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樹寬

加拿大物理學家史崔克蘭(Donna Strickland),這星期成了超過半個世紀以來第一位女性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為肯定女性在科學領域的貢獻邁出重要的一步。

不過另一位物理獎得主慕茹(Gérard Mourou)在YouTube流傳的一段影片引發了爭議,影片裡他和同事在實驗室裡,女學生們包圍這他們跳起熱舞。似乎顯示,在科學界仍有許多男女刻板印象有待改進。

這段影片,標題名為「你見過ELI嗎」(Have you seen ELI),目的顯然是為了宣傳由慕茹所主持,經費達8.5億歐元的「極端光基礎設施」(ELI,Extreme Light Infrastructure)歐盟研究計畫。影片搭配著雷鬼音樂,列舉出了這個雷射機構令人振奮的幾個研究目標:「反轉核廢料、認識宇宙,嘿,還有治療癌症」。

辣妹學生簇擁「男神」教授

不過,裡頭讓人側目的一段畫面是慕茹與另一位同事夏姆巴瑞(Jean-Paul Chambaret)在雷射實驗室裡跳舞,圍繞他們身邊伴舞的則是一群女學生。其中兩名女學生邊跳舞邊脫去了半透明的實驗服,表演了出其不意的脫衣秀。而兩位男性科學家,則戴著反光的雷射護目鏡,擺出陽剛的男子漢pose。

影片還有一段是兩位教授在演講廳上課,班上的一名年輕女學生閉上眼睛,眼皮上顯示了「我愛ELI」的字樣。接著所有人起身開始跳舞。接下來一段,慕茹開著敞篷跑車來到了雷射研究所,開進停車場入口時,一邊瀟灑撫弄自己的銀白頭髮。

引發爭議的影片:主角們說原意是以幽默方式宣傳「極端光基礎設施計畫」。

贊助這項計畫的法國國家實驗室(CNRS)否認和這個影片有任何關係,它的發言人說「顯然這是研究員和他的團隊自己的主意,本機構與這個影片完全無涉。此外,CNRS的許多同仁也都不認為這事宣傳科學的妥適方式」。

慕茹本人的聲明說:「我深刻且誠摯為影片傳達的意象表示抱歉。在影片製作當時,目的是讓更多人認識ELI計畫的研究成果,和打破這個科學領域有時給人嚴肅刻板的印象。」

他也不忘強調:「重要的是,讓科學界能認知每一個研究員的角色和重要性,不論其性別為何。對於史崔克蘭獲得2018年諾貝爾物理獎我深感榮幸,我對對這位女性充滿敬意和讚賞。」

而另一位影片主角夏姆巴瑞,回應媒體訪問時說,他們當初只是想「用幽默的方式呈現研究團隊」。

同儕反應:影片傳達錯誤訊息

有科學家說,這段影片在雷射物理研究社群已經流傳一段時間。德國海姆霍茲研究院的羅德爾(Christian Rödel)說,有人用記憶卡在他的實驗室裡傳這個影片。「我的第一反應是,真白痴。」他說印象中慕茹是個「親切、溫和的人」,但這個影片對研究圈子會帶來不良的影響。

羅德爾也說,慕茹多年來就一直是諾貝爾獎的熱門人選,但過去有人在私底下傳言,這個影片有可能讓他與獎項失之交臂被。

倫敦皇家學院的物理學家韋德(Jess Wade)說,這個影片傳達了許多關於研究工作的錯誤訊息。包括對教授英雄式的個人崇拜,怪異的權力關係,以及性別歧視。她說:「到目前為止,我可從沒見過有任何教授在研究中心裡讓穿實驗服,打扮火辣的跳舞女郎包圍著。」

截至目前為止,今年諾貝爾奬出現了多位女性的得主。不過,在許多方面,女性在科學上的貢獻仍受到有意無意的忽略。

科學界的性別偏見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史崔克蘭曾因「不夠傑出」,維基百科拒絕為她設立網頁。(東方IC)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史崔克蘭曾因「不夠傑出」,維基百科拒絕為她設立網頁。(東方IC)

例如物理學獎得主史崔克蘭,在上週得獎之前,維基百科無法找到她的資料,原因是維基百科的編輯版主認定她不夠卓越,拒絕為她建立個人資料。直到物理獎公佈一個半小時之後,維基百科才建立了她的專屬頁面。

上個星期,義大利物理學家史楚米亞(Alessendro Strumia)在日內瓦的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的演說中,當著眾多年輕女科學家面前說,男性天生較適合物理,女性這方面則明顯能力不足。他並且提供了大量圖表來「證明」他的分析,並形容如今的科學界有著「對男性的差別待遇」。他的談話立刻引發了軒然大波。目前有超過1600名高能物理領域的女性科學家連署表達抗議。CERN也發表聲明,即刻起暫停了史楚米亞參與實驗室的任何活動。

參考資料:Guardian, BBC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