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影音|陳廷豐

謝大牌內心其實很怕,怕的不只有名氣、也包括適應不同的表演環境。「其實我唯一經歷就是劇場,開始拍影像就是一個新手,當別人說『盈萱姐』的時候,妳的年紀也許大過對方,但妳經歷沒有比別人多,我當然會緊張,因為太多事情不懂。」她唯一熟悉的就是表演,但此外關於鏡頭、關於走位,全部都是新的事物,「如果我是20幾歲的人,當然可以在現場慢慢學。但進入影像表演是完全不同的邏輯,太多事情不懂。我就重新學起,一方面緊張、一方面也好有趣。在這個年紀,我才開始慢慢適應一個從來沒看過的環境。」

在《誰先愛上他的》排練現場,謝盈萱(左)與導演徐譽庭。(親愛的工作室提供)
在《誰先愛上他的》排練現場,謝盈萱(左)與導演徐譽庭。(親愛的工作室提供)

 

不被看好 最後惹人愛

在劇場界,謝盈萱有「劇場女神」的稱號,但演出電視、電影,她相當擅長詮釋出場時不被看好,但最後總能贏得觀眾喜好的角色。無論是《花甲男孩轉大人》的檳榔西施「史黛西」,或者《誰先愛上他的》單親媽媽劉三蓮,前後落差都很大。「我覺得有些東西不完全是演員自己完成,當然觀眾第一個反應是演員完成的,但劇本很重要。看到劇本的時候,知道有沒有替角色寫出該被看見的立體面,而不是只有刻板的想像。」對她來說,接戲時沒有考慮會不會因此被討厭,「我終於有機會可以詮釋這樣的角色,因為劉三蓮太寫實了!真的就是我在路上、身邊、甚至朋友母親身上,我所能看到的綜合體。朋友的母親比劉三蓮還更戲劇化,會在家裡跟自己小孩唱大戲:『你不能走!』」

有的球員擅長逆轉勝,會在延長加賽逆轉戰局,謝盈萱就有點像這類運動好手,就是可以在劇情後半段,把觀眾對她的感受重新洗牌。這不只是表演上的考驗,也滿足了她自己對世界觀察的好奇,「透過這個角色也告訴自己說,『你得要理解這樣的人。』 很多的人都充滿負面,原因是什麼?我們永遠都只有看到結果,沒有看到原因,終於可以替她講一些話。」

 

感謝母親 任性被包容

拿到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時,她在台上感謝媽媽包容她的任性,到底是有多任性?「當一個小孩 ,決定要做表演藝術,就已經非常非常任性。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包括台大戲劇系,他們的學科能力到達一個標準,選擇表演藝術時常常跟家人有很大的抗爭。有的父母反應非常強烈,也有情緒勒索的,很多!但我跟我媽媽完全沒有經過這個關卡。」謝盈萱從戲劇系畢業,進入劇團後,自稱就變成一天到晚跟家裡調頭寸、借房租的人,聽起來膽子很大呀!「我覺得她勇氣才大,包括我一直到現在,其實生活還沒有那麼穩定,到這個年紀沒有一個養老的工作,可是她還是沒有怨言!」

不怕因為演出負面角色被討厭,謝盈萱更擅長把負面角色的另外一面挖掘出來,最後打動觀眾。
不怕因為演出負面角色被討厭,謝盈萱更擅長把負面角色的另外一面挖掘出來,最後打動觀眾。

不過認真回想起來,媽媽其實也打擊過她的理想,「大概前幾年,那時我覺得在劇團工作到一個程度,我也可以真的只做表演、沒有教學,就可以養活我自己。」謝盈萱以為應該不會讓母親操心了,「結果有一天她就跟我哥哥說,也許我可以去當老師。這句話就完全踩到我的雷,以為她已經認同我的工作、到現在可以放心了,這句話一說完才知道她沒有放心。」

母女衝突後,謝盈萱一度乖乖聽話,報名要考研究所,打算拿到博士學位回去母校教書。只是報名費繳了,事情就忘了、當然也沒考,但教書這件事卻成為跟媽媽互相調侃的哏。金馬獎宣布入圍的那天,在路邊打電話給母親、邊講邊哭:「最後就跟她說,『不是要我當老師?!』我狠踩她這種線。她在電話那一頭就,『哎喲,擔心妳嘛!』」謝盈萱說大家都覺得她對入圍金馬獎的好消息,表現很冷靜,「但背後有一個媽媽,已經幫我把這些情緒都過完了。她就是樂不可支,我的事情她永遠都是比我開心100倍。」

 

場邊側記

採訪結束,謝盈萱相當開心拍照的成果,直說這些照片足夠她貼滿Instagram一整年。但是我沒有告訴她,關於謝大牌的綽號,其實是她在去年訪問時自己說出來的,我才不是什麼神探。

造型:陳慧明、化妝:上綺(美少女工作室)、髮型:Renee(Driven.By)、服裝提供:Bottega Veneta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