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攝影|李鍾泉

好萊塢資深製片文斯托提諾就提到,革命工作室近年改變營運方向,不斷收購與擴充片庫,把財務風險降到最低,「電影投資有時很像賭博,如果要把票房成敗的風險降低,最好的方法就是擴充片庫,透過收購其他公司的電影充實片庫,財務風險少很多、但收入又很穩定。所以如此一來,我們不需要背負很重的財務壓力,1年必須得拍好幾部片才能達到平衡。」

獲利先了結  《限制級戰警4》 中國接手

2017年革命工作室推出有甄子丹、吳亦凡參與演出的《限制級戰警:重返極限》,在中國賣了1.46億美元(約新台幣43.8億元) ,甚至比在北美地區更好,成為該片全球最賣座的地區。因北美市場反應平平,很難說服投資人再拍續集,「正好有投資人想要合作,但我們不想冒太大的風險,因此把第4集的拍攝權賣給中國的投資人。」文斯說這對電影公司也是一種新的方式,革命工作室選擇先獲利了結,「這對中國電影公司來說也是一種新的方式,從別人手上購買續集版權,不會因為資產管制受限,但一樣可以投資電影。」

當然在中國電影市場,另外一個考驗是電檢尺度。李威達認為這在全世界都有類似的狀況,每個行業都有自己一套規則,「如果你抱著『在美國這套可行,在中國也行』的想法,那是不靈的,因為每個市場的規則都不同。」 

《功夫夢》是中美合資,2010年推出後在美國反應奇佳,但在中國卻是成龍(右)票房最差的作品。因為劇情牽涉霸凌,片中華人角色除成龍外幾乎都是壞人,觀眾不買帳。左為傑登史密斯。(東方IC)
《功夫夢》是中美合資,2010年推出後在美國反應奇佳,但在中國卻是成龍(右)票房最差的作品。因為劇情牽涉霸凌,片中華人角色除成龍外幾乎都是壞人,觀眾不買帳。左為傑登史密斯。(東方IC)

合拍難討好  《功夫夢》 讓觀眾不開心

由於各地市場不同,所以合拍片很難兩地都討好。李威達以自身經驗說明,2010年中美合資的《功夫夢》,在美國賣座非常成功,但在中國卻是成龍作品中,票房最差的一部作品。他說電影劇情是關於非裔小孩搬到中國,被中國小孩欺負,「除了成龍以外,其他華人角色都是負面,所以我想上映時中國觀眾不開心。」他強調即使今時今日,文化敏感議題,「依舊會在網路上引發反彈。」

點名去年中國電影市場的十大賣座片,赫然出現印度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幾乎有2億美元(約新台幣60億元)收入,某些外語片在中國市場的反應出奇良好,甚至超過在自己家鄉的收入總和,這也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特色。因此要逐鹿中國電影市場,倒也不見得要走合拍片一途。

《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締造票房佳績,可望替後續的亞裔題材打開新的道路,但能否成為常態還是得看後續的作品成績而論。(東方IC)
《瘋狂亞洲富豪》在北美締造票房佳績,可望替後續的亞裔題材打開新的道路,但能否成為常態還是得看後續的作品成績而論。(東方IC)

亞裔非關鍵 《瘋狂亞洲富豪》 贏在夠好

今年暑假,卡司全是亞裔的《瘋狂亞洲富豪》在美國非常成功,是否意味著未來好萊塢會有更多相關亞裔題材出現?李威達覺得該片的成功,是因為電影本身很優秀,「跟全亞裔卡司或亞裔元素沒有直接的關聯。」就像《黑豹》,是漫威影業第一個非裔超級英雄,「但這不是賣座的主因,《黑豹》的票房成功,是因為這是部傑出的超級英雄電影。」

 《黑豹》成為漫威第一個非裔英雄,票房滿堂彩,但真正成功的原因是電影成績出色。(迪士尼提供)
《黑豹》成為漫威第一個非裔英雄,票房滿堂彩,但真正成功的原因是電影成績出色。(迪士尼提供)

不過《瘋》片的出現,意味著好萊塢決策者有勇氣嘗試不同的策略,可以想見未來好萊塢會投資更多亞裔卡司、題材的作品,「但成績必須出色,才有可能成為常態。」 由於川普總統引發了中美貿易大戰,未來很可能導致中國對進口外片配額的限制變數,隨著中國電影業和市場的持續突飛猛進,也可以預期對於內容生產,與發行的管制會更趨嚴格。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