞情感、不會苦惱生活,練習對抗的過程也許辛苦,但造就了台灣樂壇無法抹滅的一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