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8.08.21 06:41

退休雙面諜的神秘殺機(二)只許加入、不許退出的特務生涯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出身「格魯烏」的史克里帕爾,因擔任英國雙面諜遭俄國逮捕,之後被拔除上校官階並入獄服刑。(維基百科)
出身「格魯烏」的史克里帕爾,因擔任英國雙面諜遭俄國逮捕,之後被拔除上校官階並入獄服刑。(維基百科)

「你可以選擇加入,但是不能選擇退出。」這是俄羅斯特務人員必要的領悟。史克里帕爾儘管退休、流亡海外,似乎仍難和過去的情報生涯徹底切割。

跳傘塔與焚化爐

受訓人稱它做Pryzhki S Vyshki(高空跳塔),史克里帕爾加入蘇聯空降部隊的年代,這是最令人膽戰心驚的基本訓練項目。當年的他剛從工學院畢業,二十出頭,成長自蘇聯最西方靠波羅的海的邊陲角落。外貌英挺,也具備軍人必要的膽識。在高空跳塔時,你必須在身上綁著張開的降落傘,從24公尺高處縱身往下一躍。

這是訓練膽量。你必須有足夠的膽識才能通過考驗進入「格魯烏」。根據叛逃西方的俄羅斯特務瑞尊(Vladimir Rezun)回憶錄裡的說法,在「格魯烏」新兵訓練營裡一開始人們會告訴你:你可以自由決定是否加入,不過你不能自由決定離開,離開這裡唯一的方式是「從火葬場的煙囪升天而去」。在說完這段話之後,他們播放影片給新兵看,影片中一名手腳被綁住、全身拼命掙扎的「格魯烏」叛徒被直接丟進了焚化爐裡。

史克里帕爾在1985年完成格魯烏的五年訓練之後,被外派至馬爾他。他的妻子和兩名年幼的孩子與他同行。在名義上,史克里帕爾在駐馬爾他大使館的角色是「文化與運動參事」。這純粹是他執行情報任務的掩護。

結訓後的「格魯烏」幹員,通常會透過外交掩護在海外駐點,另一些則轉入地下,身分不受官方正式承認,在海外從事較不光明正大的「骯髒活」。史克里帕爾有外交職務掩護,同時也一路晉升至人事部的主管。

史克里帕爾1995年開始與英國情報部門接觸,當時他外派到西班牙。據日後他在俄羅斯法庭的供詞,他以國家機密換取金錢,「每次我和英國情報人員會面,他們都以現金付我酬勞」,總額約達十萬美元。史克里帕爾與英國聯絡人前後維持了九年的聯繫,期間他回到了莫斯科並升至上校官階,直到事跡敗露被捕為止。

史克里帕爾2006年因「叛國罪」遭俄羅斯當局判處十三年徒刑。(東方IC)
史克里帕爾2006年因「叛國罪」遭俄羅斯當局判處十三年徒刑。(東方IC)

2006年受審時,史克里帕爾被拔除了官階並判刑13年,法官說這是他態度合作,酌予從輕量刑的結果。他在莫斯科東南的摩多維亞服刑,監獄四周圍著鐵絲網,冬季低溫零下30度,有兇猛的警犬負責警衛,儘管如此,至少這裡不是焚化爐,對史克里帕爾在「格魯烏」的老同事看來,這樣的刑期實在算不了什麼。

更幸運的是,他還提早出了獄。2010年,美國在東岸一項所謂的「掃蕩非法移民」行動,意外捕獲了多名俄羅斯秘密探員。於是在美國中情局主導下,進行了一場西方與俄羅斯的換俘行動。據英國前情報主管漢尼根(Robert Hannigan)的說法,英國決定救出史克里帕爾,主要是基於道義上的責任,而非情報上的價值。他入獄多年後,其實也沒有情報可提供。

2010年夏天,史克里帕爾被送往維也納進行換俘。大批媒體聚集機場,「看著一群穿著寒酸的人們彼此交換了飛機」,史克里帕爾飛往西方,很快脫離了大眾的關注,與妻子在薩里斯伯里展開低調的新生活。由英國政府負責他的安全並提供他退休年金。

史克里帕爾在自家門上掛了一個代表好運的馬蹄鐵,不過好運雖然降臨,卻沒有維持太久。他妻子在2012年因癌症去世。他們的兒子,也在2017年英年早逝。步入60歲之後的史克里帕爾在家照顧他的貓,也加入了當地的社團活動。他的女兒大部分時間留在莫斯科,不過經常往返英國見她的父親。他的住家地址並沒有刻意隱瞞,英國軍情局顯然也認定他沒有太多安全顧慮。韓尼根說:「老實說,如果俄羅斯情報單位真的要找某個人,你也隱藏不了什麼,尤其是他還常和國內的家人有所連繫。」

尤莉婭從莫斯科出發到英國會見父親的那一天早上,她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了一段影片,一直不停轉圈圈的狗,上邊的說明文字是「旁若無人地跳舞」。據英國情報單位的說法,「格魯烏」的網路專家最早至少從2013年就開始監看尤莉婭的電子郵件。而史克里帕爾的電子郵件也同樣被監看。尤莉婭到英國來的訊息,「他們」早就知道了。

參考資料:GQ,BBC

更新時間|2018.08.20 12:4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