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祁玲

2015年瑪丹娜舉行《心叛逆巡迴演唱會》(Rebel Heart Tour),走訪55個城市、演出82場,台北也是其中一站。觀眾人次超過100萬,創下新台幣50億元的票房。

演唱會歷時數月,瑪丹娜御用剪輯師丹尼塔爾( Danny B. Tull)也會在初期隨行,以防瑪丹娜突然想改歌單。此後,除非新增歌單,或她臨時加碼其他演出,丹尼才會製作新的影像、一起走行程。最後,在巡迴演唱會接近尾聲時,通常他會再加入,好為拍攝演唱會電影做準備。

丹尼表示,雖然不必從頭跟到尾,卻得隨時待命,因為有時原始的背景畫面無法因應不同場地的演出,工作團隊必須立即修正。

例如某次在以色列,直到演唱會開演前一天才得知要修改某首歌的背景影像,丹尼只好緊急應變、24小時不眠不休才完成。他表示,巡迴演唱會期間,這類「救火」是家常便飯,他也練就隨時隨地都能在電腦上剪輯影片的本事,「要有萬全準備,千萬不要被火燒著了。」

丹尼塔爾表示,演唱會電影導演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 ( 丹尼塔爾提供)
丹尼塔爾表示,演唱會電影導演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 ( 丹尼塔爾提供)

除了負責《心叛逆巡迴演唱會》的舞台背景影像,丹尼也擔任演唱會電影導演。面對角色轉換,丹尼表示,剪輯師隱身幕後,不能太自我,而是要邊聽音樂、邊爬梳藝人和導演的想法。演唱會電影導演就得換個腦袋,必須更有原創性、果斷和自信,有時要以自我為中心。

他說:「 我喜歡演唱會電影,有比較多的故事,也有很多素材可用。從剪輯師的角度來看,也可玩出更多花樣,有調整、更動的空間,或嘗試不同的效果。如果是演唱會現場,在視覺表現上相對是很受限的。」

比較兩者,他表示,導演要管好幾百人,需要學習的事情也更多。剪輯相對來說容易些,一個人就可以掌握。「兩種工作我都喜歡,有時想當老闆,有時希望上面有老闆,是很好的平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