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9.01 04:02

【本週音樂】唱紅金曲無數 鄭怡這輩子卻與獎無緣

文|邱永鍇
唱了無數經典好歌的鄭怡,堪稱華語歌壇早期的「東方不敗」,每次出手都是排行榜冠軍專輯。
唱了無數經典好歌的鄭怡,堪稱華語歌壇早期的「東方不敗」,每次出手都是排行榜冠軍專輯。

身為歌手,有唱到一首歌、可以被外界稱為「經典」已經夠不容易,能抬起下巴、喊出自己唱過一大串讓人跪地膜拜的「神曲」更是少見,「鄭怡」這個名號在華語歌壇的全勝時期是響噹噹的代表人物,個人專輯沒有很多、當歌手也不過十幾年,但〈月琴〉〈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心情〉〈天堂〉…都是她唱的,紅得不得了、其他人也唱得沒她好。

相夫教子了幾十年,鄭怡決定重返歌壇,唱給懷念她的歌迷聽。(星光娛樂提供)
相夫教子了幾十年,鄭怡決定重返歌壇,唱給懷念她的歌迷聽。(星光娛樂提供)

14年前,鄭怡決定跟老公、小孩移民加拿大,從此淡出演藝圈至今,這些年偶爾回台灣見親友、偶爾參加民歌演唱會稍解歌癮,直到今年終於宣佈全面回歸,身為「暢銷歌手」行列中的祖媽級領頭位子,鄭怡將站上舞台舉辦演唱會,不是當玩票、也不是做嘉賓,而是實實在在地唱出歌迷對她的回憶跟美好。

 

被騙參加比賽 成台大風雲人物

重回當年、即使紅得不得了,鄭怡卻透露這輩子憑著唱歌,只在大學一年級時拿過歌唱比賽冠軍:「大學之前是書呆子,只知道念書、聯考,考上(台大)後馬上解放,大一參加吉他社跟合唱團,因為吉他社長辦歌唱比賽,騙我班上其他人都會報名,結果一去發現只有我一個人……」

雖然被騙上台唱歌,卻讓鄭怡拿下第一個(似乎也是唯一一個)歌唱獎項,台下滿滿台大學生看著她奪冠,到隔天她走在校園已經感覺到不少目光投射在他身上、成了風雲人物。

有了冠軍的成績,加上同為台灣大學學姐齊豫的啟發,讓鄭怡決定把腳步邁向校外參賽:「有一次學生們去山裡玩舉辦營火晚會,聽到一個好像天上傳下來的聲音,就是齊豫在唱歌,那時好羨慕嚮往這個機會,希望有天可以大家坐下來聽我唱歌,當時自己還不太有自信,覺得自己唱得沒那麼好。」於是鄭怡參加了第3屆金韻獎歌唱比賽(齊豫是第2屆冠軍)。

雖然唱片銷量曾拿下台灣年度冠軍、也唱了不少好歌,鄭怡至今卻沒拿過任何獎項,連主持電台都沒被提名。(星光娛樂提供)
雖然唱片銷量曾拿下台灣年度冠軍、也唱了不少好歌,鄭怡至今卻沒拿過任何獎項,連主持電台都沒被提名。(星光娛樂提供)

可能故事到這邊,會以為鄭怡如願拿下冠軍、從此順利進入歌壇…但其實最終她敗給了王海玲,鄭怡笑說:「同屆的還有施孝榮、羅吉鎮,他們兩個爭第二名爭了一輩子,因為金韻獎只有一個『冠軍』,其他都是『優勝』,所以都在猜測誰是第二名,這時王海玲就會出來說『大家不要爭了,我就是第一名。』我也出來說『大家不要爭了,我根本沒得名。』」

 

除了齊豫 讓鄭怡的比賽動力還有它

不只金韻獎沒得冠軍,名字開頭有「金」的獎鄭怡都沒拿過,1990年跟張清芳、蔡幸娟、葉璦菱一起入圍第1屆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獎,最終全都敗給了江蕙。鄭怡也曾主持了十多年的電台節目《綺麗世界》、在電台內部被評選為第一名的節目,但金鐘獎卻連入圍都沒有。

其實鄭怡對當歌手、對拿獎沒有多大野心,一直想著畢業後出國攻讀大眾傳播,參加金韻獎除了被齊豫啟發、有部分也是因為獎金誘人:「當時沒想到要出道,就是為了賺零用錢,那時獎金好幾萬塊,覺得好誘人,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要如何。」

