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8.30 22:29

【導演手記】《粽邪》 從「送肉粽」看見人的內心恐懼

文|廖士涵 

陰暗的街巷,家家戶戶門窗緊閉,時不時傳出鐵門嘩啦聲響,到處瀰漫著詭異的氛圍,忽然間,大排的水面閃現火把倒影,越來越近的號角聲劃破寂靜,不久,金紙滿天飛舞,撐著傘的鍾馗,在眾官降首的簇擁下,緩緩步出,隨即鑼鼓震天,鞭炮大作……

我還記得當時聽到「送肉粽」時所產生的恐懼,就像是小時候看殭屍電影,只要看到湘西趕屍的片段,那種陰森恐怖的氣氛,總是不斷糾纏著每一晚每一夜,讓我不得好眠。感覺這一切就像是有某條宿命的線牽連著我,把小時候那個輾轉難眠的不安回憶帶到現實,然後逼著我就範。

所謂的「送肉粽」,就是要把上吊亡者的煞氣送走,且因為必須要在夜間舉行,所以更顯陰森恐怖,而為了重現「送肉粽」,劇組煞費苦心,幾乎要把彰化沿海一帶的街巷翻遍了,畢竟要在彰化當地重現「送肉粽」場面可是一件大事。還記得拍攝前,其實我們已經有規劃好幾條可執行的「送肉粽」路線,我們逐一拜訪每個店家,跟他們說明來意,就是希望將不必要的困擾減到最低,本以為一切順利了,沒想到就在開拍約1週後傳來噩耗。

那天晚上正在一個戶外體感溫度只有4度的河岸邊拍攝,場務組吆喝壯漢齊拉著大塊黑布幫演員擋風,另一邊則是製片組用對講機喊著演員休息室的帳篷被吹走了,需要人手支援,一連串的兵荒馬亂之際,只見製片眉頭深鎖,苦著一張臉在我身旁來回踱步,我始終覺得事有蹊蹺卻也因為趕著進度,就一路拖到快收工時,才上前詢問製片。

夏于喬在《粽邪》有大量壓抑祕密與恐懼的內心戲。(華影提供)
夏于喬在《粽邪》有大量壓抑祕密與恐懼的內心戲。(華影提供)

沒記錯的話,當時製片語帶保留的說:「導演,等一下收工可否去看幾條街道?」我心想,是還有甚麼街道沒定嗎,為何非得要選在收工的夜晚,體感溫度這時應該只剩2度左右去看街道呢,果不其然,在我追問之下,製片這才坦承之前設定的「送肉粽」路線被當地的鄉長反對,我們被迫要擇他地拍攝。

這時距離拍攝「送肉粽」場面只剩3天,嚴格的說是2天,因為我們必須要騰出整整一天的時間重新聯絡演員,畢竟我們這次為了要呈現真實的「送肉粽」隊伍,特地商請真的有在操作「送肉粽」的法師、官將首、乩童、七爺八爺、神轎等總共約三十幾位鄉民來幫忙。

原先樂觀的我以為,像這樣場地臨時出包不借的情況並不新鮮,因為我總覺得每個案子都有屬於它自己的一條出路,時候到了,該屬於它的便會一一浮現,殊不知,這次真的是遇上大麻煩了;首先,因為我們真的是在彰化拍攝當地居民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一項傳統習俗,即便現在媒體資訊這麼發達,卻還是有居民會因為「送肉粽」經過自家門口而群起抗議,於是,當原場地的鄉長知道我們要拍攝這樣敏感的題材時,便聯合其他鄉一起抵制我們劇組,我這時才知道事態嚴重,便請監製們出馬招開說明會,誠懇表達《粽邪》電影拍攝的來意,只是,事與願違,依然被打了回票;後來我才知道另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是,拍攝當時再過1個月就是農曆新年,對他們來說,即便戲裡呈現的不是真的「送肉粽」,仍舊觸他們霉頭。

為了解決眼前這道難題,我把自己入行所學的重新REVIEW了一遍,腦中沙盤推演了不下幾十回,把各種可能、不可能的因素都列入考慮,但也因為已經拍攝了,不能斷然喊停,勢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於是我請副導把「送肉粽」場次想辦法整個再往後多退個幾天,目的就是希望製片組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尋找適合的場景,只是,多緩個2天,就真的有辦法在彰化當地找到願意借我們劇組拍攝的場景嗎?畢竟電影《粽邪》講得就是從「送肉粽」習俗出發的鬼故事,真的需要一個鮮明在地的場域來呈現氛圍,但時間真的不允許了,很可能會因為場地沒確定就這樣喊停,所損失的將會是難以估計的數字,再加上每天都是凌晨收工的節奏,每天的酷寒強風已經讓工作人員吃不消而出現疲態,此時再不將場景確定,對工作人員的士氣更是一項大打擊,就在這樣多重壓力下,眼看時間退無可退,前方似已亮起一盞明燈。

《粽邪》找來厚底子演員陳博正(阿西)擔任法師一角,由在台中彰化一代擔任鍾馗代言人的宗教顧問許白龍臥雲親自為阿西的鍾馗妝開臉。(華影提供)
《粽邪》找來厚底子演員陳博正(阿西)擔任法師一角,由在台中彰化一代擔任鍾馗代言人的宗教顧問許白龍臥雲親自為阿西的鍾馗妝開臉。(華影提供)

拍戲就是這樣,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要開天窗之際,幫我們擔任宗教顧問鍾馗的臥雲白龍先生想到他之前熟識的一位鄉長也許有機會可以借我們場地拍攝,於是二話不說,當天一收工便驅車趕往現地勘查。說也奇怪,當我一到現場,腦中想的竟是當年聽到「送肉粽」所衍生的畫面,仿佛有一條無形的繩索,把過去的回憶跟現在的經歷接上,然後我便知道,「送肉粽」的場景已經有了著落。

電影《粽邪》雖然從「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講的卻是人的內心恐懼。鬼無形而人有形,會讓人心生害怕的,或許多多少少都跟自己生命經驗的連結相關吧!這也是我拍這部電影感觸最深的一環。

《粽邪》導演廖士涵想藉由「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探討人內心的恐懼。(華影提供)
《粽邪》導演廖士涵想藉由「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探討人內心的恐懼。(華影提供)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