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文凱    攝影|林煒凱    影音|黃柏崴

《黑盒子》系列作者Pony(廖軒毅),7月時在線上漫畫平台週年慶活動發表了短篇作品〈失意的廖軒毅〉,敘述他成為漫畫家的追夢過程;待過設計公司,在五分埔賣過衣服,也曾做過夜店公關,還一度把身體都搞壞了。

經歷這一切,現在他一邊接案、一邊畫漫畫。我們問他,這是最快樂的時光嗎?「覺得還不錯,我做得很開心,」他說。

「他小時候就很喜歡畫畫。」採訪時,廖爸爸也在家,他拿出一張張Pony兒時的畫作,存放都超過20年了,紙張仍如新的一般。「這張是幼稚園畫的,這張是小一的時候畫的,」他向我們詳細解說,如數家珍;最印象深刻的作品一下子找不著,但他記得,是一張關於新光摩天大樓的作品。

「新光大樓那個時候是最高,沒有101嘛,底下幾層他用比較淺的顏色,中間比較暗,上面比較亮,我說為什麼會這樣?他說底下有車子啊,照到會比較亮,上面也比較亮,中間沒有啊;那個時候他才四、五歲而已耶。」

Pony從小就展現了繪畫天分,父親也支持他,從小就讓他學習繪畫,細心保留他兒時的作品。
Pony從小就展現了繪畫天分,父親也支持他,從小就讓他學習繪畫,細心保留他兒時的作品。

廖爸爸看到Pony在藝術上的天分,積極的栽培他。「忘了是高一還是國三,我覺得電腦是趨勢,就去買繪圖板給他用。」Pony自己也對繪畫有興趣,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創作,還小有名氣。2008年在無名小站開設圖文部落格,隔年獲選為Yahoo!官方圖文作家,也在台北捷運主辦的漫畫比賽中獲獎。就讀工業設計系的他,畢業作品「Spiral」書櫃被天下雜誌出版的《酷設計100》收錄,退伍後更進入知名設計公司,朝著成為設計師的目標前進。

Pony的大學畢業作品「Spiral」書櫃。(Pony提供)
Pony的大學畢業作品「Spiral」書櫃。(Pony提供)

一度父子失和 賠錢又賠了健康

不過就像Pony在漫畫中自述的,他也一度讓父親失望。在設計公司待得不適應,又被女友甩,他決定放棄穩定工作,去五分埔賣衣服;想使壞,打了右耳的耳洞,更令父親暴跳如雷。「我爸那時候就比較不認同啦,兩人也沒有討論出個結果;後來有吵架,愈吵愈兇,那陣子就搬出去住。」

其實白天在五分埔賣衣服,以及後來晚上兼職當夜店公關,Pony都是開心的。他在賣衣服的同時學習服飾設計,後來還推出販賣;雖然沒成功、賠了錢,至少他去試了,也學到經驗。到夜店當公關則是因為愛喝酒、也愛聽電音;「那時候想說多賺一點,又還滿好玩的;可能才22、23歲吧,沒有什麼睡覺也沒有關係。」

只是這樣自恃年輕,日也操、夜也操,身體終究付出了代價。「公關做不到半年,後來得到甲狀腺亢進,很嚴重的程度。」他回憶病發過程,那是一次宜蘭的旅行,晚上酒喝多、睡著了;沒想到隔天起床卻突然下半身癱瘓,完全無法行走。「我的房間是在二樓嘛,那早上起來、準備要站,但是站不起來就直接倒在地上;我是從二樓爬下去跟我朋友講,我朋友才開車載我去醫院。」

Pony曾經白天賣衣服、晚上當夜店公關,操勞過度讓健康亮了紅燈。(翻攝自LINE WEBTOON〈失意的廖軒毅〉)
Pony曾經白天賣衣服、晚上當夜店公關,操勞過度讓健康亮了紅燈。(翻攝自LINE WEBTOON〈失意的廖軒毅〉)

成為漫畫家 家人也支持

沒了健康,錢也沒賺到,礙於生活壓力,Pony又重回設計公司。所幸這次他沒有待太久,先是成為接案工作者,後來又在網路漫畫平台找到了圓夢機會。經過這一遭他變得成熟,與父親的感情也已修復。回顧這一切,他覺得都影響了現在的創作,但他也沒辦法說清這些經驗是如何應用在作品當中。

「我覺得腦袋可能有點類似一個圖書館那種感覺,就是你看過的人、事、物,可能不會特別去記得,但是你看過的東西都會變成一本書之類的,收在你腦袋;哪一天你可能有靈感,就會從你之前遇過、或看過的東西提取出來。」

Pony覺得當漫畫家是一件開心的事,父親也鼓勵他往這條路邁進。
Pony覺得當漫畫家是一件開心的事,父親也鼓勵他往這條路邁進。

「現在支持Pony當漫畫家嗎?」我們問廖爸爸。

「很好啊!」他毫不遲疑的表達認同。

雖然過去曾一度期盼兒子有個穩定工作,但現在更希望他能追隨自己的興趣;就算在台灣當漫畫家並不容易,但廖爸爸強調,家人都會支持他。

「創作者剛開始都會比較辛苦,但是你熬過幾年之後,會比較好一點的。」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