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祁玲    攝影|李鍾泉

流行音樂與影像密不可分,從音樂錄影帶、演唱會舞台背景,到演唱會電影,都為烘托藝人,把魅力發揮到極致。有上述經驗的瑪丹娜御用影像剪輯師丹尼塔爾則認為,演唱會舞台背景影像最具挑戰。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日前邀請丹尼出席論壇,他表示,演唱會講究美學呈現和爆發力,成功與否取決於視覺效果。影像工作人員發想要兼顧藝人需求和個人創意,演唱會開跑後則得隨時待命,解決各種突發狀況。

Danny B.Tull 丹尼塔爾

1977年2月27日,生於英格蘭柏恩茅斯

學歷:倫敦羅斯布魯佛大學

經歷:演唱會電影導演,音樂錄影帶、紀錄片和廣告剪輯師

重要剪輯作品:

  • 2006年 《娜.語.錄世界巡迴演唱會》獲葛萊美最佳長篇音樂錄影帶獎
  • 2007年 電影《Ragtale》獲Jackson Hole電影節最佳剪輯獎、《 I Am Because We Are》獲VH1最佳紀錄片獎、2009年 商業廣告「Flora by Gucci」獲坎城國際創意節金獅獎、 女神卡卡MV〈Paparazzi〉入圍MTV最佳音樂錄影帶獎
  • 2011年 電影《溫莎公爵的情人》剪輯師
  • 2012年 商業廣告「The Drop」入圍坎城國際創意節競賽單元

演唱會電影導演作品:

  • 2015年 瑪丹娜《心叛逆巡迴演唱會》(與Nathan Rissman合導)

丹尼塔爾(Danny B. Tull)是英國知名導演、影像剪輯師,合作過的巨星除了瑪丹娜,還包括英國搖滾樂團U2、美國小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大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女神卡卡(LadyGaga),以及碧昂絲、Jay-Z夫婦等,作品涵蓋音樂錄影帶、紀錄片、廣告、電影和演唱會影像,業界經驗逾20年。

瑪丹娜「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效果華麗絢爛,其中不少舞台背景影像都由丹尼塔爾設計。(STUFISH提供)
瑪丹娜「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效果華麗絢爛,其中不少舞台背景影像都由丹尼塔爾設計。(STUFISH提供)

 

演唱會是否成功,善用視覺效果為舞台背景創造出空間感,是關鍵所在。

談及與瑪丹娜的合作歷程,丹尼回憶,2006年和導演喬納斯歐克倫(Jonas Akerlund)參與「娜.語.錄世界巡迴演唱會」的工作,某天兩人向瑪丹娜簡報最後一場演出細節,正在籌拍紀錄片的她詢問丹尼是否願意合作?當下丹尼沒有拒絕,卻仍有些猶豫。

在喬納斯鼓勵下,丹尼決定一試,於是飛到倫敦與瑪丹娜見面。接著加入瑪丹娜執導短片《 I Am Because We Are》的工作團隊,結果愈拍愈長,變成紀錄長片。近距離相處後,丹尼發現瑪丹娜很有趣、工作認真。由於他內向害羞,她作風強勢,互補個性反而可以共事,至今已合作12年。

瑪丹娜「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效果華麗絢爛,其中不少舞台背景影像都由丹尼塔爾設計。(STUFISH提供)
瑪丹娜「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效果華麗絢爛,其中不少舞台背景影像都由丹尼塔爾設計。(STUFISH提供)

2015年,瑪丹娜舉行「心叛逆巡迴演唱會」(Rebel Heart Tour),走訪55個城市、演出82場,觀眾人次超過100萬,創下新台幣50億元的票房。丹尼從她同名專輯主打歌〈 Living for Love〉〈Bitch I'm Madonna〉的MV、演唱會的舞台背景影像到演唱會電影的製作,一路參與。

丹尼認為,演唱會是否成功,視覺效果是關鍵。「對我和藝人來說,晚上的演唱會,最難的就是營造好的氛圍。此時,善用視覺效果可以為舞台背景創造出空間感,打造宛如電影的場景或布景。再配合燈光、編舞,就能帶來視覺衝擊。」

丹尼塔爾(右)來台期間也舉行工作坊,將他的剪輯技巧傳授給本地音樂錄影帶導演和演唱會視覺創作者。(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提供)
丹尼塔爾(右)來台期間也舉行工作坊,將他的剪輯技巧傳授給本地音樂錄影帶導演和演唱會視覺創作者。(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提供)

