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16 21:58

【馬遭錄音全曝光】曖昧、反覆到妥協 錄音檔還原馬賣中視三部曲

文|林俊宏    攝影|林煒凱 賴智揚    繪圖│米承鶴、張秋鴻 
中時集團前董座余建新在三中交易案時,面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打算取消交易,氣得敲桌嗆聲,逼得讓馬英九同意回饋4.8億元。
中時集團前董座余建新在三中交易案時,面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打算取消交易,氣得敲桌嗆聲,逼得讓馬英九同意回饋4.8億元。

由於錄音內容顯示馬英九坦言交易案有觸犯《證交法》之虞,對買方中時董事長余建新的態度從曖昧、反覆到妥協,且早知余認定這是政治交易,中投才想出「天龍八步」層層轉匯模式,隱藏4.8億元要回饋余建新等,不但再度打臉馬英九未主導交易案的說法,也成為北檢起訴他的最大關鍵。

本刊掌握,馬英九在國民黨中央黨部開會的第一段錄音,主動提及余建新「阮囊羞澀」,但仍希望黨營事業思考是否可以讓步,讓交易案不要破局,以免大家的關係變尷尬。與會的前立委蔡正元更提醒馬英九,中投是公開發行公司,中視是上市公司,馬英九似乎也知此事的嚴重性,說此交易案涉及《證交法》,正好就是北檢起訴他的罪名,但他卻對外瞎扯北檢用民進黨二度執政後才立法的《不當黨產條例》將他起訴,擺明刻意混淆視聽。

錄音也顯示根本沒錢的余建新,態度卻十分強硬,遭張哲琛等人質疑他憑什麼如此,不禁在會中問馬英九:「他們跟你什麼關係?」逼得馬英九回說:「根本沒什麼關係。」

中投前董事長張哲琛(圖)緊咬馬英九是黨營事業決策者,三中交易案都上簽呈給馬批准才執行。
中投前董事長張哲琛(圖)緊咬馬英九是黨營事業決策者,三中交易案都上簽呈給馬批准才執行。

即使馬說沒關係,卻又幫余建新講好話,提到「Albert(指余建新)對媒體有興趣,他是生死攸關,因為他中時晚報也停掉,所以希望能夠再幫他的王國嘛,可能對他來講,是一個,一個一個…」馬沒說「一個」指的是什麼,時任國民黨祕書長的詹春柏此時接話說是「轉機的機會」,馬英九聞言又對與會的黨營事業主管說:「是不是我們在這邊在中投有許多的讓步,你能不能…我也沒有占你許多便宜,那你也拿到二個…反正這種方式,從這個角度,能夠去達成一個協議。」

中時前董座余建新(圖)為了搶下中視,態度強硬,不惜對馬英九敲桌嗆聲,雙方差點鬧翻。(聯合知識庫)
中時前董座余建新(圖)為了搶下中視,態度強硬,不惜對馬英九敲桌嗆聲,雙方差點鬧翻。(聯合知識庫)

這番話擺明要中投配合,逼得汪海清只好說:「報告主席,我們會盡全力做。」但馬不放心,又說:「你現在把整個帳目算清楚後,到時候,大家從比較宏觀面來…,你要不要中視、中廣?變成是這樣子,對不對?…他現在只有這個機會,再也沒別的機會,我們要這樣子想…不要在這上面計較,如果這上面能夠,是不是可以從這個角度。」

馬的談話明顯偏袒余建新,但第二段在市長室開會的錄音,態度則有所轉變。由於中投與余建新仍未達成交易共識,會議一開始,國民黨委任律師李永然說:「因為他(指余建新)強調這不是商業交易,這是政治交易。」馬英九聞言回說:「這個如果說我們同意,剛開始商量好這是政治交易,那沒有問題,我們從來沒跟他說這是政治交易。」

李永然接著說:「不過他(余建新)說這是在政治上對國民黨的幫助。」馬英九則說:「不是,這是他自己的想法…這是他自己認為他自己做了這樣的貢獻,他應該得到這樣的報酬…他意思說我幫你渡過這個法律的難關,所以你要付我這個錢,那假設我們原來就有這樣的合意還好,那沒有講好嘛,對不對?那這個都是還在協商的東西嘛。」

過沒多久蔡正元說:「他(余建新)現在就賭你說你撐不下去。」馬英九則說:「那這個如果說他們拿這個當要脅,什麼2008怎麼樣,我覺得根本不要理他,因為我們不能這樣被要脅嘛。」

當眾人七嘴八舌討論余建新要的favor(好處),馬英九說:「中視這個交易讓他得到適當的一個利潤?」汪海清接話說:「回饋啦!」馬英九立即說:「回饋啦,鑑於各種複雜狀況,可以合理接受的。」接著並說:「不能超過這個限度,他現在有超過這個限度嗎?」