大學畢業後的鄭怡本想出國念書,最終在音樂人力邀下推出《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從此改變她的人生。(星光娛樂提供)
大學畢業後的鄭怡本想出國念書,最終在音樂人力邀下推出《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從此改變她的人生。(星光娛樂提供)

即使在學生時已經唱了〈月琴〉爆紅,鄭怡起初還是不改留學初衷,直到有歌壇前輩極力挽留、希望鄭怡「再給他一個機會發一張唱片」,幾經波折終於湊齊了小蟲、李宗盛,找了100多首歌,1首首現場唱、現場挑,最終挑出了〈小雨來的正是時候〉〈憶吾愛〉等歌,發片隔週就登上排行榜冠軍、還蟬聯了13個禮拜,從此改變了鄭怡。

 

當歌手倦勤 改當電台DJ圓夢

從1983年推出《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到1993年最後一張個人專輯《天堂》,其實10年的時間鄭怡產量不大,但品質卻是張張保證,當個職業歌手,卻讓她產生了倦怠:「當初《離家出走》《心情》《天堂》專輯是我事業的巔峰,但周而復始重複同樣的事情,出完一張唱片、宣傳期、休息、出國充電、回台灣開始減肥……減肥之後開始收歌,又繼續運動、出片、宣傳期……」

《心情》專輯將鄭怡的聲勢拉抬到巔峰,也是首位到埃及取景拍照的女歌手。(星光娛樂提供)
《心情》專輯將鄭怡的聲勢拉抬到巔峰,也是首位到埃及取景拍照的女歌手。(星光娛樂提供)

「我開始在想『我們可以有些不同的東西嗎?我的人生要這樣過嗎?』問了兩年,很多人覺得我日子過得正好、是瘋了嗎?但又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那時電台出現了,我當初想念大眾傳播就是夢想當電台主持人,剛好可以實現這個夢想。」

鄭怡決定電台主持人、主持14年的音樂節目《綺麗世界》,不是為了餬口、不是因為事業走下坡,而是想跳脫「歌手」這個身分給自己喘口氣,為了完成這個夢想,她甚至甘願放棄發片:「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公正客觀,當我出片時如何形容我的專輯是好還是壞?已經失去公信力了。」

於是,歌壇暫時少了個唱歌的鄭怡、多了個介紹好歌的鄭怡,沒有脫離這個圈子、但其實也沒有作品,然後揮揮衣袖去了加拿大相夫教子,再回來台灣曝光,回頭竟然已經是出道39年了。

 

歌苦人不苦 吼出人生不甘心

現在的鄭怡,當然還是能唱會唱的歌手,但隨著時間跟人生歷練,唱出來的故事卻有不同感覺,錄唱〈小雨來的正是時候〉那年才22歲、連失戀經驗都沒有,製作人乾脆要她喝酒放鬆。之後錄製《想飛》專輯,製作人曹俊鴻才教她怎麼是放情緒、擁抱唱歌時的不完美跟瑕疵,這個開關一打開,鄭怡在錄音室哭到趴在地上,回想起來,唱的讓她自覺「好」的作品,就是內斂的〈天堂〉。

《天堂》是鄭怡推出的最後一張個人專輯,內斂深情,她自認是唱得最好的作品。
《天堂》是鄭怡推出的最後一張個人專輯,內斂深情,她自認是唱得最好的作品。

「我的聲音不是那種鐵肺歌手、是明亮陽光的,所以以前不能唱悲苦的歌,因為我的個性特質沒有這個部分,像去KTV叫我唱〈囚鳥〉,我會把〈囚鳥〉唱得好像破籠而出……我的歌明亮多於悲苦,〈小雨來的正是時候〉雖然是分手的歌,但裡面有不甘心跟嘶吼,我的人生觀就是把那種不甘心吼出來,繼續往下走,不會卡在那邊出不來。」

往下繼續閱讀

唱歌就像人生,不會留下不甘心跟懊悔,從學生時代參賽、到轉職主持電台節目,甚至移民加拿大十幾年,對五光十色的舞台毫無眷戀,其實鄭怡的歌有苦有悲,但唱了卻有開闊胸懷的爽快(前提是你KEY要唱得上去) ,人生不也就是這樣,才會沒有懸念跟悔恨。

《鄭怡來的正是時候》演唱會
  • 台北場9月8日19:30,永豐Legacy Taipei音樂展演空間
  • 台中場9月9日16:00,Legacy Taichung台中音樂傳記
  • 售票網址:https://www.indievox.com/

更新時間|2018.09.01 04: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