 

藝人都很有主見,如果剪輯師有不同影像創意,要發揮鬥士精神,想辦法說服。

一場演唱會可分成不同主題的段落,要如何以影像呈現,藝人都很有主見,如果影像剪輯師也有不同創意,就要發揮鬥士精神,想辦法說服藝人。丹尼通常會製作兩種版本的影片,一是藝人要求的、另一個是他的觀點。做成影片的好處是,藝人看了比較有感覺,也比言語說明更具體。

「心叛逆巡迴演唱會」歷時數月,丹尼初期隨行,以防瑪丹娜突然改歌單,之後除非新增歌單或加碼演出,他才會製作新的影像、一起走行程。雖然不必從頭跟到尾,卻得隨時待命,因為有時原始的背景畫面無法因應不同場地的演出,他也必須立即修正。

《 I Am Because We Are》是瑪丹娜執導的紀錄長片,由丹尼擔任剪輯師。(丹尼塔爾提供)
《 I Am Because We Are》是瑪丹娜執導的紀錄長片,由丹尼擔任剪輯師。(丹尼塔爾提供)

例如某次在以色列,直到開唱前一天才得知要修改某首歌的背景影像,丹尼只好緊急應變、24小時不眠不休才完成。他表示,巡迴演唱會期間,這類「救火」是家常便飯,他也練就隨時隨地能在電腦上剪輯影片的本事,「要有萬全準備,千萬不要被火燒著了。」

 

剪輯師隱身幕後,不能太自我;演唱會電影導演就得換個腦袋,更果斷和自信。

除了負責「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背景影像,丹尼也擔任演唱會電影導演。面對角色轉換,丹尼表示,剪輯師隱身幕後,不能太自我,而是要邊聽音樂、邊爬梳藝人和導演的想法。但擔任演唱會電影導演就得換個腦袋,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

丹尼塔爾表示,演唱會電影導演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丹尼塔爾提供)
丹尼塔爾表示,演唱會電影導演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丹尼塔爾提供)

比較兩者,他說:「導演要管好幾百人,需要學習的事情更多。剪輯對我來說容易些,一個人就可掌握。兩種工作我都喜歡,有時想當老闆,有時希望上面有老闆,是很好的平衡。」

談到與其他一線藝人合作的經驗,丹尼強調,工作模式和壓力都大同小異。一如瑪丹娜,每位成功藝人都要求完美,只是方式不同。有些人拍照會避免特定角度,或不喜歡某種剪輯方式。但這些藝人有共同優點,儘管他們在某些事情上一再催促你,但也知道何時該放手、朝下個目標前進。

丹尼塔爾作品涵蓋音樂錄影帶、紀錄片和演唱會影像,例如女神卡卡的單曲MV〈Paparazzi〉便是由他剪輯。(丹尼塔爾提供)
丹尼塔爾作品涵蓋音樂錄影帶、紀錄片和演唱會影像,例如女神卡卡的單曲MV〈Paparazzi〉便是由他剪輯。(丹尼塔爾提供)
英國搖滾樂團U2的單曲MV〈You'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亦由丹尼擔任剪輯師。(丹尼塔爾提供)
英國搖滾樂團U2的單曲MV〈You'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亦由丹尼擔任剪輯師。(丹尼塔爾提供)

丹尼是個體戶,台灣也有許多個人影像工作者,該如何與產業中具規模的公司競爭,取得和一線藝人合作的機會?丹尼坦言,這要依個人狀況而定,像他入行之初在公司工作,卻壓力很大,後來獨立作業,才和藝人有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可直接溝通想法,靈活度更高。

他表示,瑪丹娜也喜歡小編制團隊,因為比較自在。人一多,傳達想法時經過層層關卡,無形中會削減原始創意的精髓。目前丹尼和幾名個人工作者培養默契,大家各擅勝場,有案子時便組成臨時團隊,包括泰勒絲、碧昂絲和Jay Z,以及「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電視版剪輯工作,都由他們共同完成。

歐美不少大牌藝人都曾和丹尼合作過,包括美國小天后泰勒絲的《1989世界巡迴演唱會》。(丹尼塔爾提供)
歐美不少大牌藝人都曾和丹尼合作過,包括美國小天后泰勒絲的《1989世界巡迴演唱會》。(丹尼塔爾提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