中投公司想出天龍八步手法,回饋余建新4.8億元並拿下中視。
中投公司想出天龍八步手法,回饋余建新4.8億元並拿下中視。

李永然說:「我們評估整個付款的方式,他們是有問題,所以雙方談不攏,談不攏後來乾脆就變成是說,那只買中視,那買中視的時候,用一般價格的話,對他來講,他也覺得這個對他好像不太公平,所以他不斷地去強調。」

馬英九問:「為什麼不太公平?」李永然說:「他認為他做了那麼大的犧牲,他要報酬啊,他認為扛了很大的壓力,因為扛了等於是面對執政黨的壓力,他不惜得罪執政黨,然後來幫國民黨解這個套。」

蔡正元聞訊,氣得要發動黨員去包圍中國時報,馬英九打圓場說:「那個不能,體制外的東西我們不必…如果到最後沒路可走,變成他予取予求,他或許要我們照單全收,怎麼可能?」

馬英九當時在國民黨中央(圖)、台北市長辦公室與中投高層及余建新陣營協商三中交易,過程充滿火藥味,差點破局。
馬英九當時在國民黨中央(圖)、台北市長辦公室與中投高層及余建新陣營協商三中交易,過程充滿火藥味,差點破局。

第二段錄音談話,馬看似立場強硬,還延續到第三次被錄音的前半段、與余建新上談判桌前,馬先跟中投等主管開會,與會人士力勸他要下定決心停止交易,以避免國民黨重大損失,馬確實一度打算取消交易,並以夫妻離婚來形容交易失敗,交代部屬不用罵余建新。

經過一番討論後,馬英九說:「因為這次談判跟交易所花的合理的費用,我們願意酌予補償,合理的補償,合理的費用,至於什麼叫合理?酌予?我們再談嘛…另外一點就是說,我們交易買賣不成仁義在,雙方還是朋友。」馬英九還大嘆:「欸,我們手上完全沒有一點東西的話,到時候…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唉!我就想怎麼會到這個地步!」

這段談話,看似馬已經決定取消交易,但上了談判桌和余建新等人交涉之後,卻又豬羊變色。汪海清率先講完天龍八步後,結結巴巴地提到交易案有背信嫌疑,馬英九也順勢搭腔說:「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回復到原狀,然後重新再…不知道您(余建新)的看法怎麼樣?」

余建新聞言氣憤地說:「今天要談的最主要就是說差價怎麼補?什麼東西?要怎麼樣?…你要我做90幾億元的這種架構,中間的過程買賣,是我們方便中投去買賣,這個事不只是黨政軍退出,這事實上還牽涉到黨產利益,OK?我沒有要的很過分…」

余建新還強硬地說:「我不同意這樣子…操盤不是我操盤,貸不是我貸,前後、中間所有一大堆都是處理中投的資產,我要的是最後的一個尾巴,中間這裡面有八個步驟,裡面…什麼東西,這麼長的時間,嘿,做人公道點。」他邊講還邊敲桌子,傳出叩叩叩叩的聲響,並說:「OK,今天你也幫我考慮考慮啊!…到最後對國民黨有多大傷害?…以後大家有得搞了…」

眼看余建新面露不悅,馬英九立刻說:「董事長,我從一開始就要求我們同仁…但是同樣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樣再讓這個繼續下去,雙方還有這麼大的差距,我也不曉得要怎麼辦。」

接著,汪海清直白地說交易案無法執行,雙方為此爭執不下,汪又補上一句:「我一開始就講得很清楚,這個方案做下去也有風險,沒有百分之百…」馬英九則說:「我想這樣子好了,假如說這個方案也有問題,也有可能違法的問題…我一路走來從不做違法的事…」

中投前總經理汪海清(圖)為自保,用錄音筆錄下開會討論過程,成為起訴馬英九鐵證。
中投前總經理汪海清(圖)為自保,用錄音筆錄下開會討論過程,成為起訴馬英九鐵證。

余建新立刻向馬英九說:「主席…今天我們就到這邊…我不會輕言說放棄這個事情…這裡面對我影響太大了,對我傷害太大了…你搞了7個月,我按照你的方式做…」語畢憤而離席。

雙方不歡而散後,馬留下來繼續與中投高層討論,態度立即大轉變,說:「現在一定要找出一個方法,雙方可以接受,就是基本上不違法,然後能夠走完的,就這麼簡單嘛!」汪海清聞言說:「我知道。」馬英九則說:「除了這個以外,其他路都是死路嘛…」在在證實他不但知悉整個三中交易案過程,還主導整起買賣。

往下繼續閱讀

後來,中投高層果然與余建新再度談判,結果就是按照中投原本設計的違法架構天龍八步完成交易,張哲琛等人上簽呈給馬英九批示,馬明知觸法仍簽字同意回饋余建新4.8億元。由於張哲琛在偵訊時緊咬馬英九,表明黨主席掌控黨營事業,所有交易案都須得到黨主席同意,何況三中案是重大交易,絕非他一個人說了算,檢方事後也搜出馬英九親批簽呈的證據,加上張哲琛緊咬,恐讓他難以飾詞脫罪。

更新時間|2018.10.16 16: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